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1 惊悚

二卷 091惊悚

p:各位书友端午节快乐!六六大顺,,财源滚滚!

叶君山他一觉醒来,眉毛,头发全部被剃光光,光秃秃的脑袋,白兮兮的眉骨上,居然是没有了眉毛?看着镜子中的不二模样。

叶君山彻底是暴怒了!

他的暴怒,是因为叶家的守卫森严,竟然被人潜伏进来?然后将他的头发,眉毛剃光的一根不剩?活了大半辈子的风光无限,今天,他受到了有史以来之最的第一次耻辱。

假若那贼人想要他性命的话,他不是已经走在黄泉路上了吗?幸好这一切都未曾发生。对方,不过是给他一个警告!

可是,到底是什么警告?

叶君山在暴怒的时候,立刻平息了下来。

他是一只老狐狸,拥有寻常人没有的锐利,思维敏捷。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以来,他早已经是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。

暗暗的思忖了一下,叶君山寻来一顶帽子,将他光秃秃的脑袋给遮羞起来。至于眉骨上,只能是任由外露了。

当下,他立刻招来了守卫。那些守卫们,初始见到了叶君山的模样,几乎都是被震惊的傻愣当场。一个晚上,他们的二老爷怎么会无端的变成这个模样?

眉毛没了?脑袋也光秃了?这事情,真的是惊悚,诡秘无比。

不过那些守卫,他们也是有分寸,知道什么该问,什么该视而不见。他们里里外外的将屋子,院外搜寻了一遍,居然是寻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。

为此,叶君山便是断定了,此人能够人不知鬼不觉额潜伏进来,一定是个江湖中高手!居然是江湖高手,当然得派遣更多的守卫。

一直忙乎着,叶君山忽然是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。贼人的目的是为了他,而且还是个神龙不见首的高手。即使派遣更多的守卫,布下了天罗地网,真的能够防备此人吗?他忽是心生一念,莫非他们是冲着红楼被封,白水仙被他关押的事情而来的?

一定是这样!

叶君山忽然是浑身一震!原本一些模糊的事情,逐渐的浮现而出。那一刻,叶君山终于明白,他在一夜之间,变成了这副德性,全是因为那事情。

可恶!

叶君山可是越想越生气!无耻小贼,胆敢如此羞辱他?好得很!他就不放人,看看他们能够将他奈何?

叶君山注意一打定,心境也是平静了下来。叶君山已经断定,那贼人就是一个江湖高手,这一天当中,他一直安排着守卫做好了所有的防备措施。

一天的时间,便是在他的忙碌,紧张,气氛中度过。

入夜,叶君山早早便是睡下了。不过,他并不是真睡,而是假装睡觉。他倒是想要看看,今天晚上又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身为京官,他有一身傲骨,还有一身的傲气。他绝对不低头,誓死捍卫尊严。他的人格,不容他人践踏。他叶君山,历来都是高高在上,只有大街上那些贩夫走卒才会向他低头。他从来都是过着锦衣玉食,优越的生活,身份自然是珍贵。

入夜中的气息,异常安静。

只有屋子中的沙漏,在有规律的运转。

兴许是叶君山上了年纪的缘故,他眯着眼睛到了半夜,最终,还是不敌疲倦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啊……

第二天,还是从叶君山的厢房中,传出了更为惊悚的惊呼声。

厢房外面一对守候的守卫,他们立刻破门而入,进入到了厢房,他们发现了一个诡秘的一幕。他们的二老爷,一脸的血迹淋淋,而且,更为恐怖的是,在床头上,一双血淋淋的耳朵,触目而来是惊心动魄。

叶君山大呼一声,立刻从床榻上跃了下去,惊恐的瞪着床头上,那一双血淋漓的耳朵,他一脸惊恐,又是怒色呵斥道:“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昨天晚上,你们不都是一直在守夜吗?为什么?那贼人?他还能潜伏进来?你们……都是饭桶!我叶家养你们何用?各自去领上二十板子吧。”

一对守卫,他们劈头盖脸的被叶君山呵斥的面红耳赤。的确是他们守卫不力,贼人竟然再度的潜伏进来,而他们却是一点察觉都没有发现?

