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2 秃驴

穿入宁采臣 102秃驴

“清逸兄弟,她便是我内人白素。素,这是宁公子!来,里面坐,寒舍简陋,还希望清逸兄弟莫要见外。”韩生一脸歉意,对着宁采臣说道。

“白素见过宁公子!”白素并没有一般女孩子家的娇气,落落大方对着宁采臣施了一礼。

宁采臣淡然一笑,收回目光,“嗯!你们都客气了。”

宁采臣刚是落坐安定,小天立刻黏乎上他,扬起了一张笑脸,认真的看着宁采臣问道:“大哥哥,你是做什么的?我看你穿的这身衣服好漂亮的说,要是小天能够穿上一次新衣服的话,那该有多好。”

都说童言无忌!童言天真。

宁采臣目光一扫视,落在了小天身上,苍白的脸色,瘦弱的身子板,他身上套穿着的衣服,好像是有些过大了些,与他瘦弱的身子板有些不相称,而且,衣服上竟然还打上了几块补丁。

唉……

这家子,他们到底过的什么样什么样生活?怎么会清贫到如此严重的地步?瞬间,宁采臣心中有些犯酸。

“大哥哥,你怎么了?难道是小天说错什么话了吗?惹得大哥哥生气了?”小天盈盈目光一闪,接着问道。

见此小天如此认真,宁采臣赶紧是神色一晃,按下了心中的发杂情绪,抿唇一笑,展露了一个笑容:“嗯!大哥哥没事!大哥哥现在正在学堂中读书……”

“真的吗?其实我也很想去学堂进学,但是爹爹说,家里拿不出银子给学堂中的先生,所以……”小天不安的瞥视了一眼韩生,话语低低的再也说不下去。

韩生,白素夫妻看着自家孩子如此委屈,他们的心中,甚是不好受。

按理说来,白素是鲤鱼精。她居然是鲤鱼精,自然会使上一些妖术了。一个会妖术的鲤鱼精,想要改善家中的生活,对于她而言,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吗?

答案的确是轻而易举!可是韩生却不允许白素使用妖术!毕竟,他娶了一个鲤鱼精,已经是震撼世俗了,在让妻子使用妖术,从而谋取一些不义之财,依照韩生身为读书人的秉性,他万万是不能接受的。

白素也是曾经动过那个想法,可是后来,被韩生怒斥的拒绝,从此以后,白素就没有动过那个念头了。

她是鲤鱼精,身份异常敏感,一旦动用了妖术,很有可能,她的身份就此会暴露,从而招来一些道士和尚,或者驱魔人,将她诛杀。那个代价,可是巨大的。

家中的一日三餐,都是难以维持,作为妻子的白素,她心中也是不好受。看着丈夫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出去售卖字画,可一天下来,温饱都是难以解决。白素泯灭的念头,总是在她心中苦苦的挣扎着。

现在的世道,民不孪生,贪官大鱼大肉。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只要她使用了幻术,潜伏进一大户人家取上他们的一些零头,足以大大改善了他们的日子。

可是白素却不敢轻易的迈出那一步。丈夫曾经对她的怒斥,她可是历历在目。

可这样的清贫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她倒是无紧,可是小天,他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她这个做娘亲的,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挨饿受冻,心情自然是不好受。

宁采臣瞥视了一眼正在沉默的韩生夫妻。而身边的小天,还是一脸好奇的盯着他看。

宁采臣唯有是借故说道;“韩兄,我看小天如此可爱,一下子便是喜欢得紧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我携带他去集市逛逛如何?”

小天一听这话,可是高兴坏了。跟着这么一个温玉的大哥哥去逛街,而且还说不定,大哥哥会送他一些小小的礼物。

于是,小天立刻欢喜说道:“爹爹,娘亲,你们就答应嘛!小天要跟随大哥哥去,你们说?好不好?”

