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3 后患

093后患

这两天,宁采臣与聂小倩,他们实在是爽爆了。一连两天当中,都是聂小倩秘密的潜伏进入了叶家,然后实施对叶君山老儿的惩罚。

剃眉毛,剃光头,然后在送他一双血淋漓的猪耳朵,真真是把叶君山惊吓的半死。

厢房中,宁采臣捧着一本书,双眼微眯,一脸惬意。只是不知道,究竟是他在看书,或者是书在看人。

那端,聂小倩有些百般无聊的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,随后,她悠悠的走到了宁采臣的左侧,双手托在了粉腮上,问了一句:“采臣哥,那叶家来了个老和尚,我想,他们一定知道是我们在背后搞鬼的吧?万一那老和尚找上门来?我们又该怎么办呢?”

聂小倩的担心,不是没有道理。

不过,宁采臣却是施施然笑道:“放心吧!即使那老和尚本事在如何通天,除非他能够开天眼,要不然,他绝对可能知道是我们做的。我所担心的是,这老和尚来意不明,而且,或许日后,他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威胁。”

“那我们该怎么做?”

一旦说道和尚,或者道士的话,聂小倩心中可是有些畏惧。她如今还是鬼体,鬼修正在修炼当中。若是要修炼成真身,且是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“嗯,什么都不要做!静观其变。”

宁采臣合拢上书本,一脸慵懒之意,“叶家有了和尚庇护,我们也得收敛一下了,若还要继续的往枪口撞上去,我们岂非不变成了傻瓜?”

“那我可得好好的歇息一下了!这两天来,可真是把我折腾得够呛的!”聂小倩说完,也不理会宁采臣,身子随之一遁,已然消失。

叶家有了和尚庇护,宁采臣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他担心的是,他御剑斩杀了叶默。和尚若是一个高僧,那么他必定会看得出其中的猫腻。

宁采臣记得,燕赤霞曾经跟他提起过,有种“扶乩之术”能够将死去的亡灵召唤上来,俗称“跳大仙”。

召唤亡灵,附身而上,然后道出幕后的真凶。一般高僧,他们均是会“扶乩之术”。假若,此和尚真的是要系携着叶地调查叶默的死因。此举对于宁采臣而言,可是非常不利。

若是想要杜绝此事情的发生,只有一个办法,便是将叶默的阴魂给彻底的消灭。可是如今,他要去哪里寻叶默的阴魂?

进入阴曹地府?

这个想法是不错,但,宁采臣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随意进入到地府中去。何况,地府中均是鬼差,一个不小心被发现,无端又是会招惹来一身骚。

可是,若不把叶默的阴魂给消灭了,这事情,迟早有一天会被抖露出来。

他该如何办?

坐在案台上的宁采臣,他可是有些犯难了。

蓦然,他灵光一闪,立刻想起了判官来。判官作为地府中的阴司,他可以来去自如的进入地府,对于他而言,可是畅通无阻,又是小菜一碟。

对!就寻判官去!

上次,他们在城隍庙中告别以有了一段日子,就是不知道,判官他现在落脚何处中。不过这也是无妨,宁采臣尽可随意的在城中一出城隍庙中打听一下,兴许,能够打听到判官的下落。

默默的顺理了脑海中的思路,宁采臣立刻匆匆出了厢房。

花费了半柱香的时间,宁采臣在城南街中,寻到了另外的城隍庙。这里的长街比较幽静,过往的行人很少。

因此,可想而知,此中的城隍庙香火非常冷清。进入了庙堂中,案头上供奉的香火,祭品,都是寥寥无几,真的是可惜了这诺大的一间庙堂了。

宁采臣目光悠悠一闪,随意的扫视了此庙堂一眼,见着案首之上,是一尊泥雕,比起他之前看见的泥雕判官,有些清秀,雅气。

宁采臣欲想要发话,蓦然中,庙堂中的气息是一动,一道幽光顿现而出。

宁采臣不禁是眼前为之一亮,这不是与他告别了一段时间不见的判官吗?宁采臣怎么也想不到,他会在这里遇见了判官。

唉……

这天下真的是小得可怜。

“判官?怎么会是你?你又怎么会在这里?”宁采臣一脸惊讶问道。

原本,他还估计着,寻找这判官的话,必定得话费数日的时间吧?可是谁知道,一个转角后,他们又是相遇了。

判官笑道:“宁公子,我们又见面了!是啊!遥想当日,我却是落魄的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!幸好是天无绝人之路,这不,我辗转一圈后,就是在这里落脚了。还是老样子,只是这里的香火有些冷清,有些不近人意,不过,我也是满足了。起码,已经有了个栖身的地方不是?”

宁采臣也是为着判官高兴,先前的城隍庙被毁掉,也有一般原因是因为他的关系。为了这事情,宁采臣还曾经内疚上两天的时间。

“对了,你今日怎么会到这里的?”判官狐疑的扫了凝彩一眼。

宁采臣解释说道:“唉!这是事情可是说来话长了!不说也罢,我今日却是特意寻你来的,所以,我一旦看见了城隍庙,我便进来了!谁能曾想到,竟是在这里寻到了你。其实,我今天找你,是有一事情相求。”

“客气了!你说吧,只要本判官能够办得到的,我自然不觉拒绝。”判官倒也是爽快,他与宁采臣的相处,也有一段时间。

宁采臣的行事为人,判官心中可是非常清楚的。

拥有了一颗狭义之胆,疾恶如仇,可以为朋友赴生死,忠肝义胆的一腔豪迈。

判官回想第一次,他与宁采臣的冲突,无端的为了一鸡毛蒜皮小事情大打出手,然后,他们真的是不打不相识。

宁采臣撇了判官一眼,叹息说道:“这事情有些棘手,也是有些麻烦。你作为阴司的判官,我想问你一件事情,比如说,我们人死后,阴魂一般会被你们阴司中的鬼差押往何处?”

判官神色一愣!他听得出来,宁采臣可是话中有话,当下,他也是不含糊,说道:“一般人死后,他们的阴魂会被鬼差押往枉死城净身,为恶之人,阴间中会有对他们的惩罚,为善之人,一般净身完后,他们在上了望乡台,在望乡台上,他们可以最后看一眼活在世上的亲人,然后便是被鬼差押往奈何桥,喝孟婆汤,最终轮回下世为人。”

“怎么了?听你的意思,好像是要进入阴间去吧?”判官眉目一转,问道。

“嗯!”宁采臣立刻点头,“判官,如今我也不瞒你,我杀了人,而那人,他为非作歹,无恶不作。所以,有句话说,斩草要除根永绝后患。我想,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?

判官眉目一闪,宁采臣的话,他说的并不是很深奥。

他岂有比明白的道理?

他是阴司中的判官,自然知道,人死后,阴魂入阴间后,若是枉死的,一般他们都不会被押去奈何桥,而是待定的身份留在枉死城中。

如果此阴魂生前遭遇了很大的冤屈,在机缘巧合之下,一些法道的高僧,他们能够为死者招魂而去,将此冤事陈述而出,然后让冤情真相大白。

宁采臣的担心和顾虑,判官从他的话语中,已经是判断出了一二。

但若要诛杀地府中的阴魂,这可是大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