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8 失踪

穿入宁采臣

阿宝一直在厢房中坐立不安,一直等到了宋连城回来,她一直悬着的一颗心,才是放了下来。不过,她还是一脸担心问道:“连城姐,刚才那是什么东西?发现了吗?”为了不引起阿宝的恐惧,而且,这事情还有蹊跷,若是有关于宁采臣的,宋连城不想去继续追究,她对阿宝说道:“没事!我以为家里进贼了而已。夜深了,我们睡吧。”阿宝“哦”的一声,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。不过,对于宋连城说的家里进贼这话,阿宝可是不会相信的。因为,这庭院中,可是有毒蜂守卫,别说是贼,即使偶尔飞来一只鸟儿,都会在第一时间之内,无端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。

至于飞鸟无端的跌落下来,动弹不了的奄奄一息,可是被毒蜂祸害的结果了。这诡秘的事情,除去了宁采臣,还有阿宝他们知道了实情之外,宁母至今都被蒙在骨里。一夜无话,自到天明。简单的用完了早点。宁采臣把将宋连城送出了门外,两人,一直沉默走了一段很长的路程之后,宋连城终于无法忍受如此安静的沉默了。“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,难道你真的没有什么话要解释吗?阿宝也问了,我含糊应付了过去。你就不害怕伯母和阿宝受到伤害?”宋连城确定的是,宁采臣的厢房中,隐藏着一些她不知道的东西。

鬼魅?或者是小鬼之类的鬼畜!宋连城知道,江湖中的一些妖道,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,便是不劳而获。那么,如何做到不劳而获,最简单的事情,便是养小鬼,控制小鬼,为他们做事,从而达到了他们的贪婪欲望。“嗯!真的没有什么好解释的。”宁采臣温润一笑,即使宋连城怀疑又如何?只要她找不到证据的话,打死他都不会承认的。“哼!那是你的事情,我可是忘记了,我哪里有这个资格去干预你的生活呢?好了,你也别送了,就到这吧。”宋连城大步走去。

这女子,又发什么神经?宁采臣摇头一叹息,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。与韩生约定了,要去盘下一处铺面事情。花费了半柱香时间,宁采臣来到了韩生的小庭院。一走进院子,宁采臣就看见,韩生早早的翘首以盼在门外中,看样子,韩生比他还着急。今天,韩生好像是特意打扮了一番,穿着方面,有了很大改善,衣服,还是半新陈旧,而且没有补丁。“清逸,你终于来了?呵呵,我可是等你好久了。”韩生一脸笑意,言语中,透出了一丝激动。“可不是,爹爹天还没亮,他就起床了。

”低矮的屋子中,窜出了一个脑袋,来人是小天。小天穿上了宁采臣为他购买的新衣装,比起昨天,他穿着那打着补丁的衣服,却是精神了很多,人也焕发的神采奕奕。“嘿嘿”韩生立刻老脸一红,有了一丝难为情。他能不激动吗?昨天晚上,他可是整夜都乐得合不上眼。一旦想到,他以后再也不用出去起早贪黑的摆个地摊售卖字画,不用再受尽他人的白眼,只要将铺面盘了下来,有了专门从事售卖字画的店铺,就等着顾客上门前来购买,他心中甚是激动的波涛汹涌。

“大哥哥,你看看小天穿这身衣服好看吗?”短短两天的事情,小天心中已经把宁采臣当做了最重要的人来对待了。五六岁的孩子,正是容易满足的年龄。“嗯!好看!等小天长成像大哥哥这样子,不知道会迷死多少跟你同龄的女孩子。”宁采臣探手抚摸上小天的脑袋,对他赞扬说道,他却不忘记给自己脸上贴金。“爹爹,娘亲,你们看到没有?大哥哥都说我穿这身衣服最好看了,看来,我的选择没有错。”小天高兴说道,一双小眼睛都快要眯成了一条直线,“大哥哥,你不知道吗?一旦拥有了太多的女孩子就不好了,我只要跟爹爹一样,单单有了娘亲一个就可以了。