天下父母亲的,谁都希望自家的孩子过得安好。

对于宁采臣的建议,韩生白素夫妻,他们还能说什么?唯有是答应了。

“爹爹,娘亲,谢谢你们!大哥哥,我们走咯。”小天一脸欢喜的扯动了宁采臣的袖子,欢快的不得了。

“那么韩兄,韩大嫂,我这便去了。”

宁采臣携着小天,告辞了韩生夫妻,悠悠步伐离去。

屋子中。

韩生看着远处不见了踪影的宁采臣,他看着白素问道:“素,你觉得他这人如何?”

白素眉目一闪,说道:“谦谦君子,一身正气凛然,方才,他看着我的目光,有了那么一丝探寻的意味,我还以为,他发现了我的真身呢。夫君,日后你应该多和他交往,我看此人不简单,想他现在尚未到礼冠的年纪,已经是名动我们整个浙江了,这样的人,可是前途不可限量的。”

“咦?连你也这么认为?”韩生有些惊讶的看着妻子。

白素抿唇一笑道:“哼!只有夫君才傻乎乎的看不出来!难道夫君没有觉得这事情可是有些蹊跷吗?”

韩生面色一愣,可是不知道白素的话中之意,所指何事。赶紧,他立刻追问道:“素,你这话时什么意思?难道说,这宁采臣他可是故意的接近我们?难道他要对我们不利吗?遭了!小天他……”

看着韩生一脸紧张,白素立刻打消了他的紧张念头,“夫君,瞧你说紧张的成什么样子?放心吧!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即使这全世界的人都想好害夫君,宁采臣就是唯一一个不会伤害夫君的人。”

“素,你这话我不明白。”韩生忽然间就疑惑了。

宁采臣给他的感觉,忽然是有些高深莫测。

白素目光一撇,淡淡说道:“虽然现在,我不知道他因为什么目的接近我们,但是,我可以看得出来,这宁采臣真的是值得夫君要深交之人。夫君难道忘记了吗?今天不是他有意接济你的吗?这样的人,又是怎么会伤害我们?”

“哦!看来,还真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唉!可是,你也知道,我现在不过是一个落魄的秀才,连养家糊口都成问题,人家又怎么会……”

韩生的自卑,作为妻子的白素,当然是看在了眼中。

回想当初,他们相识,白素就是冲着韩生拥有一颗向善之心,才是决定下嫁给他为妻,过着清贫的日子。

日子在怎么艰苦,他们不都是都熬过来了吗?再说了,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共同的孩子,即使日子在怎么难熬,他们也得过下去。

“对了,你刚才说,宁采臣可是有意要接近我们的?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?”韩生心中很疑惑这个问题。

白素想了一下子,只好摇头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!不过夫君请放心吧,或许,是我想多了吧。好了,我们不说这些了,赶快做饭去吧,待会儿他们就回来了!怠慢了客人,可就是罪过了。”

两夫妻,并肩进了低矮的厨房。

“施主!请留步。”

宁采臣携着小天赶去集市,却是在半道上,被一个和尚模样的人给阻拦了下来。

看着眼前的和尚,宁采臣面色一僵!果然,燕赤霞说的没错,韩生一家子,白素的身份,看样子可是要暴露了。

而这和尚来此的目的,便是要诛杀白素的吧?

宁采臣携着小天,不动声色的盯着和尚看了一眼,问道:“敢问这位大师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施主有礼!贫僧法照,能否让我看看那小孩子。”

法照?就是那个老秃驴?终于来了么?

小天是人和妖结合生下的孩子,宁采臣现在不能确定,小天的血统,到底是一半人,还是一半为妖。

他可是不能冒这个险。

对于老秃驴的请求,宁采臣立刻拒绝说道:“哦!非常抱歉!他从小就惧怕生人,生人勿见。”

宁采臣说完,下意识的将小天拉到了他的后身去。

“呵呵!这样么?那就由不得施主了。”

竟然来硬的?宁采臣目光一闪,射出了一抹阴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