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7 发现

穿入宁采臣

“阿宝,赶快把灯点上,你呆在这里不要出去,我去去就来。”

宋连城说完,她立刻朝着大门掠了除去。宋连城已经认定,方才,她打出的几枚暗器,一定不是虚打,而是真的击中了一些东西。单单从那一阵怪风涌向了窗户去,然后急速的隐遁,肯定有古怪。

碰!

一道响声,将躺在床榻上的宁采臣可是惊吓的不小。他赶紧一个翻身坐起来,一眼就瞥见了聂小倩一手捂着肩膀,脸色一片苍白出现在他的厢房中。

看此情形,宁采臣立刻暗暗叫一声不好,这鬼丫头肯定是闯祸了。

宁采臣不由得是面色大变,“小倩,你这是……”

“采臣哥,救我。”

聂小倩一下子就向宁采臣扑倒了上去,半个收个身体就趴到了宁采臣的身上去。顿时,宁采臣立刻嗅觉到了一股少女的处子香味,缠绕在鼻息中。

“你又去闯祸了?”这鬼丫头,怎么就不听话呢?聂小倩的身体,有些冰冷,宁采臣还记得,上次在城外中,黑山老妖大战中,聂小倩意外受伤的事故,他可是牺牲了自己的五年寿命,而这一次,又是咋整?

踏踏……

这一刻,宁采臣已经感受到,正有人朝着他的院子走来,听着脚步声,非常急速,看样子,一定是寻着聂小倩而来。

权宜之计,只能将聂小倩隐藏,这才是首选之策。因为目前,聂小倩的身份可是不能曝光,从而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要将聂小倩放进鸿塔中,可是不现实。此刻聂小倩,看她如此虚弱的样子,她已经无力在遁身进入。那么,只能暂时将她收进仙葫中。

宁采臣神识一动,立刻将放置在鸿塔中的仙葫给取出,念动了咒语,速速将聂小倩收了进去。

宁采臣刚刚是做完了这一切,立刻听见房间大门,被人一阵急速的敲动。

“谁啊?都这么晚了,人都已经歇息了。”

宁采臣暗暗吸附了一口气,佯装问道。

“是我!宋连城,我有些事情,你先开门在说。”门外,想起了宋连城的话。

看样子,不开门,是不可能的了。

此刻,聂小倩已经被收进了仙葫中,宁采臣也无需再担忧。

开了门,却见宋连城一脸严肃,她目光,不断的将厢房中扫视了一遍,立刻疑惑问道:“你刚才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?”

宁采臣佯装的打了一个呵欠,说道:“什么动静?没有!我早早便是睡下了!莫非是家里进贼了?”

哼!这书生,一定是故意的!

宋连城不动声色,再度将他的厢房搜寻了一遍,咦,真的是很奇怪了,她一路追着那东西而来,怎么会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?

“要进去吗?”发现宋连城的目光搜索不断,宁采臣也是大度的挥手一拱,做了一个“请进”的手势。

宋连城目光收回,落在了宁采臣的脸上,“你真不简单!竟然在养着一些不为人知道的东西!难道你不知道,人鬼殊途吗?你好自为之吧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宋连城好像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,她说完话,一扭头便走。

“嗯!这丫头的眼光,还真是锐利无比,以后,得防着她一点才行。”

宁采臣悠悠望着漆黑的夜空,叹息了一声,在确定宋连城已经走远后,进了厢房,关紧了大门,宁采臣随即将聂小倩从仙葫中放了出来。

聂小倩依然是一手紧紧的捂着肩膀,一脸色苍白。

“唉,我早前就给你说过了,千万不要去招惹她,她可不是一般的寻常人,好吧,你自己不听,这下子,又是把自己给弄伤了,疼痛的可是你自己。”

宁采臣言语中,好像有些责备之意。聂小倩低着头,抿着唇,一声不吭。的确,这事情,可是她捅出来的。谁知道那女的那么厉害,一下子就打出了几枚暗器,即使她隐遁在虚空中,也是被暗器击中。

看来,那女子,真的死如宁采臣说的那般,很厉害!以后,绝对不会再去招惹她了。

“给我看看,你伤得如何?”

看着聂小倩一声不吭的样子,宁采臣也是于心不忍在继续责备她。

“可是那个……”

聂小倩忽然是面色微红,伤可是在她肩膀上,要看的话,她只能将外衣除下,露出她的肩膀来才行。面对宁采臣,聂小倩心中可是有些犹豫了。

毕竟,他们可是男女有别不是?虽然,聂小倩就一直隐匿在宁采臣的厢房中,可这厢房中的面积可是很大的。

有书房,还有个小楼阁,往往宁采臣在更衣的时候,他总是会有意的要提醒她。在有的时候,看着宁采臣在屏风下更衣的模糊影子,聂小倩立刻是远远就躲开了去。

非礼勿视!

“别在磨蹭了!我又不会把你给吃了!你若是介意的话,那么随你吧,我可是要去睡觉了。”

见着聂小倩一副呆愣,无动于衷样子,宁采臣再度发了话。

罢了!反正他们已经不是一两天的共处一室了。

聂小倩换换的退下了外衣,将她的孱弱香肩外露了出来,肩膀上,有一块淤红的血斑,看样子,好像受伤的还不轻。

“唉!看吧,这就是你调皮捣蛋的后果。以后要记住了,宋连城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,这段时间,你就给我老实的呆在厢房中,不要在去乱窜了。”

宁采臣寻来了一块手绢,端来了一些清水,将聂小倩肩膀上的淤血擦拭干净。聂小倩半趴着,任由着宁采臣折腾。

她心中,蓦然涌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。这个男人,看了她的身体,竟然好像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他的定力果真那么好?那时候,聂小倩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。

若说宁采臣在面对着聂小倩的**肩膀,他心中不波动,那不可能的。尤其是他在擦拭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,目光落在了她脖子下去,一缕黑丝不巧正好滑进了她的胸前饱满上,随着聂小倩的呼吸起伏,荡漾了一室的旖旎。

幸好,宁采臣有临道修身养性,每当他体内涌起了那股怪异,**的气息,立刻被压了下去。

为此,宁采臣在聂小倩的眼中看来,才是一脸淡然之色。其实不然,宁采臣的心中波动,可是滔滔洪水般。

宁采臣自问,他是一个生理,心里都完全正常的男人,在看见了女人的身体,他怎么可能会做到无动于衷?

即使他心静如水,可是他的生理上,都会有某个特殊的反应。

忙完了手中的事情,宁采臣喘息了一口气,说道:“好了,你把外衣穿上吧!”

聂小倩虽然是鬼体,可不得不说,她的身躯玲珑,宛若是一条毒蛇般,让人看了一眼,如同中蛊般,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双眼,勾起了男人的原始欲望。

何况,聂小倩还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鬼!一展眉,一颦笑,对于男人而言,的确是有着很大的杀伤力。

幸好宁采臣不是一般的男人。要不然,当聂小倩在徐徐褪下她的外衣,只穿着一件巴掌大的兜肚,上身几乎是全露的情况下,宁采臣早就将她推倒抹嘴吃透的干净。

聂小倩窸窣的将衣服穿好。

宁采臣忽然脑海中无端的冒起了一句天泪滚滚的话来:原来,我他妈的连禽兽都不如!

色字头上一把刀,若要心怀不轨,可得掂量个轻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