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6 猫腻

穿入宁采臣 096猫腻

近日来,辛十四娘一直都是心神不宁,茶饭不思。她心中担心着白水仙,可是她有无能为力改变任何事情。她身为一介弱女子,哭天不应,叫地不灵,一腔惆怅心事,无处寄托。

辛十四娘的担忧,柳长风一一的看在眼中。从他第一次在翠红楼中看见了她,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,从那一刻起,柳长风心中,满满的装着辛十四娘的倩影。

如今,他近水楼台,却不是先得月。

翠红楼第一时间被查封,白水仙被关押,辛十四娘无处安身。如此正着了柳长风的企盼,他立刻建议让辛十四娘暂居他府邸。

无处可去的辛十四娘,尽管她心中颇有不愿,不过最后,她还是答应了。

那一刻,可是把柳长风激动的半天,心中自是久久不能平静。心中一直倾慕的女子,零距离接触后,柳长风才是感觉到,辛十四娘的冰冷。

或许,她是因为白水仙的事情吧。

柳长风自我安慰,为了能够使得美人欢心,柳长风匆匆的寻宁采臣而去。若想要将白水仙施救出来,还得倚靠大哥。

柳长风的到来,宁采臣正与娘亲,阿宝在用着早餐。

“大哥,伯母早!”柳长风灿灿的打了一声招呼,气息微喘。

柳长风,李俊,宁母都是知道他们跟宁采臣结义为兄弟相称,她微微一笑目光扫视了柳长风一眼,问道:“用过早餐没?要不,伯母给你去添一副碗筷。”

柳长风赶紧摆手说道:“伯母!不用麻烦了!我已经吃过了!”

宁采臣狐疑的撇了他一眼,有些惊讶说道:“我说胖子,一大清早的,你这匆匆为何而来?”

其实宁采臣心中早已经明白柳长风今次而来的目的,他只是随意一问而已。

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?柳长风心中一道,不过,他脸上却是带着笑意说道:“等大哥用完了早点,我们稍后再说。”

“嗯!我吃饱了!娘亲,阿宝你们慢吃。”

“嗯!你们去吧!”宁母也不理会他们,跟着阿宝在低低说话。

宁采臣抹了一下嘴巴,站起来,携着胖子出了院外。

“长风,这事情可是着急不来的。叶家老儿执意不肯放人,我看,只能另外在想……”

谁知,宁采臣一句话没有说完,柳长风立刻着急打断了他的话:“可是大哥,若是叶家老贼一直扣着白姐不放人,我们只能这样的干瞪眼?什么事情都不做?任由叶家老儿继续的祸害下去?任由他们飞扬跋扈?可恶!我真的想抄上家伙,将那老儿的脑袋狠狠的砸出一个窟窿洞眼来。”

宁采臣知道,柳长风可不是在说气话。

男人可冲冠一怒为红颜。而柳长风他此刻便是如此,为着辛十四娘,他什么都可以豁出去,不计后果。

“人,肯定要救,但是长风,你先听我说。”宁采臣赶紧抚慰了胖子的情绪,“你要知道,叶家老贼之所以将白姐关押起来,就是想要让我们自乱了阵脚,然后触犯了刑法,从而将我们一网打尽,一旦我们落入了他布下的圈套,事情可就麻烦了。”

“所以说,现在这个时候,我们绝对不能乱阵脚,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现在我们要做的是,继续与他们打持久战,这才是首先之策。”宁采臣不断的抚慰着柳长风,希望他能够冷静下心来,考虑着事情的严重性。

柳长风自问,他也不是一个鲁莽之人。体型虽然是稍微胖了一些,长得人高马大,一般而言,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。

但,柳长风有了宁采臣这个良友,及时的拖住他一把,给他分析了事情的利弊,柳长风也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“可是四娘那边,我又该怎么去说呢?大哥,你知道吗?每天,她总是追问我,白姐的事情如何了?有什么进展了吗?唉,每当我看着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我都是有种冲动,要将她揽进怀中,安慰着她。可惜……”

那不过是柳长风的幻象罢了。

像辛十四娘如此优秀的女子,他那臃肿的身材,能够入得了佳人的眼么?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旦想到以后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倾慕中的女子投入到其他男人的怀抱中,柳长风心中就像是被刀割般的难受。

折腾得他可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。

“嗯!我看这样吧,你先回去,这事情容我在考虑一下。我向你保证,白姐我一定会救出来的。”

看着一脸落寞神色的胖子,宁采臣只能如此的安慰着他。

柳长风点点头,长袖一挥,告别离去。

唉……

看着柳长风离去的背影,宁采臣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随后,他回到了厢房。

宁采臣后脚没有踏入,蓦的发现一只白色纸鹤落在了窗格上。

咦?会飞的纸鹤?纸鹤传情,这又是什么情况?

宁采臣心中疑惑,踱步过去。

谁知,落在窗格上的纸鹤,一下子又是飞了起来,在纸鹤的两张翼上,清晰的有了几个字眼。

“我在风味馆,燕!”

字迹写得歪歪曲曲,像是蚯蚓爬上去似的。

燕赤霞?

宁采臣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,这字迹定然是燕赤霞提上去。据燕赤霞说,他识字不多。可想而知,要他写字的话,字体该是有多么的丑陋了。

今日一见,果然是不同凡响。

燕赤霞找他?莫非又是什么事情不成?

真想不到,这老道居然是用着纸鹤传递消息,燕赤霞的法道,还真是百般神通。

纸鹤盘旋一会儿,忽然在半空中发出了“噗嗤”的一声,那纸鹤立刻化成了一团火焰,自动的燃烧成了一片灰烬。

宁采臣又是一惊讶!纸鹤传递消息,又是自动化无,假若用在军事间谍上的话,这一招,真的是够强大无比。

宁采臣立刻匆匆步伐而出。

花去了半柱香的时间,他在“风味馆”最靠窗的位置上,一眼就瞥见了一粗犷的老道,正在大口的吃肉,喝酒,一副洒脱不羁样子。

桌子上,一碟花生米,一盘牛肉,两灌酒壶,再无其他。

“燕大哥,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久别多日不见,不知道为何,宁采臣总是感觉到,一旦见到了燕赤霞,他心中总是会有勇气一股莫名的亲切感。

燕赤霞挑眼,看了宁采臣一眼,咧嘴笑道:“嗯!才是回来的!一个人喝酒好生无聊,所以某家就寻你来了。嘿嘿,老弟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“介意?当然会了。”

“额……老弟,你这话又是怎么说?”燕赤霞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探寻的意味。

宁采臣挨着椅子坐了下去,说道:“介意大哥一个人喝闷酒,也不捎带上小弟我呀!”

“哈哈!宁老弟还是那么风趣幽默!好说!掌柜的,在来两灌酒水。”燕赤霞一脸大笑,吆喝了一声。

“风味馆”的掌柜,可是与宁采臣相识。

不一会儿,掌柜便是屁颠的亲自端上了两大罐酒水,叨扰了一会儿,掌柜的才是离去。

两人热情的干了一大碗烈酒,他们才是稍停下来。

宁采臣记得,第一次喝这烈酒的时候,他整个人几乎都快要冒烟了。第一次的模样,是有些狼狈不堪。

自从与燕赤霞相识以来,他们去得最多的地方,便是酒馆子。一来二去的,他的酒量也慢慢的提升上来。

“老弟,你可得感谢某家!我可是为你做了一件好事情。”燕赤霞又灌下了一口酒水,悠悠的说了一句。

宁采臣神色一愣!好事情?看着燕赤霞一脸高深莫测,宁采臣却是糊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