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4 顾虑

104顾虑

“神仙索”能够捆绑天下间的万物,可谓是神通广大。

法照吃亏,是吃亏在他的自大上。他对宁采臣起了轻蔑之心,最终才狼狈的吃了苦头。

法照探手欲要抓上去,最后却是被“神仙索”如同一张大网将他给罩住,捆绑的结实,叫他无法动弹。

此刻,法照才是知道,他已成了网中之鱼儿,阶下囚了。

“大哥哥,你好厉害!嘻嘻!和尚秃驴也好厉害,不过还是打不过大哥哥。”

小天一下子就从大树后窜了出来,围着法照欢快的叫道,“大哥哥,小天想学法术,你教教我好不好?”

小孩子天性,好热闹,尤其是新鲜的玩意。

宁采臣揉了一下小天的脑袋,抿唇一笑说道:“回去后,大哥哥就教你一些好玩的东西。”

“好哇!大哥哥是除去了爹爹,娘亲之外,是第三个对小天最好的人了。”小天立刻是一脸热情的粘乎上了宁采臣,不离左右。

“哼!书生,你想怎么处置贫僧?”法照黑着一张脸色,满脸阴寒。

身为得道高僧的他,今天竟然想不到,他会栽倒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手上,这对于他而言,本来就是一种耻辱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,不经意的撇了一眼法照,“怎么处置你?呵呵,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。毕竟我和你,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我何须为难你?开!”

宁采臣一覆手,立刻收起了“神仙索”,然后,他再是对着法照说道:“和尚,你走吧,我不想为难你!趁着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,有多远,就给我滚多远!不过你也给我记住,我居然能够捉你第一次,那么就会有第二次,还是那一句话,有些事情,最好不要太过于执着的好!你好自为之。”

“你肯放我走?”法照一脸复杂的盯着宁采臣看了好一会儿,他的目光一直在闪烁不停。像是在犹豫,又好像是在思考某些事情。

法照沉默了一下后,他也不言谢,一转头,匆匆离去。

“大哥哥,那……和尚秃驴走了,他以后还会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?”小天年纪虽小,可他的思维却是非常的活跃。一些事情的利弊,他也能够看出一些端倪。

宁采臣神色一愣,对于小天的问话,他心中微微吃惊。难道小天使因为人与妖结合所出,因此,他可比一般的同龄孩子早熟?

“嗯……这个,我想应该不会了。”宁采臣对于小天的所问,只能是含糊的应付了过去。

他自然知道,和尚不会轻易的放弃诛杀白素。白素为妖,他为道,道与妖,本来就是相互冲突。水火不相容,彼此对立。

“唉!我看事情看不会那么简单!看那和尚离去的那一抹不甘眼色,我就知道,那秃驴不会轻易放弃的。嗯,我想,以后说不定会有麻烦了。”小天眉目拧起,叹息了一口气,一副小大人模样。

看着小天一副小老头样子,宁采臣立刻轻拍上了他的脑袋,“走吧,我们去集市逛逛。”

一说到去集市,小天立刻又是回复了他少儿的欢快,扯住了宁采臣的衣袖,“嗯!那大哥哥,我们走吧。”

宁采臣之所以带小天去集市,不过是因为他说的那一句话:“大哥哥,若是小天能够穿上一次新衣服的话,那该有多好。”

回想起着话,宁采臣的心中,依然是少许的泛酸。人的一生中只有一个童年,如此就不要留下遗憾。

半柱香的时间,宁采臣携带着小天来到了繁华,喧嚷的大街上。

第一站,宁采臣便是为着小天置办了几套崭新的衣服。一套新衣服试穿在小天身上,这孩子的一张脸蛋,可是堆笑如花,乐不可支。

衣店的掌柜,见有生意上门,也是一脸殷切的跑前跑后,任由着宁采臣所选小天中意的款色。

这下子,可是把小天给高兴坏了,这也摸摸,那也摸摸,一刻也舍不得松手。

“小天,这些衣服的款色,喜欢吗?”宁采臣低头问道。

小天一张脸色可是涨得通红,他立刻点点头,异常高兴说道:“嗯!喜欢!都喜欢!可是大哥哥,这些衣服很贵的!我们……还是走吧。”