”“小天!瞧你小小年纪的,说的是啥话?”白素从屋子出来,嗔了小天一句,“小天过来,大哥哥和你爹有事情要忙,你不要去打扰他们了。”“哦!大哥哥,是这样吗?”小天扬起了小脑袋,心中可是有些不甘哟,他今天,原本还想要给宁采臣除去逛逛集市,穿上了一身新衣裳,风光上一回,在看娘亲的脸色,这事情可是要泡汤了。“嗯!大哥哥和你爹爹有事情要去忙,等忙完了,我在陪你玩好不好?”虎头虎脑的孩子,宁采臣总是要忍不住要多逗他几下。

“好吧!我等着你们。”最终,小天努着嘴巴,一副不情愿的被白素扯开了去。宁采臣与韩生相视一笑,步行出了庭院。两人来到长街上,四处打听了一下,何处有铺面要出租的。四处转悠了一个上午,他们终于在城东街上,寻到了一件店铺。这店铺,之前可是经营小吃店。有两层楼阁,上层可居住人,下层可经营。据说,这店铺死了人,一个伙计在一个漆黑的晚上无端上吊自杀了。东家第二天发现的时候,伙计的尸体已经是僵硬的悬在了横木上。后来,这上吊的命案,也是不了了之。

发生了命案,原先的东家只好将店铺以最低的价格出租。可是挂牌半年之久,均是无人问津。一家死人的店铺,怎么可能会有人前去盘下来?不管是商家,还是百姓,他们崇尚迷信,对于死人,他们只能避而远之。另外,还有一种传言说,这店铺闹鬼,每逢到了阴雨天,附近的居民百姓,他们总是能够清晰的听见从此店铺传来一阵阵低低的哭泣声音,叫人听了,一阵阵头皮发麻的毛骨悚然。于是,久而久之,这店铺就被荒废下来了,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“凶宅”。

宁采臣将此店铺给盘了下来,不过才是花去了区区不到五两银子,拿到房契那一刻,韩生可是有些激动。只是韩生一旦听了那些传言之后,他心中忽然是有些不舒服。进到店铺,随便的走了一圈,屋子中收拾得还挺干净。而韩生,一直小心翼翼的跟随在宁采臣身后,他神色有些不安。见此,宁采臣悠然笑道:“韩兄,你也不用如此顾忌!即使这店铺真的是有伙计上吊自杀了,这不都是死去的人了吗?我们活着的人,怎么会忌惮?再者,我们可是读书人,一般而言,读书人身上总是会有文气,正气凛然一身,什么妖魔鬼怪,她们都会要退避三舍的!”听了宁采臣的一番话,韩生立刻点头,“还是清逸你看得开!呵呵,让你见笑了。

”韩生为之前的行为,可是有些好笑了。的确,宁采臣说得没错,死去的人,如灯灭般,有什么可怕的。“这屋子不用大装修,简单弄一下即可。不知道韩大哥能否请来几个工人,让他们将此店铺中里里外外打扫一遍,然后再粉刷一下,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。”上下楼阁查看了一遍,对于这店铺的位置,宁采臣很满意。他们两人下了楼阁。瞬间,一道人影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。来人是白素,她面色苍白,一脸汗水淋漓。“夫君!不好了,小天他……不见了。”白素一路寻来,又是花费了她不少时间,最终才是在城东街找到了他们。

见此白素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,韩生心中一疼,立刻着急问道,“素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小天他怎么不见了?你慢慢说来。”白素喘息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们出去后,我就携着小天去河边洗衣服,我洗了一会儿衣服,然后才是发现,在河堤岸上玩耍的小天,他……突然就不见了,我周边都寻找了个遍,都不见他的人,还有,这是我在一处草丛中发现的,这可是小天身上佩戴的铜圈。”宁采臣忽然意识到,一场暴风雨,即将要袭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