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7 道与妖

097道与妖

“不知道燕大哥说的好事情,指的是何事?”燕赤霞历来是高深莫测,若是要宁采臣猜测的话,三天三夜都是估摸不出的。

“嗯!有个老秃驴有对你不利,恰好又是被我撞见了,所以,我就简单的收拾他一下子,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教训。”燕赤霞继续的灌下了一大口酒水,言语停顿了一下,目光一挑,继续说道:“今天我找你来,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事情,而是另外的一件事。”

老秃驴?和尚?

宁采臣第一时间,马上想到了叶家中的那个和尚。就是不知道,这和尚为何要为难他了?莫非是因为叶默的事情了?

叶默那小子,如今他连孤魂野鬼都做不成。

“燕大哥,还有什么事情,您说吧。”宁采臣稍微了理顺了心事,倒也想开了。

和尚秃驴在暗处对他不利,他也不用担心。反正叶默的阴魂已经被他融化在仙葫中,即使和尚再有通天大的本事,同样是奈何不了他。

“嗯!是这样的,那和尚叫法照,他来此的目的,只是为了要捉一条鲤鱼精,可能是机缘巧合下,所以他去了叶家,得知了他们的事情。你也知道,和尚嘛,跟我们道士一样,都是怀有一颗疾恶如仇的心,凡是路见不平之事,必定都要铲除。”

“老弟,叶家小子的枉死,你可是住凶之人,和尚自然是要追究了!幸好老弟你开窍,迅速的赶往了地府,在讲叶家小子的阴魂给抹杀了!恰好是赶在了和尚之前,他使用了扶乩之术。而我嘛,又是小小的对他做了一下手脚,他法事失败,最后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,起码要几天歇息,他才能养好受损的元气。”

“我就是要你利用和尚歇息这几天内,去城南街寻上一个叫韩生的人,好好的保护他们这家人一段时间,宁老弟可否答应?”

燕赤霞一口气连续说了很多话。

宁采臣还是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历来都是独来独往的燕赤霞,其实他的性子,并非如他表面上的淡漠。

韩生?他又是什么人呢?燕赤霞为何要他去保护此人?

“嗯!我知道你心中疑惑,好吧,我就跟你详细说明了。”

燕赤霞微微一叹息,接着说道:“还记得我刚才我说的话吗?和尚来此,就是要捉一条鲤鱼精,而这鲤鱼精却是韩生的妻子。她名叫白素,是成精的鲤鱼变化而为。数日之前,某家喝高了,不觉倒头睡在了城外的护城河之上,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就掉下河中去了,幸好得白素将某家救了上来,要不然某家就被淹死在河中了!早就被喂鱼去了。”

真想不到,燕赤霞还会经历过这样的事情。

他法道高强,假若不是因为那女子,加上他醉酒以高,掉进了河内中,只有是被淹死的份。

幸好他命不该绝,反而是被一条鲤鱼精给搭救了上来。

所以,燕赤霞他不能眼睁睁的看到那家子被和尚拆散了去,为此,他今天才是寻来了宁采臣。

话说回来,燕赤霞是道士,以他的身份,不宜跟那家子接触过多,反而是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道士的职责,匡扶正义,斩妖除魔。而白素,又恰好是鲤鱼精变化而成,这又与燕赤霞的本意初衷相驳。

“那么,大哥希望我做怎么呢?”燕赤霞的初衷,宁采臣是明白的。他知道,这事情,他不能拒绝。

秃驴和尚来此的目的已经很明显,就是要捉拿鲤鱼精。

在忽然间,宁采臣想起了法照这和尚,该不会就是法海吧?同样是多管闲事的老秃驴。人家许仙跟白素贞两下夫妻过着恩恩爱爱,幸福美满的小日子,法海这秃驴,偏偏就是看不得人家夫妻恩爱,执意要棒打鸳鸯,拆散了一对幸福美满的小家。

法海?法照?韩生鲤鱼精白素?许仙白素贞?咦?这两者是否有着必然的关联?

宁采臣心中的疑惑,可是越来越多了。

“老弟,你没事吧?我看你一脸的心事重重?莫非你可有什么难处不成?”燕赤霞狐疑的撇了一眼宁采臣,问道。

宁采臣笑笑,赶紧说道:“没事!我就是忽然间想起了一些往事,心中有了一些感慨而已!和尚要捉拿那鲤鱼精,如此说来,那韩生已经知道了他妻子其实就是知道鲤鱼精了?”

说实在的,宁采臣心中可是有些好奇。当丈夫发现了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竟然是一条鲤鱼精变化而成,那么他会不会直接被惊吓死去?

亦如当初的许仙知道了白素贞就是蛇精后,不也是被活生生的吓个半死吗?

“韩生自然是知道的!而且,他们已经生育了一个小孩叫小天,这孩子,长得虎头虎脑的模样,很惹人欢喜。因为某家身份的关系,所以,这事情只能拜托老弟了。至于法照那秃驴,你不拥护担心,某家会一直在暗中拖住他的,定然不会叫他有机会伤害到他们。不过,为了防止万一,所以,还得希望老弟同中协助一番才行。”

“燕大哥,你放心吧,这事情我不会坐视不理的。虽说,白素是鲤鱼精,是妖,但她却有人心善良的一面,何况她还救过大哥的命,好人自然是会有好报的。”

宁采臣信誓旦旦的对着燕赤霞承诺,他话语一挑,却是有了一丝疑虑,“只是这段时间,我一直为着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宁老弟的事情,某家早已经知道了!不就是一个红楼中的女子吗?好说!区区一间牢房,只要某家愿意,挥手一开,即可将人携带出来了,这个,你不用担心。”

不会吧?这个事情?燕赤霞也知道了?

宁采臣神色为之一震!莫非他是掐指算出来的?如此神算子,不是成了半仙?

不过话说回来,燕赤霞不是已经成了半仙吗?法道高深,上天入地均可,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住他的。

“嘿嘿!老弟,你也不用惊讶了!你的事情,我可不是有意要去探究的,只是凑巧而已!来来!我们喝酒!”

两人又是满满一大碗烈酒,碰的一下,豪爽的干了个干净。

燕赤霞抹了一下嘴巴,说道:“那牢房中的女子,老弟也不用担心,某家将她携出来后,会给她一个安身的地方,保准所有人都不晓得此事,来个神不知鬼不觉!”

“如此,就有劳燕大哥了。”

这事情,总算落下了个眉目。

宁采臣之前还担心,他会对佳人的承诺失信了。其实,他大可如燕赤霞说的那样,来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白水仙从牢房中救出,然后遁走。

可是后来,宁采臣想想又是觉得诸多的不妥之处。

假若是如此,白水仙在横县中,就会被叶家通缉全城,变成了通缉犯,无处可安身。

可是看如今的情况,叶家老儿已经被他几次的恐吓,竟然还不放人,反而来了个秃驴和尚帮助他们。

非常时段,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。

为此,宁采臣才是心中默认了燕赤霞的话,来个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白水仙从牢房中携去。横县是呆不下去了,她们唯一的选择,只能是远走高飞。

这一条出路,对于她们来说,肯能会是最好的。

“老弟,这事情,我们就这么说定了!你负责韩生他们一家子的周全,那红楼中的女子,某家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,这事情一定会圆满的给你办完了。”

燕赤霞的豪爽,宁采臣从来就没有否认过。

“嗯!我相信燕大哥的办事能力!来!我们在干了这碗酒!”宁采臣一举大碗,此刻的他,倒是不像书生,而是一个江湖中的拓客,一脸豪迈不羁。

“干!”

烈酒下肚,风云,即将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