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2 查明

二卷 092查明

p:一直很开心,一路有各位书友的相伴,各位书友的默默推荐,默默收藏!《穿入宁采臣》正是因为有你们,所以一路走去不会寂寞!谢谢了啊!额滴亲爱书友们!

“和尚?什么和尚?”叶君山眉目一挑,眸中,有了一丝疑惑。

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和尚上门求见?叶家两老儿均是两两相望,一头雾水。见,或者不见,只在他们一念之间。

“这个……小的也不知道,那和尚非要见家主,所以……”家奴话语有些犹豫说道:“若是大老爷和二老爷不想见的话,小的就是将和尚给打发了去。”

“别!我看二弟,我们还是见上和尚一面吧?一个和尚不会无缘无故的上门求见我们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了。”叶君天立刻挥手,对着家奴示意说道,“你去吧和尚请进来,记住,要以礼相待,莫要怠慢了大师。”

“小的知道!家主请放心吧。”

家奴小心翼翼说道,匆匆离去。

“和尚?唉,看来真的是多事之秋。”叶君山眉目一扬,叹息了一声。

近日来的繁琐事情,已经将他的身心折腾的疲惫不堪。尤其是叶默的死,对他的打击是最大。官道上的刺杀事件,叶君山反倒没有放在心上。

不过,他不放在心上,这并不代表,他以后不会追究。迟早他要将那幕后之人给揪出来,活剥了他们一层皮不可。

敢与他们叶家作对的人,下场只有死路一条。

不出一盏茶的时间,大门外,在家奴的带领下,徐徐走来了一个干瘦的和尚,四十出于年纪,面色黝黑,浓眉大眼,目光锐利。

他披着一件半新陈旧的袈裟,悠悠步伐而来。

“阿尼陀佛!贫僧法照见过两位施主。”法照微微叩首,一脸祥和。

但,却是没有人知道,这和尚来路可是不简单。在他外表的祥和之下,可是隐匿着一颗蛊惑之心。

“大师有礼了。”

叶君天,叶君山,他们随之站了起来,还了一个礼。

叶君山目光轻闪问道:“今天,不知道法照大师前来,可否要要事相告?只是不知道,大师来自何处?如是方便的话,可否告知?”

叶君山的意思非常明显,你若是个来路不明的野和尚,那么抱歉了,趁早滚蛋!

法照悠然一笑道:“贫僧打小在金山寺度法,今日偶然路过此地,忽见你们贵府中上空,盘旋着一股晦气,凝聚不去,贫僧可以断定的是,事出有常必有妖!贫僧就问一句,近日你们府邸上,是否发生了一些怪异的事情?”

听了光头和尚的话,叶君山面色不由得一愣。

姑且不说这和尚来自何方,单单他一言就能够断定,这些天以来,他们叶家的确是发生了一些诡秘的事情。

此和尚果然是不简单!都说一些法道的高僧,他们拥有了通天眼,能够洞悉这世间中的任何事情。好的,坏的,他们汇聚入眼即可分辨是非。是妖即为妖,即使鬼魅遁地,也是难以逃脱他们的掌控。

也君山与兄长对视了一眼,当下也不隐瞒,点头说道:“嗯!的确是如大师说的那般,我们叶家这几天,却是发生了一些怪异无比的事情。”

法照眉目一挑,问道:“哦?果真有此事?你们不妨道来如何?兴许贫僧可以祝你们一臂之力,消除后患。”

“大师有请上坐。”

叶君山立刻一脸热情,有高僧相助,如此他不在忌惮。

待到和尚坐定,叶君山立刻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这几天……”

叶君山一股的将近日所发生的事情,一一道出。像极了一个受尽了公婆虐待的小媳妇般,对着自己的丈夫一腔控诉。

听完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法照目光一闪,射出了一抹金光,他说道:“依照你刚才的陈述,在加上贫僧发现的端倪,现在,可以断定的是,那些事情,根本不是人为的。”

不是人为?难道是妖?鬼魅?

叶君天,叶君山他们被法照的话给惊吓的不小。

叶君山立刻追问道:“大师,您的话是指……”

“不是妖,就是鬼魅所为!你们不妨想一下,假若是人为,那么不管此人的武功有多高,多么的厉害,院子外都是你们的守卫,从子时到亥时刻,你守卫们都是轮翻的走动不经断,不管多么厉害的人,可以说是,他们根本没有那个本事,能够从他们的眼底下窜进厢房中。居然不可能,那么只有一个解释,他们非人类。”

非人类?

意思已经是很明确!这几天,一直捉弄他的不是人为,而是……

叶君山立刻涌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来。

“大师,那么可有什么办法杜绝此事情的再度发生吗?”叶君山可是着急了。

一旦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发生始末,竟然不是人为,而是非人类所致,他自然是不能淡定了。被妖邪,被鬼魅缠绕上,一生都不得安宁。

法照说道:“你们放心吧!只要那孽障在前来,贫僧自然有办法将他们给诛杀了!不过贫僧觉得有些疑惑,你们府邸中四周挂着白绫,莫非贵府有人……”

“唉!不满大师,我儿无端遭遇枉死,死因不明,到了现在,我们连凶手究竟是男,是女都不知道,可怜我家默儿啊,到现在还不能下葬……”

说起了自己的唯一爱子,叶君天又是一脸老泪众横。

“大师,不如您给我们家默儿看看,能否从他的尸体上寻出一些蛛丝马迹?”居然此和尚是个法道高僧,叶君山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“如此也好。”法照点头。

叶君山征得了兄长同意,安慰了兄长几句后,便是携带着法照,朝着一间弄房走去。

叶默死后,叶家并没有立刻将叶默给下葬。作为父亲的叶君天,他发誓,找不出凶手一天,不把凶手给斩杀,他就不会给儿子埋葬。

他要等到凶手的首级,然后来此祭拜儿子的在天之灵。

为此,叶家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运来很多的冰块,打造了一座冰棺,将叶默的尸首给冷冻起来。

弄房中。

法照看着冰棺中的尸体,他眉目一皱,心中他已经是知道了答案。

竟然是御剑之术!

放眼这天下间,能够懂得御剑之术的人,可是屈指可数。蜀山,华仙门,这两门派,御剑之术,可是他们的看见本领。

见法照面色变化,一旁的叶君山,他可是端看的清楚,随后,他立刻问道;“大师,不知道你是否看出了一丝端倪来?我家默儿,他是死于何因?”

法照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他是被御剑斩杀的!御剑之术,乃是上仙中的上成法道,御剑飞行,可日行千里不在话下。御剑诛杀,急速流星,宛若闪电,当事人根本是不能感觉到,那一剑落下后,他们已经是身首异处了。而且,此御剑之术,他的厉害之处,便是随意能够来去自如,隐匿在虚空中,一般的常人,根本是发现不了。”

天啊!他家叶默,到底是招惹上了什么样的人?无端的遭此厄运?叶君山双脚有些漂浮。听了和尚的话,他知道,想要将此凶手给找出来,那不是堪比大海捞针还难吗?

“大师,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将此凶手给揪出来吗?”深深的吸附了一口气,叶君山可是心中不甘。

法照叹息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能,也是不能!而且,懂此御剑之术的两个都是大门派,即使真的发现真凶隐匿在他们当中,你们不过是寻常人,是根本奈何不了他们的。这事情可是着急不来,目前,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。”

叶君山面色一片黯淡。

看来,他家叶默,注定是要做个冤死鬼了!

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朗朗乾坤,难道就没有王法了?

说道王法?

叶君山他不由得是心中一拧,王法?对于白水仙事件,他不也是滥用了王法吗?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人心,历来都是自私的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