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3 斗法

103斗法

宁采臣可是想不到,法照会在突然间发难,他探手抓来,宛若是毒蛇般的迅速,叫人躲闪不及。假若是一般的寻常人,自然无法躲避而开。只是因为,法照的举动,又快又猛,看样子,他似乎要把宁采臣的肩膀给卸下来。

不过法照他是失算了。

宁采臣并非是一般的书生。法照的大手一探来,宁采臣挥手一挡,外人看似寻常的一个举动,但只要明眼人一看,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宁采臣这一挥,可是打出了七分的内气。居然和尚要来个下马威,他只能还回去,狠狠的给他一个痛击。

碰!

如宁采臣所想的那样,法照起了轻蔑之心,因此,他被宁采臣顺手一带,反而是步伐后退了几步,他挑眉,一脸复杂的盯着宁采臣看。

“呵呵!原来施主身藏不漏,贫僧可是眼拙了,差点就要吃大亏。”法照双目一凛,一撇目光,锐利的射来。

宁采臣毫无畏惧之心,只是他又些担心身后的小天,会承受不住秃驴的寒气逼迫,他赶紧低头对着小天说道:“小天,你速速跑到那大树后去,记住了,千万不要乱跑。”

“好的!大哥哥,你也要小心。”小天虽然年纪小,可是刚才,他好像也发现了一些不祥和的端倪,不安的看了宁采臣一眼,立刻小跑离去,寻了路道边的大树去了。

“和尚,说吧,为什么要为难我们?”这一句话,宁采臣可是明知故问了。

和尚来此的目的,本来就很简单!为了诛妖,为着白素而来。

法照悠悠一笑道,“我看你不过是个书生,贫僧奉劝你一句,有些东西,你所见到的,并不是那么一回事!小心你的双眼欺骗了你自己。呵呵,到头来,可是要吹亏的。很有可能,你会因此丢掉了自己的小命。”

和尚的另有所指,宁采臣心中早已经是澄明,先前,他还想要跟和尚磨磨嘴皮子,兴许能够让他放弃了诛杀白素的念头,可是如今看此形式,根本是没有必要。

和尚好管闲事,真该打!

宁采臣随之淡然一笑:“我说和尚,你不在你的寺庙中吃斋念佛,跑来这里做甚?这世间中的又些事情,根本与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你不觉得,你这样做,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?别太把自己当根葱,其实你连跟葱都不是。”

对于宁采臣的独特骂人方式,和尚也不恼,他悠悠说道:“看来施主可是要阻挠贫僧了?”

一听这话,宁采臣可是为之气急。他阻挠和尚?这还有天理么?他好端端的走着,无端的窜出了一个和尚来,说是要某某这,某某那的。

宁采臣立刻失去耐心,冷冷对着法照说道:“哼!不都说和尚四大皆空吗?遁入了空门,凡间的事情与你何关?何须要你来多事?”

“好得很!施主!那么贫僧只好得罪了。”

法照身子一闪,他对着宁采臣掠了上去。

和尚的速度极快,快如闪电,步伐生莲。又是探手的一抓,切上了宁采臣的门面。看着和尚连番两次的对他进行了攻击。

即使宁采臣脾气再好,他也会生气的。

当下,宁采臣寮步一闪,掠过身子,折断了一根树枝,以剑之用。以枝当剑,宁采臣并非第一次。

上次,在风陵渡口中,他便是凭着手中的枝条,一举挫杀了那些刺杀他的黑衣人,基本是一击毙命。

“书生!身手不错。”

法照见宁采臣折下了枝条,他也改变了攻击的方式,立刻脱下了他的外衣袈裟,顺手一带,顿时,一股旋风平地而起,卷起了一个空洞,一道幽光在空洞中无端生成。

宁采臣预知厉害,丝毫不敢怠慢,舞动着手中的枝条,瞬间,凭借着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兵道,立刻召唤出了少量的阴兵,覆空压来。

嗷……

道与道的碰撞,法与法的撞击,破碎一空激烈展开。

“阴兵?你这书生竟然能够随意的召唤?”

