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5 又见连成

穿入宁采臣 105又见连成

韩生的担心,宁采臣一眼即刻明了。其实,对于韩生,宁采臣除去了同情之外,则更多的是钦佩了。一个读书人,敢于娶妖精为妻子,单单是韩生这一份胆量,他们的人妖结合,已经超出了爱情的界限之外,不能不让人佩服。

当年的许仙,他在不知道白娘子是蛇精的情况下,才是娶了她;而韩生,他却知道了白素是鲤鱼精下娶了她,此两者可是有着明显的不同。

进了屋子,韩生尽了一个地主之余。桌子上,炒有几个菜肴,主次落座后。

宁采臣看着这个清贫的家,他可是没有一点食欲。

韩生发现了宁采臣好像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他便是问道:“清逸兄,莫非你心中有心事?我看你眉宇中宁愁不散,不妨说出来听听。”

“额……不知道韩大哥将来有什么打算呢?”韩生的岁数比起宁采臣来可是大上了一轮,宁采臣称呼他为一声大哥,并非有什么不妥之处,反而是更加贴切,拉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韩生一听宁采臣这话,一时间,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。他是个无用的书生,手不能拿,肩不能挑,日子过的十分清贫,让妻儿跟着他一起受罪,这一直都是韩生心中的一块心病。

宁采臣见韩生沉默不语,想必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

“我有个极好的建议!我方才看了韩大哥的书法临摹不错,其实可以开一家专事售卖字画的店铺,如此一来,韩大哥就不用每天都出去摆摊了。至于经费的话,这个你也不用担心,我可以垫付上去,就是不知道,韩大哥是否愿意做这个当家的掌柜了。”

宁采臣的建议极好。

专事售卖店铺的字画?从前,韩生也是有这个念头的!只是他连生活中的一日三餐都是无法给足,他又是何来多余的银子?置办所需要的东西?

如今宁采臣再度提起,韩生不禁是双目一亮,言语甚是激动:“可是,清逸,你想过没有,开一间店铺,可得要盘下一处门面,如今市场上的市价,非常昂贵的!而且,我也知道,凭着我做出来的字画,根本是售卖不出去的。”

韩生的担心,不是没有道理。他的字画,本来就不值钱,一副字画的售价,不过是几文钱而已,而且还经常一天一副也卖不出去。

“莫非韩大哥忘记了,最后不是有我吗?”宁采臣立刻消除了韩生的担忧。

如今宁采臣随便题字一副字画,市场上的售价,已经高过了拓跋流云。读书人,他们都以宁采臣的字画为傲,相互的争取购买他的真迹。

只是这段时间,宁采臣很少动笔题字。那些钟情他字画的学子们,每天几乎都要往专以售卖字画的书店去逛上几遍。

他们可是希望,能够在第一时间之内抢购到宁采臣的字画。

“宁采臣”热,可谓是一字值千金。

韩生蓦然是一拍大腿,高兴的站了起来,“对呀!我怎么忘记了清逸!你的字画,可是全城热啊,那些学子们,据说,他们每天都是往各大售卖字画的书店逛悠,希望能够买到你的一副字画!”

韩生眼巴巴的瞅看了宁采臣一眼,若是他的书法能够得到宁采臣的三分之一天赋,韩生即使睡着勒也会偷笑中。

未到冠礼的年纪,他的名望,早已经是超越了那大书法家拓跋流云。想起白素之前对他说过的话,宁采臣前途不可限量,夫君应该要多多与他交流,若是能够取长补短,终生都会受益无穷也是说不定。

素的眼光,真的是慧眼如炬!

韩生心中,一直在翻滚腾腾。

“嗯!我看着事情若是韩大哥没有异议的话,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,明晨我再来,我看天色已经不早了,就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宁采臣站起来告辞,韩生一直将宁采臣送到了院子大道外,看着宁采臣的背影,一直消失在大道尽头,他才是转身回去。

宁采臣惬意的走在大道上,可是当他经过胡同的拐角处后,他便是发现,周边中的气息,忽然是骤冷了下来。

有人跟踪他?而且还是个女人?

宁采臣已经嗅觉到了一丝女人的气息味道。为此,宁采臣站在胡同的一端中,他再也不走了,目光一扫视,说道:“女人,出来吧,别玩这种小把戏!”

“哼!臭书生!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来人,竟然是宋连城?

宁采臣心中一惊!他知道隐藏在暗处,跟踪他的人是女人,可他可是想不到,来人竟是宋连成。这个女人,好端端的要跟踪他作甚?

宁采臣摸了一下鼻子,一脸好奇的盯着走来的宋连成,“怎么会是你?呵呵,真想不到,一个堂堂知府千金,怎么也玩起这跟踪人的把戏了?”

“怎么?不行吗?哼!我喜欢,要你管!”

宋连成嘴巴一撇,目光又了一丝幽怨,“我不过是很好奇,你为什么要去保护那家鲤鱼精?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?”

这事情,宋连成她怎么也知道?

对于宋连成冷不防的一句话冒出来,宁采臣更加是吃惊不已。

“怎么?是否感到很惊讶?其实,我告诉你,我在很早以前就注意他们一家子了!那男人叫韩生,而且还是一个没用的男人,真是可惜了那鲤鱼精,嫁给了那么一个窝囊的男人!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为什么要去帮助他们?莫非你可是抱着某种目的了?”

对于宋连成的质问,宁采臣其实真不想回答。

宋连成自小成长在官宦之家,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养尊处优,她那里知道,贫苦人家中的生活清苦?

而且,宋连成的性格还有些跋扈,专横。

以前,宁采臣对于宋连成心中一直不待见她,这千金小姐的脾气,他可是无福消受,而且也是消受不起。

可如今,他拜宋文豪为老师,依照关系而言,宋连成如今可算是他的师妹了。不看生面,也得看佛面。

“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?”宁采臣想要知道,宋连成很早就知道了韩生一家子的事情,白素就是鲤鱼精,那么,她会去对付他们不?

宋连成点头说道:“你这书生,有什么话就问吧!真麻烦!”

我凑!连问个话,都麻烦?这女人,还真是有多么奇葩?

当然这一句话,宁采臣只能是永远烂在肚子中了,“我想知道的是,你居然知道了这事情,那么你打算要怎么去对付他们?”

“书生?你没有毛病吧?我干嘛要去对付他们?哦!你以为我跟师傅学了法道,就是要诛妖的?他们是人,或者是妖,跟我有什么关系?他们过他们的小日子,我又不是和尚道士,我干嘛要去多管闲事?”宋连成面色有些不悦。

因为宁采臣的质问,看样子,她就是打算要去对付那家子似的。她心中,自然会有怨气了。

“啊!对不起了!看来是我多心了!你看,那日头都偏西了,你怎么还不回去,你就不害怕你爹担心你吗?”看来是误会了,宁采臣只能将话题挑开。

宋连成嘴巴一努起,说道:“我爹?他才不会关心我呢!他整天就和那老头子专研字画,哼!不就是一副破烂字画么?整天看来看去的也不觉得烦!都是你们这些书生,没事整个什么酸诗出来,无聊死了。”

看来宋连成真对书生很不待见。

两人一边说话,走出了胡同。

这女人,她该不会是纠缠上他了吧?

宁采臣眼睛一斜视,正好,宋连成也在看着他。

“这么说,今天你不打算回去了?”宁采臣好像猜测到了宋连成为什么要跟踪他了,感情是这小妞闲着无事可做,要来消遣他吧?

女人是老虎,还是少招惹为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