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99 捉弄

穿入宁采臣 099捉弄?

“老鸨,你那媚术对某家没有效果,还是收起来吧,省点力气等下要跑路。”燕赤霞一记白眼抛了过去,一点也不领情,“你们女人,能不能不要见到男人就要双眼冒金光啊?莫非想要发挥你们母性的大爱?”

“去!不领情就算了!哼!老娘也不稀罕,反正这天下间的男人,可是多的去。”白水仙被燕赤霞中了一句,心中颇是不爽。

的确,作为红楼中的老鸨,她睁眼,或者闭眼,都是成堆的男人扎在她身边乱窜,她这话,的确是不假。男人,她稀罕才怪。

“那就走吧。”

燕赤霞示意了她一眼。

白水仙看着跟前糟蹋的男人,可是满眼狐疑的扫了他一眼,接着问道:“走?老娘倒是想要走啊,可是你让我从哪里走?没看见,牢房大门可是紧锁着吗?”

“唉,真是笨女人!某家让你往这里走。喏,看见没?墙角上不是有个洞口么?赶快吧,万一牢房的守卫回来了,我看你想要走,都走不了咯。”跟女人较真,真是一件操蛋的事情,燕赤霞开始失去了耐心。

女人,就是麻烦。

还好,他是一个道士,不用娶妻生子,要不然,女人的喋喋不休,像是苍蝇般的围绕在耳旁叫个不停,他会痛苦的疯掉不可。

“什么?你让我…….老娘从这狗洞钻出去?有没有搞错?”

白水仙俏脸一甩,提着风姿妖娆的腰肢走到了那个莫名其妙忽然出现的洞口,洞口大小,可以让人钻出去。

咦?就是奇怪了!难道就是那该死的穿山甲刚刚打出来的洞口?白水仙满脸神色疑惑不解,又是难以相信。

只是,她心中,是难以接受,叫她身为一个女人,从这狗洞钻出去?这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么?

“喂!你是存心来耍我的对不对?”

白水仙横眉目问道,仔细的端详着燕赤霞,“对了,我可是忘记问了,你叫什么名字?看你这身打扮,你该不会是一个道士吧?”

燕赤霞点头,“嗯!没错!我就是一个道士!某家就是某家!废话少说,你若想要离开这里,就速度赶紧,据说,那叶家老贼可是非常好色的,啧啧,瞧你这玲珑身段,竟然能够度过了这相安无事的几天?看来,叶家老贼的确是没有为难你了?要不然,你继续使用你的媚术如何?将那老男人拿下了,凭你这身段和姿色,想必做个小妾对你而言,也是不是难事。从此以后,你就吃香喝辣的了!”

“我呸!你个死道士,你存心要看我白水仙的笑话不是?”此刻,白水仙可是有种冲动,要将燕赤霞掐死去的想法。

这个男人是上天派来消遣她的吧?对她的媚术,竟然能够做到无动于衷?他还是男人不?

若是男人的话,早该被老娘迷糊的神魂颠倒,欲罢不能了。

可事实就是,燕赤霞非但无动于衷,竟然还嘲笑起她来。

这下子,白水仙可是心中不服气了。

她自问,多年混迹红楼中,阅历男人无数,她就不相信,她拿不下眼前这个男人。

哼!总有一天,我白水仙让你这臭男人拜倒在老娘的石榴裙下。好好的给老娘等着吧。

白水仙目光溜溜一转,当下便是下了决心。

她要从那狗洞钻出去,保命要紧,先离开这鬼地方再说。

在看看燕赤霞,正在微眯着眼睛,宛若是看好戏般的盯着她看,嘴角微扬上扯,真的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女人啊?”白水仙抿唇一笑,气又是不打一处来,“哼!别以为是狗洞老娘就不敢钻出去!走吧!”

白水仙的性子,本来就不拘小节,除去了钻狗洞离开这该死的大牢,她已经是没有任何办法的。

提臀,收腹后,她一个矮身就钻了除去。

“嘿嘿!这女人,果然有趣。”

燕赤霞看着白水仙从狗洞钻出去后,他身子一遁,翻手一覆,手中立刻是捻上了一道黄符往牢房的墙壁一打出,然后一个幽玄洞孔立刻现了出来,燕赤霞嘴角一扬起,他身子一闪,立刻挺近了幽玄洞口去。

一晃瞬间,燕赤霞已经出到了外面。

那端。

白水仙冒出了一个脑袋,接着是身子,然后她整个人,才是完全的钻了出来。脑袋中,顶着一撮杂草,脸上一抹污泥,像极了一个要饭的乞丐。

那该死的男人,又是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她,好老娘的好戏是吧?白水仙走了过去,一字一顿问道:“可恶!你根本是故意的对不对?看老娘出丑?你很高兴是吧?”

女人一旦生气起来,又是另外的一番韵味。

燕赤霞摇摇头,说道:“非也!白妈妈如此彪悍,即使某家吃了十个豹子胆,也不敢对你嘲笑的对吧?”

“放你娘的狗屁!你们这些臭男人,老娘可是见多了去!表面上一套,背地里又是一套!不过,你这坏冤家,老娘就是喜欢。”

跟男人打情骂俏,可是白水仙的强项。对于燕赤霞,他虽然捉弄了她,可是她心中竟然生不起气来?

难道,他们真的是冤家?

“哟!骂人可是不对的!走吧,某家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燕赤霞也不生气,温文笑意,大步朝前走去。

“喂!臭男人,等等老娘。”

白水仙一阵风般的追了上去,“对了,我们现在要去哪里?”

白水仙知道,想她无端的从牢房中消息了,县衙的官差一定会满城对她搜捕。

唉!

真想不到,她一个红楼中的老鸨,也有被通缉的时候,红楼中被查封了,以后,她连个栖身落脚的地方都没。

想到此,白水仙的双目不由得是眼圈一红。不过始终,她都是没有一滴泪落下来。她是个顽强的女人,从来不会轻易的肯像命运低头。

即使以后要亡命的浪迹天涯,她也认命了。

“去你该去的地方。”

燕赤霞话也不多,依然是大步的朝前走。

“喂!你不要走那么快嘛!等等我。”这可恶的男人,难道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?可怜她一个孱弱的女子,小步伐的追在身后。而这男人,回头看一眼都不舍得。

这男人,果真是与寻常的男人不一样。

白水仙也不抱怨了,紧紧的跟了上去。

城外,枯藤,老树,昏鸦。

一间破庙,孤零的耸立。

“咦?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

白水仙狐疑的大量着周边环境的凄凉,心中,似乎也想到了什么,“喂!你该不会把老娘丢在这里吧?”

燕赤霞认真的看了白水仙一眼,“嗯!暂时委屈你住在这里了!”

“什么?你……你让老娘一个女人睡稻草破庙?不行,我得回去。”白水仙可是不干了,这可恶的男人,他一定是故意要刁难她,捉弄她的。

燕赤霞也不阻拦,而是悠悠说道:“你回去也是不可以!不过,等着你很有可能及时牢部中的刑罚伺候了!私自逃离,你说,叶家老贼会给你安定个什么罪名呢?却是不知道,那老贼是否会将你扒光了,然后再胸前上烙上一块铁板呢?”

“你……无耻!”

白水仙立刻打住了步伐,一屁股坐在了破庙的台阶上,目光一转,又说道:“哼!谁说老娘要走了?我才不会呢!反正有你这个糟蹋的老头陪着我,我就不走,拖着你,跟着你,然后把你累死。”

燕赤霞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这女人,真不是一般的彪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