法照面色大变,他大手一覆,立刻将袈裟铺展而开,顿时,和尚手中的袈裟,扑空的一展,立刻形成了一道坚厚的金光,将散布在半空中的阴兵完全给吞噬了去。

好一招“孔雀展屏”,宁采臣算是见识到了和尚的厉害。

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兵道阴兵,居然是无法奈何得了他?这秃驴的法道,果然是高深莫测。宁采臣知道,假若他继续与和尚斗法下去的话,他必败无疑,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。

因为他的《天罡九字诀》不过才是得以晋升到了兵道,连兵道中的阴兵,都不能抗衡和尚的法术,余下的,他能够凭着什么手段取胜?

只有他鸿塔中的“神仙索”,或者是燕赤霞尚未拿走的仙葫。这两样法宝,兴许能够对付和尚,对抗他的法道。

“呵呵,书生,我看你不过如此!”

法照翻手一端,那展开半空的袈裟,立刻披在了他身上去,“你还有什么本事,尽管使出来吧!好让贫僧见识一下,你这书生是如何的了得!”

哈!

真的是狗眼看人低!这秃驴真的就这么看不起他?

宁采臣双眼一眯,也不生气,而是慢悠悠说道:“不要看不起人,知道吗?和尚,只怕我一旦露出了真本事后,你就要倒大霉头了!”

“呵呵!无妨!贫僧还真想见识一下。”法照回敬了宁采臣一个笑容,他丝毫就没有把宁采臣的话听进去。

书生的本事,他刚才已经是见识过了,不过就是一般般而已。会耍点小手段,逞点嘴皮子,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,成不了大器。

一个人,当要自大起来的时候,首先要问自己,够不够那个资格,或者换另外一句话说,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!

宁采臣听了法照的反讽之后,他立刻不动神色的启动了神识中的鸿塔,将“神仙索”取出,一绳在手,管你是如何厉害的妖魔鬼怪,或者法术高深的神仙,“神仙索”一出,当该诛杀所有。

法照见着宁采臣瞬间手中,便是多出了一根金光闪闪的武器来,他眉目一闪,心中忽然是涌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。

“书生!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法宝?”这一刻,法照再也不敢托大了,匆匆瞥视了宁采臣一眼,他立刻起了防备之心。

看着和尚的一脸忌惮之色,宁采臣依然是不动神色说道:“怎么?难道你刚才忘记我说过的话了么?我若是展露了真本事的话,那么你就会倒大霉的!呵呵,可惜你这秃驴明白的有些晚了!”

“混账!你竟然骂贫僧秃驴?”

法照也是生气,面色一阵冰寒,“管你是什么法宝,今天,贫僧非得好好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书生不可!好让你明白,什么叫做尊人礼貌。”

“呸!就你这满口假仁假义的老秃驴,你还真没有那个资格跟我讨论什么尊人之道的道理!你不配!”

“啊呀呀!好嚣张!好狂傲的书生!好好好!今天,让你见识贫僧的厉害!”

法照可是被宁采臣气得不轻,袈裟在覆空一展开,无端的形成了一道屏障,看样子,他打算是要将宁采臣罩住。

宁采臣也懒得继续跟和尚费口水。

趁着和尚没有启动法咒,宁采臣立刻将手中的“神仙索”掷空一抛,风声一动,咻的一下,“神仙索”立刻像一条毒蛇般,袭上了法照去。

那端的法照,他亲眼看着宁采臣覆抛出了一根腾空而起的绳子,直直的朝着他掠来。

法照抿唇一笑,他并没有躲闪,而是探手的朝着那绳子模样的法器抓了上去。

可惜的是,只能听见法照“啊”的一声惨叫后。

事实并非如他想象的那样般,他能够赤手空拳抓上了那金光闪闪的法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