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8 勾引

穿入宁采臣 098勾引

叶君山老儿不肯放人,燕赤霞的建议,正好是中了宁采臣的心。他们只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白水仙从牢房救走。一个大活人在牢房中无端消失不见,这的确是一件很很惊悚的事情。

从“风味馆”出来,燕赤霞告别了宁采臣,直奔县衙的牢房而去。

县衙,牢房。

这里的空气,压抑,低沉,潮湿,经年不见阳光,而且在空气中,散发着一股发霉的气味。

白水仙,她就是被关押在此处的牢房中,度过了几天难熬的时间。

几天来,被限制了自由,对于在红楼中早已经是习惯了喧哗,沸沸扬扬的她来说,这几天中,可是非常难熬的。

幸好,她作为红楼中的老鸨,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勾搭前来给她扯上一两句。才是短短的三四天时间,白水仙已经在跟牢房中的守卫聊得火热朝天。就是差上那么一步,他们没有在炕上滚床单了。

但,白水仙多半是寂寞的。

毕竟这里可是牢房,看管牢房的守卫,不可能会全天都搭理她不是?多数的时间,她只能蹲在一个角落中发呆,不知道她心中想着何事情。嗅着那发霉的气息,令人作呕,她已经麻木了。

这天中,白水仙习惯的和看管守卫没东没西的扯了一会儿后,守卫可是有事情忙乎去了。

白水仙只能又是百般无聊的呆坐着。

蓦然中,墙角中,发出了一阵窸窣的响声,像是耗子打洞的声音。白水仙闲着无事,唯有是好奇的撇去了一眼目光。

一下子,她就惊讶了。

一会儿,但见一只穿山甲从墙角中钻了出来。

白水仙不由得是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只是因为,她从来没有见识过长得如此高个头的穿山甲,而且,要命的是,此穿山甲,它竟然是站立起来的。

后腿站立,前两腿耷拉下来,真真像极了人的模样。

白水仙蓦然是惊退了几步,一双眼睛,死死的瞪着跟前的穿山甲,一脸惊悚说道:“你……小东西,你不要过来,我不然,老娘会对你不客气的,一板鞋将你拍死去,你可……不要怪我。”

然而,白水仙忽然发现了一个事实,眼前的穿穿山甲,它好像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一双乌黑的眼睛一转,像是在等看着她的笑话般。

随后,穿山甲无端的蹲坐了下去,模样,还是跟人一样,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的。

天啊!小畜生成精了?

白水仙一口气没能喘息上来,她,几乎是不能呼吸。

在看看那穿山甲,它一副悠然自乐的样子,根本就无视白水仙受到的惊吓。

这下子,白水仙可是怒了,什么情况?她竟然被一只小畜生给藐视了?哼!老娘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啊?

当下,白水仙立刻脱下了鞋子,挥手说道:“喂!小畜生,老娘告诉你,你现在赶快,立刻在老娘跟前消失了,哼!要不然,我手中的鞋子可是会把你拍碎去的。”

“嗯!你若是有那个能耐的话,老鸨,那么你就拍下来吧。”穿山甲一撇嘴巴,嘴角一扯动,说了人话。

啊……

妖怪!

白水仙惊悚的气血一冲脑门,她只能是感觉到,双眼一黑,便是软软的倒下,昏厥了过去。

“不会吧?这老鸨竟然这么经不起吓?坏了!这下子可是麻烦了。”

穿山甲原地一遁,嗖的一下,一道人影立刻是闪了出来。

来人,是燕赤霞。

原来那穿山甲不过是他使了一个小小的障眼法,变化出来的。原本,燕赤霞就想要跟白水仙玩玩一下,逗她一乐。可是谁知道,这红楼中的老鸨,一下子无端的就晕厥了过去,玩笑可是开大了。

燕赤霞探手的掐上了白水仙的人中,使劲的用力一掐。

“啊……鬼啊!”

白水仙悠悠睁开眼睛瞬间,她发现了一个蓬头的人端在她跟前,一脸笑意盈盈盯着她看着,好像盯着一件艺术品那般。

“喂!老鸨,不要再鬼叫了,若是惊动了那守卫,我看你就麻烦了。”燕赤霞赶紧阻止了这女人的行动,女人的嗓门,真够大的,将他的耳朵震动的一阵嗡嗡作响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白水仙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,往后退去了几步。这人,怎么会出现在她牢房中的?而且,牢房的大门,竟然是紧闭的?