唉……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少小年纪都那么懂事了,还真是难为了他。

“放心吧,大哥哥可是有银子,只要是小天喜欢的,大哥哥都买给你好不好?”如此乖巧懂事的孩子,宁采臣可是越看,越发现,小天真的是讨人欢心。

“额……这样啊!那……就依照大哥哥的话了。”小天眼睛一眨,可把他乐坏了。

“呵!你这小鬼头,原来刚才可是在套我的话啊?算你滑头。”

随后,宁采臣花去了差不多一贯的银子,给小天置办了几套四套不同款色的衣服。紧紧的抱着那些衣服,小天第一次感觉到,他的童年中,从来没有像今天那么快乐过。

一大一小,继续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中。而宁采臣,尽量的满足着小天所有要求。既是要尽兴,就不要有所顾虑。

人生匆匆几十载,疯狂上那么几回又是何方?

直到日头逐渐偏西。

宁采臣才是携着小天满载而归了。

他们一进院子门,韩生,白素早已经在那么等候他们了。

两夫妻看着小天大包小包的挎着,小脸乐不可支的样子,韩生夫妻知道,又是让宁采臣破费了。

他们心中,可是有些愧疚。

说真的,孩子长那么大,他们都没有给小天置办过一件新衣服,逢年过节,穿着都是半新陈旧好心人赠送。

“爹爹,娘亲,我们回来了!你们看,大哥哥给我买了好多的新衣服。”可别看小天年纪小,小小的胳膊,挎着大包小包的,又是走了一段相当长的路程,他也是不觉得累。

“嗯!那小天,你谢过大哥哥没有?”韩生心中一阵温暖,随后却是一阵心酸。因为小天的那一抹满足的笑容,叫他这个做父亲的尽责不到一个父亲的责任。

“嘻嘻!早就谢过了!大哥哥,你说是不是?”小天甜甜一笑,对着宁采臣撇视了一眼。

“嗯!”宁采臣颔首点头,表示赞同。

“清逸兄,孩子的事,又让你破费了!真的……不好意思。”韩生一抹歉意之色,言语中尽是一片支吾。

宁采臣的如此慷慨,韩生能不感恩吗?假若韩生不是因为顾忌到他也是个读书人的身份,或许,他会对着宁采臣跪下去,碰碰的磕起响头来。

小天忽然说了一句话:“爹爹,娘亲,你们知道吗?我刚才和大哥哥在半路上,被一个秃驴和尚给纠缠住了,可是大哥哥好厉害的说,最后把和尚打跑了去!”

和尚?

白素在众人身后,她面色顿时一变。

而韩生,他也是不安的看了一眼苍白脸色的白素。见了这一幕,宁采臣只能是佯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“哦!是这样啊?那么,那……和尚他为什么要为难你?”韩生赶紧对着小天追问了一句。

小天歪着脑袋,认真的想了一下,说道:“和尚倒也没有说过什么奇怪的话,他就是想要看看我,我就觉得奇怪了,不都是一双眼睛,一个鼻子,一个嘴巴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小天!来,跟娘回房间去。”

白素疾步走了过去,携着小天,对着宁采臣歉意一笑踏进了屋子。

“清逸兄,这事情,真的是麻烦你了。”此刻,韩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因为白素的身份,韩生可是担心,宁采臣会发现一些端倪。

白素是妖,世人的眼中,注定是容不下这精悍世俗的事。

何况,宁采臣还是一个书生,假若他知道了自己娶了一个妖精为妻的话,他们刚结交的情谊,定然会随之崩溃瓦解。

韩生,他真的是很担心,这得来不易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