穿入宁采臣

090 行动

穿入宁采臣 090行动

第二天,宁采臣等来宋文豪的消息竟是,叶君山老儿依旧不肯放人。捎信人带了宋文豪的话,让宁采臣先不要担心,这事情,一定会有妥善解决的办法。

可是,宁采臣却是不淡定了。想起了昨天,他对辛十四娘的承诺,一定会将白水仙从牢房中解救出来。

如今,看样子,老师也是吃了闭门羹,叶君山老儿直接避让不见人。

非常事端,得采用非常手段。居然叶君山不肯放人,那么,只能从此老儿身上入手了。

宁采臣匆匆步伐走进了厢房,眉目一扬,说道:“小倩,你出来一下,我有些事情需要跟你商量。”

厢房中的气息,蓦然是抖动了一下。

聂小倩立刻是遁空而出,探出了半个脑袋,看着宁采臣问道:“什么事情?我现在可是很忙的说!”

“你这鬼丫头,我若不找你,你便是不忙,我若是找你,你又忙?得了吧!你那小伎俩,在我这早就是不灵验了。”

宁采臣对着她挥手说道:“你先出来,我真的是有事情需要跟你商量。”

聂小倩见宁采臣的面色有了一丝严肃,她只好是收起了玩弄之心,身体横空一遁而出,落在了宁采臣跟前,睁着一双灵动的眼睛,上下的大量了宁采臣一眼,面色有了一丝疑惑,“我说采臣哥,你也有事情要相求我么?据说,采臣哥历来都是很厉害的,御剑飞行,上天捣地,来去自如,呀,竟然还有什么事情把你给难倒了?”

对于聂小倩的此番长篇大论,宁采臣摇头一笑道:“行了!你这丫头,一旦说起话来,从来都是滔滔不绝的吗?小倩,说认真的,这事情,还非得你去办不可。”

聂小倩一听这话,就高兴了,立刻追问道:“你说吧,到底是什么事情?”

“你把耳朵贴上来,我跟你说。”宁采臣露出了一脸高深莫测神色。

看着宁采臣如此神秘模样,聂小倩只好是依照了他的话,把脑袋贴了上去。

“啊?不会吧,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聂小倩可是一脸惊讶,一双灵动的眼睛,怪异的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似乎她有些不确定,刚才,她是否听错了?

“嗯!没有办法!如今只能这样了。”

宁采臣神色有些疲倦,看了窗外一眼,继续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们就行动!”

“不过我忌惮的是,像那些大户人家,都会有门神庇护,我担心那门神会因此阻拦我,你也知道,我是鬼体很难进去的。”这点,倒是聂小倩的担心。

宁采臣对她说道:“放心吧,这事情交给我来处理!其他的你依照着计划进行即可。”

聂小倩点点头,心中的担心随之放下。

呼……

终于又是可以出去闲逛一下了。聂小倩的心中,有着几分的窃喜之意。

这天中,宁采臣一直窝在厢房中,不是读书,就是写字。读书,能够扩展人的修身养性,而写字,能够让人保持着心平气和,不骄不躁,心境澄明。

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宁采臣现在的字迹,可是越发的飘逸。可见他的笔功,亦是越发深厚。苍劲如松,秀挺如竹。

一天的时间,在他翻阅读书,写字笔尖中飞过。

入夜后,一抹月牙勾在了天边上。

月朗星稀,风静其柔。

长街上的夜,很宁静。除非是在红楼中,才是渲染的繁华。奔波劳累了一天的人们,逐渐进入了睡眠中。

长街上,悠悠的走来两人,一男一女。男的一袭淡蓝衫,面色温润如玉,清俊秀雅;女的一袭白衣,宛若仙子下凡尘,又似不食人间烟火般,灼灼其华,绕绕袅袅。

如此一对璧人,却叫行散的路人,频频对他们注目。

他们便是宁采臣与聂小倩。他们为了一件事情而来,这此件事情,却是与叶家有关。

叶家府邸,坐落在城西街,因此,他们才会在城西街出现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夜色是更加浓重。长街上,几乎是没有了行人,落针皆可闻。

“小倩,待会儿,我让阴兵纠缠住门神,你立刻借机进去,至于后面的事情,你就现场发挥吧。”

宁采臣对着身边的聂小倩说道,“记住,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的,莫要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。”

“放心吧!不过是区区一介俗人而已,要想折腾他,还不是手到擒来的轻而易举吗?嘻嘻!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。”聂小倩吐露了半截舌头,灵动如精灵,俏皮可爱。

聂小倩是鬼体,一旦到了晚上,她便是无所忌惮。她唯一忌惮的便是地府中的鬼差,不过现在的聂小倩,她一直在修炼鬼修术,如今的鬼差,她也是不用忌惮。轻而易举的即可将鬼差一一的放倒,总算是小有所成,有了保命的根本。

“嗯!那么我们就依照计划进行吧。”

宁采臣邪魅一笑,目光,落在了那一座豪华的庭院楼阁中去。

门神,一直都是大户人家的守护神。一般而言,大户人家,他们最不缺少的便是金钱物力,因此,他们有门神庇护,也是常理之中。

对付一尊小小的门神,宁采臣还是有办法的。

之前,宁采臣想要画符,通过特殊的符,然后辅以灵力,贴在了大门上,即可将门神镇压住,从而是无法元神出窍。

以前燕赤霞也是有教导过他,只是他学艺不精,就怪不得燕赤霞教导无力了。

为此,宁采臣只能放弃了那个办法,将他兵道中的阴兵给招呼出来,阴兵对付门神,两两不相上下,彼此牵制。

那么,聂小倩即可在第一时间之内进入府邸中,进行他们的计划。

一切,都是在依照着计划进行。

嗷……

当一阵青烟腾起,团团的笼罩了叶家的朱红漆大门,这一幕出现的诡秘,假若是一般的寻常百姓们撞见了,保准他们立刻会一抛臭尿液撒在裤裆上,然后只是一阵哀嚎呛呛的被惊吓的屁股尿流。

“小倩,可以进去了。”

隐藏在暗中的宁采臣,低低对着聂小倩说道。聂小倩会意,她身体一遁,随之也是化成了一缕青烟,掠了进入。

阴兵牵制住了门神,他们之间的战斗,可不是两下子就能够消停。兵道中的阴兵,他们的强大,就是能够在随意间变化,无孔不入,无风不渗,可谓是厉害至极。

两尊门神,个子不高,看似不到三尺高度,看着憨厚,却是目光锐利,金光闪闪,提着大刀大斧,叮叮当当的和被宁采臣从兵道中召唤出来的阴兵相互纠缠不休。

用此阴兵来牵制住那小小的门神,已经是大材小用了。

不到两盏茶的时间,聂小倩已经是遁现而出。一脸浅浅笑意说道:“搞定了!我们回去吧!”

宁采臣微微一笑道:“嗯!辛苦了!若是那老儿还不知道好歹,我们明天再来。”

随后,宁采臣召回了阴兵。两人随之诡秘的消失在长街上,只是留下了一抹诡秘的气息,四处飘动。

啊……

翌日天明,叶家中,忽然传出了一声惊恐的呼叫声。叫声惊悚,伴随着一丝的愤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