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0 韩生

穿入宁采臣 100韩生

燕赤霞也不想再跟白水仙继续废话。他随后从挎包中翻手一覆就拿出了一大包干食来,丢给了白水仙,说是她这几天的伙食,然后他一个转身,溜得一窜,立刻掠上了破庙中的一颗大树上,倚靠一树干,呼呼的大睡起来。

白水仙也知道目前的处境,唯有是破庙藏身,才是最安全的。淡淡的撇了一眼树干上的男人,她打开了食物,无精打采的如同是嚼蜡食用。

城南街,行人穿梭不断。

一个售卖字画的摊位,只见一三十多岁左右年纪男子,一双眼睛,眼巴巴的望着那些长街上的行人,他面色即是着急,又是略显几分无奈。

一张简易的桌子上,均是一些字画,铺满了一张桌子。可是明眼人一看,便是知道,他的字画,从早上到此刻的中午,一副也没有售卖出去。

男子穿着一件陈旧,甚至有了破损的衣服,袖子上,还打着一块补丁,可见,他的日子过的十分不如意。

他名叫韩生,一个多年不第落魄秀才。靠着日常售卖字画,赚些微薄的收入,以来换取家用。

今天,韩生早早的就出来摆摊售卖字画,可是眼见中午一过,别说是一副字画卖不出去,就连一个人都不曾来问津。

一旦想起了家中的妻儿,正在等着他的字画卖出去,然后赚些微薄的几文钱,买米下锅呢。家中的米缸已经见底了。

可是如此,中午过去了,一副字画都没有售卖出去。韩生心里着急啊,难道今天家中的妻儿又得挨饿了么?

即使他如何着急,也是无用的。毕竟,现实就是现实,世态炎凉,人生不当时。

眼巴巴看着烈阳逐渐当空照,韩生耷拉着脑袋,缩着肩膀,眉头紧锁,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。

他低着头,甚至不敢看那些过往的行人。

正当韩生一副失魂,失意时候。

一个人,徐徐步伐走到了他的摊位上,仔细的端详着字画。

见有顾客,韩生目光一闪,立刻是浑身一震,来了精神,赶紧是堆出了一脸笑意问道:“随便看看,这些字画都很廉价的,只要你看中那副,我……我可以给你买一赠一。”

来人抿唇一笑,路出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:“兄台,你这售卖字画的方法可是不对的!廉价的字画,即使送人了,也是不会有人要的。你要知道,前来购买字画的人,他们一般都是读书人,或者都是修身养性之人,高风亮节,谦谦君子,你说,如此廉价之物,他们会要吗?”

“我……在下明白了,多谢兄台的指点,不知道能否请教兄台的贵姓?”韩生小心翼翼问道。

这公子哥,一看他面向儒雅的温玉,相比应该不是一般的寻常人家。而且,重要的是,他之前所说的一番话,十分受教。

“我姓宁,名叫采臣。”

没错,来人就是宁采臣。他遵从了燕赤霞的交代,寻上了韩生。

首先,宁采臣不认识韩生,经过了短暂时间的打探后,他才认识了这男子。一个以售卖字画为营生,一个不第落魄秀才。

通过韩生的折射,宁采臣好像看见了当初的自己。以前,他不也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吗?同是售卖字画为生。

只是,他比起韩生的话,宁采臣比较幸运而已。

“宁采臣?你就是那名动横县,一局挫败了神童叶默的宁采臣?”韩生言语一片激动,此刻,他看着宁采臣的目光,异常的焕发激烈,瞳孔中一片神采奕奕。

像一只恶狼见了一只小白兔般。

见此韩生的异样,他身体微微颤抖,想必是激动而起,在看看他一身破旧的衣服,一副贫困潦倒的不堪人样,宁采臣心中有

些泛酸。

他们同是读书人,一生为了考取科举道路,举生不第,人的一生,便是颓废了。

宁采臣见过太多的人,都是兜兜转转在科举路上,少小青丝一直到了华发满头,心中的那一份不干,随着他们每一次的不中,一生悲戚。

“见笑了,那不过是虚头,当不得真。”宁采臣摆手说道。

可是韩生,他却是激动不已。如今在浙江横县中,对于“宁采臣”三个字眼,几乎大街小巷都知道的。尤其是读书人的各地学子,他们却是恨不得要目睹上宁采臣的真容,看看他到底是生得如何的冠玉面相,如此大才之人,可是他们相互竞争学习的偶像。

即使韩生已经是到了差不多中年人的年纪,他的心情,同样是沸腾灼热。

今天,他可算是见到了那被大街小巷热议的传说中人物,韩生心中自然是高兴,又是兴奋。

“这些字画……我还是把它们都收起来吧,若在宁公子跟前耍文弄墨,这不是……”韩生自知惭愧。

宁采臣的字画,无论是书法,或者是诗律,都是响当当的上层。他不过是一个落魄的不第秀才,见到宁采臣在端看自己的字画,韩生顿时是一阵脸红,此刻,他可是恨不得挖个大坑,把自己从头到脚严密的埋起来。

“呵呵,韩兄,我想你是见外了!自古以来,便是有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我看你这字画临摹的也是很好的!字迹工整,看着叫人舒心。”

宁采臣的一句话,可是叫韩生心花怒放,假若能够得到宁采臣的指点一二,或许他的书法说不定会有一定的进展。

暗暗想到这,韩生可是高兴坏了。可是他转念一下,他不过是个落魄之人,一日三餐都是难以维持,他凭什么让人家指点一二?

在说了,宁采臣的身份是如何珍贵?横县的案首,前途不可限量。不说指点一二了,可能人家是不屑一顾。

宁采臣一挑眉目,就发现韩生的面色一直在变化着。书生书生,百无一用是书生。对于韩生家中的情况,宁采臣已经是估摸的一清二楚。

一穷二白,连最基本的一日餐三,韩生都无法自给供足。这人混迹到此种山穷水尽地步,可算是极品了。

当然,宁采臣今天来,并非是要看韩生的笑话。他来此的目的,便是要相识韩生,然后依照着燕赤霞的嘱托,对他们进行保护。

“韩兄,这些字画,我都要了!我给你十贯银子如何?”宁采臣拦手一抱,立刻将所有的字画都通通的揽在一边。

韩生双目一拧,呼吸有些急促?

字画全都要了?十贯银子?他没有做梦吧?可是说真的,他的这些字画,即使全部售卖出去,也不值十贯银子的。

在往常中,他若是一天内能够售卖出去两幅字画的话,韩生都会激动的半天了。宁采臣的豪爽,竟是让韩生觉得,这一切的发生,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当下,韩生一脸犹豫,又是狐疑的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问道:“宁公子,你真的打算要全部购买我的字画?可是我这些字画,都是很普通,而且也是不值钱!我韩生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宁公子的赏识?不!不!宁公子,我不能这么做!我知道,您这是为我好。”

不会吧?

韩生居然能够看得出来,我是在帮他?

宁采臣心中一道,赶紧笑笑说道:“韩兄弟,你也不要见外了!不都说,三人行,必有我师吗?你的这些字画,我看着就很好,很得我心。我之所以全部购买了,不是因为同情你,而是出自我本身就是一个读书人。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我想,你该不会狠心的要拒绝我吧?”

“可是宁公子……”

“嗯!这就这么说定了!喏,这是刚好是十贯银子,您拿好了。”

宁采臣可是有充分准备而来的,掏出了一锭银元宝,说道:“折合而算,这恰好是十贯银子的数目,韩兄弟拿好了。”

韩生呼吸一窒!

一锭银元宝在手,他却是感觉到,这一切的发生,是那么的不真实,宛若在梦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