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1 白素

穿入宁采臣 101白素

即使他卖字画,他一年也是赚不了那么多。何况才是一天的时间,他能够不惊讶吗?他更加是惊讶宁采臣的行为举动,怎么会无端一下子要将他所有的字画全部买完?似乎很明显,似乎在救济他。

这下子,韩生心中可是不淡定了。微微颤颤接过了银子,双手在哆嗦,“宁公子,即使你要买完我所有的字画,还是用不了这么多银子的。不妨宁公子到我寒舍一趟如何,看看能否找些碎银给你补上一些。”

见韩生如此客气,宁采臣只好对他说道:“韩兄,你也用不着那么客气!这些银子,理应是你所得,你也不要推脱了。想必你家生活过的并不如意吧?居然韩兄有盛情要求,如此就劳烦韩兄了。”

“不敢!宁公子客气了!能够请到像公子这样的贵人,我韩生可是三生有幸呢。”韩生心中甚是激动。

原本,他以为,像宁采臣这样的书生,历来都是高风亮节的,怎么会与他这般落魄的人有交集,可事实就是宁采臣丝毫没有任何架子,从头到尾,都是一脸淡淡的笑意,温润如玉,儒雅得体。

“嗯,居然我们如此投缘,那么就不要一个宁公子左右称呼了,我表字清逸,你大可叫我清逸即可。”

“清逸?清逸洒脱,这表字取得好。”

两人一直站在摊位上热聊,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好友般。

“清逸,你可否等我一下,我去买些吃食……”韩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撇了一眼宁采臣。

如今又贵客临门,即使生活在怎么寒酸,也不能委屈了客人才是。

“无妨,不如我们一起走吧。”

宁采臣也不矫情,一揽抱起了桌上的所有字画,大步朝前走去。身后的韩生,不禁是摇晃了一下脑袋,这宁采臣却是一股真性子。

能够与宁采臣相识交好,韩生宛若是做梦般。

他们花去了一些时间,在市场上购买了一些吃食。然后他们拐到了一家米店铺,望着店铺中那些白花花的大米,韩生无端的停下了步伐。

他可是在犹豫,是否要购买上一些。毕竟家中的米缸,可是见老了底。刚才是买上了一些吃食,可是家中妻儿的伙食,尚未有着落。

一眼,宁采臣立刻看出了韩生的窘迫,挥手将米店铺的伙计招来,让他备齐了一大袋米,然后再跟韩生所有了住址,对着伙计云云一番后。

韩生才是彻底的明白过来,宁采臣可是在给他购买大米啊!他一下子就是反应了过来,想要去阻止。

可是那时候,宁采臣已经付账完毕,店铺中的小伙已经是抗着一大大米丢在了推车去,正等着准备起程。

韩生话语道嘴边,只好吞咽了下去。

不过,他双眼中,可是有些湿润。可以说是,宁采臣就是他的大恩人。假若今天不是因为宁采臣的话,那么他的字画一定到了现在,都是卖不出去一副的。家中的妻儿,只能是饿上一天的肚子了。

“清逸,你的恩情,我……”韩生言语哽住,往下的话,他无法说出来。

宁采臣笑笑,说道,“没事!就当我今天你借我的如何?”

见了韩生的窘态,宁采臣只好顺着他,给了他一个台阶下。因为宁采臣知道,一般的读书人,他们的自尊心特强,根本不会轻易的接受他人的施助,即使饿死,宁可是不食嗟来之食。最后终于饿死了,也要保个名节。

所以世人都说,穷酸秀才,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其实,对于韩生的生活窘迫,宁采臣心中有了颇多的感慨。假若不是因为燕赤霞的嘱托,或许,他不会跟韩生有任何交集。如此,他更不会去关注他,这人的生活过得如何,贫贱或者富贵通通都与他无关。

居然要做了,那么就要做得最好。

“韩兄,你看日头偏高了,我们该是回去了吧?”见韩生在发愣,而一边候着的小伙也是有些不耐烦了,宁采臣轻声说道。

韩生面色一囧,赶紧是一脸歉意说道:“抱歉!我们走吧。”

推车的小伙,吱呀的推着车子,赶在了他们身后。

三人穿过了一条长街,一直到了长街的最末端,然后拐上了一条小道,前方中,出现了一座低矮的庭院。

庭院有护栏,腰身高度。护栏上,挂着一些菜干。

“小天!爹爹回来了!”

一旦到了自家的院子,韩生好像焕发了另外一个人,之前,他身上的颓废,还有他的眉头紧锁,完全是不见,取代而至的是一脸的笑意,散发着一个当家男人大丈夫魁梧模样。

“爹爹!终于回来了。”

不一会儿,立刻从低矮的房子中窜出了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,连跑带跳的窜了出来。小男孩一下子就扑进了韩生的怀抱中,路出了半个脑袋,一脸怯生生的望着宁采臣一眼,一双晶莹的目光中,均是是一片好奇。

“爹爹!小天肚子饿了。”小天吧唧了一下嘴巴,差不多是一天的时间了,从爹爹出去之后,他至今都没有一粒米下肚子。

小男孩就是小天,宁采臣知道的。在来之前,他已经从燕赤霞那里得到了一切,关于韩生一家子的情况。

“小天,对不起!都是爹爹无能,让你从小就跟随着爹爹受苦!不过小天放心,爹爹今天得到了贵人相助,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熟食鸡腿,赶快拿去和娘亲享用吧。”

看着自家的孩子,一脸面色蜡黄,由于从小便是缺少营养,周边的孩子彼此同岁,每个都是高出了孩子一个跟头来。

作为父亲的韩生,他心中那个悲苦,他是无从诉说。生活的清贫,他的无能,至今都无法给妻儿一个温饱的生活。

“娘亲,赶快出来!爹爹买回好多的食物。”

小天可是小孩子性情,一旦见到大包小包的吃食,他一张苍白的小脸,立刻笑容灿烂,天真无邪。

“来!小天,赶快见过恩公!”

韩生一扯,立刻将小天拉到了宁采臣跟前,“叫恩公好!”

“别!韩兄,你这样做,倒是让我浑身的不自在。韩兄,你若是在如此客气的话,我可是会扭头便走。”

宁采臣知道韩生的秉性,书生落拓,自尊心超强。

“小天,你可以叫我大哥哥即可!”宁采臣一时间,也找不到合适的称呼,“大哥哥”目前是最适合的,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小童而言。

“嗯!大哥哥安好。”

小天施施然对宁采臣行了个礼,有模有样,应该是韩生寻常就教导他如此般。

“嗯!小天也好。”宁采臣淡然一笑,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。

小天也不躲避,反而是睁着一双大眼睛,好奇的将宁采臣上下扫视了一遍,最后,他无端的冒出来一句话:“大哥哥,你长得好好看哦!小天要是女孩子的话,将来一定会嫁给大哥哥的。”

童言无忌!

人妖结合生出来的孩子,真的是那么可爱?宁采臣可是被小天的话给逗乐的难以自拔。

“小天!你胡说什么呢?以后这些话可不能在说了。”韩生面色一抹歉意,赶紧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清逸兄,不好意思了,小孩子心性,让您见笑了,来,赶紧屋里坐。”

韩生把宁采臣迎进屋子中。

一个秀气,端庄的女子立刻迎面走来,对着韩生低了一声“相公”后,她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宁采臣去。

她,就是鲤鱼精?白素?

同时,宁采臣的目光也正好与她对视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