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6 蹊跷

106蹊跷

“我……”宋连城跺着小脚,看了宁采臣一眼,一副欲言又止。似乎,她心中有着千言万语,想要说出来,可是一时间,又是难以为情。

宋连城的扭捏模样,宁采臣就知道,小妞果真是要缠住他了。

“好吧,你若是真的没有地方可去,可以去我家搓一顿饭,去留由你决定,时间不早了,我也要回去了。”宁采臣抬头看了一下日头,更加是偏西。

“你真话是真的?”宋连城立刻是双目泛光,仿佛一小狗见到了骨头般,兴奋的不得了。

宁采臣神色一晃,往前走了几步,又回头说道:“嗯!真的!比珍珠还真,走吧!”

“嘻嘻!太好了,我就等你这句话。”

宋连城的落落大方,难道,这才是真正宋连城的秉性?宁采臣暗自摇头,有女相伴,一路回去倒也是不寂寞。

回到了院子,阿宝正在院子中淘米,见宁采臣回来,她对他打了一声招呼:“采臣哥回来了?咦?那是……”

阿宝满眼狐疑的盯着宁采臣身后的宋连城,忽然,她大叫起来:“你是连城姐姐?真的是你吗?”

走在宁采臣身后的宋连城,自从上次她意外的帮着阿宝打跑了几个流氓小混混,她们就相识了。

“阿宝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宋连城好奇的打量着此庭院,“真想不到,你这庭院还不错,别具风格,都快要赶得上大户人家了。”

看来,宁采臣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“嗯!我也觉得不错!原来你们认识啊?如此尚好,你们聊吧。”三个女人一台戏,两个女人唱双簧,宁采臣也不去打扰她们,挺身进了大堂。

“嘻嘻!连城姐,人都走远啦,你还看?”阿宝撇了宋连城一眼,见她目光一直追随着宁采臣离去,同是女人的阿宝,她心中立刻猜测到了一些事情。

顿时,阿宝心中微微一叹!采臣哥果然好福气,若是能够娶到像连城姐姐如此般的美人为妻的话,不知道伯母有多高兴。

“阿宝,你胡说什么呀?我哪有?”心事被人窥见了,宋连城蓦然是脸色一红,想要遮掩都是来不及。

“嘻嘻,那连城姐就当阿宝胡说了!嗯,阿宝要去做饭了,你去大堂歇着吧,厨房可是脏着呢。”

“不了!我也要跟你去。我才不要跟那书生呆在一起呢。”最后一句,宋连城说得很低。

“那好吧!”

两少女,一边走去,低低的说着一些高兴的话。

宋连城的到来,其实最高兴的还是宁母。何况,像宋连城长得如此端庄,标志的姑娘,更加是深得宁母的欢心。

对于娘亲,宁采臣并没有将宋连城的身份说出来,要是给娘亲知道了,宋连城便是知府家的千金,还不把娘亲惊吓的够呛?有些话,还是不说出来为宜。

晚饭的时间到了。

桌子上的三个女人,宁母,宋连城,阿宝,她们简直就是像是分别了多年的姐妹般,话一直说个不停。

反倒是一旁的宁采臣,他一句话也插不上。不过,宁采臣并没有那个心思,女人的话题,不是他们男人能够参与进去的。

吃了晚饭,宁采臣回了厢房。

宋连城有阿宝和娘亲陪伴着,也不至于是怠慢了她。

宁采臣刚是坐下,空气蓦然是一动,聂小倩就现身而出,一眼幽怨的撇了宁采臣一眼,悠悠说了一句:“还真是风流书生。”

“额......小倩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什么风流书生?难道是因为宋连城的到来?宁采臣吃了一憋,一时间,又是不知道怎么解释,为此,他只能佯装的拿起了一书本,装模作样的看起来。

可是,聂小倩并没有打算要放过他,就一直站在他身旁,怔怔的盯着他看。终于,宁采臣还是受不了聂小倩的怪异举动,说道:“我说你有什么话,就直接说出来,不要阴阳鬼气的在我眼底下晃悠行不?”

“阴阳鬼气?哼!我本来就是鬼嘛,当然是阴阳鬼气了!”聂小倩低低说道。“她不过是我的相识的一个普通朋友,你不至于这样不待见她吧?不过,我可告诉你,她可不是一般的女子,你最好不要去招惹她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这算是宁采臣对聂小倩的劝告。

宋连城是懂武之人,精通法道,而聂小倩毕竟是鬼体,以宋连城的精明,假若聂小倩真的是要去捉弄她的话,宋连城不可能不知道,他院子中隐藏着一女鬼。

对于聂小倩的秉性,宁采臣还是略知一二的。每逢家中来客,好动的聂小倩,她总是会去将客人小小的捉弄他们一番。不得已,宁采臣只能提前对聂小倩打了个预防针。

只是,对于宁采臣的话,聂小倩她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。

她嗖的一下子,身子便是隐遁。

唉……

但愿她能听进去。

宁采臣心情有些烦躁,早早的便上了床,衣服也不脱,直直的躺着,挺着像死尸。

另外一侧厢房。

阿宝正在铺上新的床单,这是宁母特意拿来的。说是家中来了客人,总不能让客人睡旧的被单。

“阿宝,你在这里住多久了?”宋连城问道,她目光,一直扫视在屋子的周边中,似乎,她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阿宝不明白宋连城的所问,如实说道:“自从我爷爷死后,我遇见了采臣哥,是采臣哥和伯母他们收留了我,嗯……到现在,好像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。”

“哦!这样啊,那么,这段时间以来,你有没有,比如我打个比方说,你是否会遇见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?”宋连城的一双眼睛,忽然是金光闪闪。

这一刻,她好像已经确定,在屋子中,隐藏着一些她不知道的东西。因为气息的**,再者,宋连城可是个学法道之人,她不会判断错误。

此屋子中,果然有不干净的东西。

咦?这不可能啊?忽然中,宋连城立刻否定了心中的想法。按理说来,宁采臣可不是一般的寻常书生,假若屋子中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道的东西,那么他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就知道的,除非……

除非是宁采臣故纵为之。

听了宋连城的问话,阿宝疑惑问道:“连城姐,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怪异的事情?我记得某天,我做了一些糕点,然后碟子中的糕点,无端的少了几块,我当时就被吓坏了,于是我就把这事情跟采臣哥说了,不过他最后告诉我说,一定是我看花了眼,我想,可能当时真的是我看花了眼。”

阿宝的话,宋连城更加是确定了心中的想法。

“连城姐,你该不会告诉我说,这屋子中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吧?”阿宝立刻是一脸神色不安的撇了四周,顿时,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
见阿宝受到了惊吓,宋连城赶紧是撇开了话题,“没的事!阿宝你不要瞎想,再说了,你的采臣哥,那书生,他的本事可是大着呢!若真有的话,早就被他诛杀了!”

“嗯!那么就好!我们睡……”

阿宝话没有说完,屋子中的煤油灯,忽然是“噗嗤”的一声,诡秘的熄灭。“啊.....”阿宝立刻被惊吓了一跳。

宋连城眉目一闪,她立刻顺着风动的方向,挥手一弹,然后是咻的一下,她立刻连续打出了三枚暗器。

叮叮!

暗器穿过空气,直直的射上了屋子中一角。

空气一动,蓦然起了一阵怪风,冲向了那敞开的窗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