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4 再入地府

穿入宁采臣 094再入地府

诛杀阴魂,宁采臣可是没有那个权力。除非地府中的阎王爷是他亲爹,亲舅舅。但,若是不把叶默的阴魂给抹杀掉,他这个幕后的行凶之人,总会有被抖露出来的一天。

俗话说,斩草不除根,出风吹又生。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,终归会留下祸害。

“其实,要进入地府很简单。我可以给你阴阳令,又是或者,本判官可以将你携进去。可是你若要诛杀那阴魂的话,当中可是有一定的阻力和麻烦。毕竟你也知道,地府可不是你们人间一样,可以任你所为,来去自如!”

判官眉目一拧,微微叹息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地府中也有地府的规矩!不过……罢了,谁叫我们已经是绑在了一起?俗话说得好,一荣俱损,一荣俱灭,你若是不安好,想我也会跟着倒霉。我可以给你打开那个方便之门,至于你要做什么,或者做什么,就看你宁公子的决定了。”

宁采臣也被自己的想法惊吓了一跳。他从来都是没有想过,要进入地府中去,寻找一阴魂,而这阴魂却是叶默的。

当初诛杀叶默,宁采臣可是没有想那么多。谁能曾想到,今天又是祸事无端生起。

“那么我就多谢判官的相助了。”宁采臣拱手一扬说道,“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动身吧!”

判官会意,翻手一覆,立刻江一道幽光过后,判官手上,已经是多了一块幽光闪闪的牌子。三指大小,中指长宽。上见刻印着三个红色字眼:阴阳令!

宁采臣心中颇为好奇,便跟判官讨要一看,着手而来的是一阵冰凉之意。像是手中拽着一冰块的感觉。

此阴阳令,便是打开地府大门的钥匙。

“我们走吧!”

判官手柄阴阳令,探手一翻,一道幽光直直射去,然后,只能听见“轰隆”的一声,那城隍庙中的一睹墙壁上,无端的裂开了一道漆黑的口子来。

宁采臣心中一阵惊讶,此地府中的大门,真的是无处不在。只不过是,只有地府中的阴司,他们才有那个能力将此大门打开了。

宁采臣跟随这判官身后,身子一遁,人间,阴间,已经是一线之隔。

再度踏入地府,宁采臣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上次,他和燕赤霞遁来,为的是营救母亲。而这一次,他再是遁入地府的目的,却是为了要将叶默的阴魂给诛杀了。

人死为魂,原本可是要进入轮回隧道,下世在为人的。可是叶默,他遇到了宁采臣,那么他就要注定被消灭在这三道之中。

上天,或者是入地,除非他跳出了六道之外。只是可惜,叶默不过是一躯简单的阴魂,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。

上次跟着燕赤霞,他们一路在地府中乱窜而去。

这一次,因为有了判官作为主导,不会在像无头苍蝇四处乱窜。很快,他们便到了枉死城。

枉死城,之前可是黑山老妖的管辖府邸。只因黑山老妖的私欲膨胀,他一直想要一家独大,不断的扩张侵略同僚,秘密的将一些同僚给诛杀了。

后来,这事情被抖露了出来,将地府中的老大阎王爷给激怒了,阎王一声怒吼下,下达了地府中的所有鬼差,阴司,判官,将其黑山老妖诛杀。

事情东窗事发,黑山老妖迫于阎王爷的压力,和地府中上千,上万的鬼差对他的缉拿,不得已,他只能逃窜到了人间,从而又是侵占了判官的城隍庙。

再是后来,与宁采臣一战败北,最后是一身狼狈的逃窜,寻着树妖而去。

宁采臣知道,他跟黑山老妖的所有旧账,迟早有一天会爆发,再度血拼大战。

“宁公子,我想知道的是,你打算将叶默的阴魂如何处理?诛杀了他?”即将走到枉死城大殿后,一直走在前方的判官,他悠然的停下步伐,问道。

“我想,这个答案,不用我说明,你也能够猜测得到。”宁采臣也不挑明。

若是不诛杀!他何苦再度下到地府中来一趟?那不是自找苦吃吗?

判官听后,不在追问。他觉得,刚才的问话,还真的是多此一举。

枉死城,依旧有着鬼差在巡逻。

不过这一次,因为有了判官一路通关,那些巡逻中的鬼差,他们也没有为难宁采臣。毕竟判官的级别,可是高了他们几等。

他们不过是负责地府中的治安巡逻而已,多一事情,不如是少一事情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凡事莫要太过于较真才能够活得更长久一些。

进入大殿,宁采臣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枉死城,四处一片死静。

“这里便是关押阴魂的地方!为恶者,在左边,为善者,在右边。”判官解释说道。

随后,判官低声问道,“对了,等下找了叶默,不知道你怎么将他带离此处?”

宁采臣神秘一笑道:“放心吧,我该准备的,我都已经做好了。”

判官见宁采臣一脸的轻松模样,想必已经是心有成竹了。他也不担心,历来宁采臣给他的感觉就是高深莫测。

如此年纪轻轻,心智如此成熟,这可是不多见的。判官心中对于宁采臣,又是有了一丝的敬佩之意。

随后,他们往左边大殿而去。

这一路走去,他们总能听见一阵阵凄厉的哀嚎声不断。

判官解释说道,那便是那些所谓的恶人,他们在接受着地府中最严厉,最严酷的酷刑惩罚。他们生前坏事做尽,死后自然会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

日夜鞭刑,永不停息。直到他们的罪孽两两抵消,方可消停。

这枉死城的左侧设局,亦是跟他们人间中的衙门牢房一样。一间间相连的牢房,关押着蓬头污垢的阴魂。

他们的模样,真的是惨不忍睹,披头撒饭,赤脚戴着镣铐,正在接受着他们理应受到的惩罚。

哀嚎,凄厉不断。叫人听了,双腿可是要一软,立刻要瘫痪而下。

那些为恶者的阴魂,均是一脸的木讷,目光呆滞,一身脏兮兮,人不人,鬼不鬼。

一路看下来,宁采臣却是心静如水。

为恶与为善,不过是一念之间,关键是要看活着的人,是要做恶人,活着是好人。常言道,好人活不长久,坏人活千年。

但,这不过是字面上的狭隘理解。要是叫他们看看这这幕的话,他们兴许就不会那么认为了。

人,还是为善的好。

在判官的帮助下,宁采臣很快就找到了叶默所在。

一袭白衣的叶默,已经是死去的他,现在为阴魂的他,一脸淡漠的盘膝坐在地上。他的双手,双脚,都是佩戴着镣铐,像个死刑犯一样,失去了一切自由。

由于叶默是枉死,因此,他并没有受到地府中的严酷刑罚。

枉死中的阴魂,往往都是由地府中的阴司大使,或者是判官一旦调查了事情的真相缘由后,才可以对他们进行审判。

该进入轮回隧道的,便是过奈何桥,喝孟婆汤;若是审判的结果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,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最严酷的刑罚了。

宁采臣的到来,却使得叶默大吃一惊。

难道,这宁采臣跟他一样?死了?然后被鬼差押到了地府?不!事情好像不对劲!正在盘膝坐着的叶默。

他一撇目光,凛然的射在了宁采臣脸上去。

活人的阳气?

宁采臣,他没有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