咦?刚才那穿山甲呢?怎么不见了?对了!她不就是被那穿山甲说出了人话,所以,她一下子就晕厥了过去?如此说来,这人,可是穿山甲变化的?天啊!他真的是妖怪!

“别乱想,我可不是什么妖怪!没错!刚才那穿山甲是某家变化而成的!你不用担心,今天某家来此,就是将你带离这里的。”撇了白水仙一眼,这老鸨不会真的是被他惊吓傻了吧?对他如此防备?

白水仙立刻摇头,“不!我哪里都不去!我就要呆在这里。”

开什么玩笑啊?叫她跟随一只穿山甲离去?及时借了她十个豹子胆,她照样是没有那个勇气的。

人的生命只有一条,她可是爱惜着。

“额?你真的不愿意离开?”燕赤霞也不着急,慢悠悠的在牢房中踱步,目光随意的看了一下这空气潮湿的牢房,“啧啧!莫非你这老鸨可是脑袋发蒙了?此种地方,你还愿意呆下去?早知道如此,我就不应该承诺我那傻傻的兄弟了,他可是希望把你给救出去的说。”

“你那傻傻的兄弟?他是谁?”白水仙有了一丝好奇。

燕赤霞淡然一笑,“他是谁?你也知道的!他叫宁采臣,一个总是缺根筋的傻书生。”

“宁采臣?这……真的是他让你来的?”白水仙一旦听到了“宁采臣”三个字眼,之前的提防和害怕,她顿时是放下了悬着的心。

“嗯!如假包换。”燕赤霞话语一挑,“居然你不愿意离开这里,那么某家只能回去了!告诉我那傻兄弟说,人家可是不愿意离开的哟。”

“别!”

白水仙一看这势头不对劲,她立刻走了上去,想要挽住燕赤霞的手臂,不过燕赤霞一个闪身,立刻避开了去,“打住!有话好好说,别拉拉扯扯。”

“嘻嘻!咦?你还是个男人吗?怎么会恁的害怕跟我们女人碰触你呢?莫非你是……”

“呸呸!瞧你这一张乌鸦嘴,都说红楼中的女人可是厉害的,今日一见,果然是不一般!就是嘛,胆子有点小了。我可是警告你啊,不要乱想,某家就是某家。”

燕赤霞立刻掐断了白水仙的话,目光一瞪,脸上有了一丝严肃。

白水仙可是不理会,男人,她可是见多了去。像燕赤霞这样的男人,她倒是第一遇见。魁伟,雄武,就是模样有点邋遢了一些,年龄的话,也是稍微老了一些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只有这样上了一定年纪的男人,有了生活的丰富阅历,往往,他们是最懂女人心的。同时,也是最深的女人的欢心。

一个成熟的男人,理当如此。

“喂!你又在打什么注意?眼睛,不要四处在某家身上乱瞄乱看,我很不舒服。”燕赤霞眼睛一瞪,对于白水仙的举动,他心中可是不爽。

白水仙呵呵一笑,顿时是一脸的风情万种,“大哥,我能问问你,叫什么名字吗?其实,我们可以做个朋友的,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样貌,还有你的年龄虽然也是大了一点,不过都说,一般上了年纪的男人,他们懂得女人的心……”

燕赤霞鼻子哼的一声,说道:“老鸨就是老鸨,一旦见了男人,就像狗见了屎一样,两眼冒着金光!你们这些红楼中的女子啊,真的是不可救药了。废话少说,你若是想要离开这里的话,那么就乖乖的听我的话去做,若是你不想离开呢,那某家就只好告辞了。”

“谁说不想离开这狗地方了?老娘做梦都想呢。”

白水仙呵呵一笑,焕发的一脸笑意,眉目流转,波光流萤,风情万种。

只是可惜,燕赤霞从始至终,都没将白水仙的勾人媚术放在眼中。他一生都在追求道,心无所欲,无所求。他竟是想不到,这女人,居然在对他使用媚术?哼!真的是不自量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