可是所有的守卫,他们真的是疑惑了。明明昨天晚上,他们几乎都是在庭院中走动的不消停,为何那贼人进来了?他们竟然是一丁点都不知道?

这似乎是说不过去的。而且这些守卫,他们自问,自身的武功底子也是不差,不可能没有发现。

那么只有一个解释,这事情,根本不是认为的,很有可能,是鬼魅,或者是妖邪所为了。当然,守卫心中是这么想的,可是他们可没有勇气将此心底话跟叶君山道出。

一队守卫,他们在队长的叹息下,各自去领上了二十顿板子。啪啪的木棒落下,结实的打在了他们的那两瓣柔软的屁股上。鬼哭狼嚎的一阵后,他们各自相互的搀扶着,默默的承受着皮肉的痛楚。他们真的是有苦难言,有怨难诉啊!

叶君天也是听闻了这惊悚的事情。

第一天。

叶君山的眉毛,头发均是被剃光光。

然后第二天。

叶君山的床榻上无端的多出了一对鲜血淋漓的耳朵,经过了他们辨认之后,是猪的耳朵。如此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些诡秘的,又是惊悚无比的事情。

叶君山即使想要发脾气,他都没有那个力气。

看来,贼人可是要认真了!今天先给你剃光了眉毛,让你变成了光头和尚,然后明天,给你送来了一对猪耳朵,再让你一脸涂抹了猪血,算是第二次教训警告。

见血!便是意味着,此血乃凶光,他性命之忧。若是在不识相的话,那么不单单是剃眉毛,剃光头,送猪耳朵那么简单了。

叶君山已经是能够隐约的猜测到,对方,已经起了要诛杀他之心。

“二弟,看来这事情可是有些棘手了!”

大堂上,叶君天可是有些担心的撇了一眼一脸面色阴暗的叶君山,“此贼人能够悄无声息的三番两次潜伏进来,做出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,依我想,他若是想要取你我之间的性命,那对于他而言,不是信手拈来的轻而易举吗?”

“大哥,这层厉害关系我也想到了,可是,我们叶家的那些守卫均是饭桶,连个贼人都防备不了,即使贼人要取我们的性命,我们还能如何?”

叶君山的反问,立刻让叶君天陷入了沉思中。的确,假若此贼人真的要取他们两人的性命,还真是易如反掌。

按理说完,叶家的守卫,他们能够进入叶家来,都是经过了千般挑选后,凭着自身的本领过硬,没有浑水摸鱼,每个人,都已经是算得上精英了。

可是为何,他们连贼人的身影都是没有发现?这其中,必定有着很大的猫腻。

“大哥,这事情,你也不要参与了,此贼人的目的是针对我。他们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冲着我将白水仙关押了,所以才三番两次的来此捉弄我。实在是可恶!假若此贼人落入了我手中,哼哼!我定然叫他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”叶君山一抹阴森的目光,凛然的一闪,面色已然是一片狰狞。

“唉!你让大哥我不管,我能不担心你吗?二弟,你如今可是我们叶家的唯一庇护了!自从默儿离开后,我的心情,从来都是没有一天是安生的。现在的默儿可是死不瞑目,他至今都没有下葬,可想我的心情,更加是不好受。”

看着叶君天的悲戚,叶君山心中也是不好受。

叶默是他的侄儿,亦是他们的叶家的希望。他叶君山已上了半徐的年纪,膝下无儿无女,早已经把叶默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

可是随着叶默的枉死,他们叶家算是到了他们这一代,难道真的是要绝后了吗?一旦想到了这一点,叶君山他几乎要崩溃。

大堂上,叶家两老儿,彼此是惺惺相惜的两眼泪汪汪。

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

“大老爷,二老爷,大门外,有一个和尚求见。”

一个奴仆,匆匆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