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09 承诺

穿入宁采臣 109承诺

第一时间,宁采臣立刻想到,小天的失踪,一定与法照有关。这秃驴和尚,他的目的不是想要直接对付白素吗?掳走小天便是直接威胁到白素。

“小天!”韩生接过了白素手中的铜圈,或许是他一时气血攻心,韩生双眼一黑,立刻晕厥了过去。

韩生晕厥,倒是让宁采臣有几分意外。这男人,却想不到,他对小天如此上心,一时焦急的气血攻心。

“夫君!”白素面色大变,一把搀扶住了韩生。

“宁公子,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,你能答应白素的要求吗?”看着晕厥在自己怀抱中的韩生,白素双眼泛着泪光,撇了一眼宁采臣,好像她有着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交代。

不用猜想,宁采臣已经知道白素想要做什么,“你说吧,是否要我帮你照顾韩大哥?”

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白素言语有些惊讶,“没错,我就是想要将韩生托付给你,然后我才可以免去后顾之忧去……”

“你别说了!你的意思,我明白!我只想告诉你一句,那和尚的法术很高深,你这样去,只能落入他的圈套,从而白白送死。”

宁采臣的话,又是叫白素大吃一惊!看样子,宁采臣好像早就知道了她是妖的真相了?可是为何,他在她的跟前,从来没有表露出一丝震惊?或者是鄙视?再者是厌恶?更或者是恐惧?

不!他不可能知道的!白素的眸光,一直在扑闪不断。

随后,白素探寻问道:“你好像已经知道我……”

“没错!这时候,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你了!我很早就知道你是妖,而且我想,对于我的到来,你们一定在暗暗猜测我是何种目的了吧?我能告诉你的是,我对你们并没有任何恶意,我只是受人之托,来保护你们不受到和尚的欺负而已!所以,你不必有心里负担!”居然白素已经心中已经怀疑,宁采臣不如把这事情的原委全部道出来,以免白素对他有了提防。

“现在,我们先把韩大哥搀扶回去再说吧。”

见白素愣愣的样子,宁采臣只好建议说道。

白素心中可是震惊的,宁采臣很早就知道了她是妖的事实?可是这人,在他们跟前中,从来没有露出任何破绽来。他的城府真是高!

“嗯!”白素只能点头,除此之外,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兴许,她的身份被揭穿,心中对宁采臣有了一丝隔阂。只是最后,白素并没有拒绝宁采臣的帮助,将韩生搀扶起来,大步走去。

回到了庭院,白素将韩生安顿好。

看着躺着床榻上晕厥的丈夫,在想想被掳走的小天,白素心中可是百感交集。她知道,总会有那么一天,一旦她是妖的身份暴露,必定会给这个小家庭带来致命的伤害。

她可是想不到,时间会来得那么早,那么突然。叫她没有任何防备,她已乱了阵脚。

宁采臣站在庭院中,对着一株杏树发呆。

白素的到来,宁采臣才是晃过了神色。

“宁公子!多谢你的帮忙。要不是因为你,接下来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白素低低说了一句,她双眼,有些泛红,好像刚刚哭过一样。

宁采臣叹息了一声,“你见外了!你也无需要感谢我,这不过是举手之劳!何况,韩大哥的事,也是我的事!放心吧,小天暂时会没事!假若真的是秃驴和尚讲小天掳走的话,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要对付你而已,要你妥协。让你自乱阵脚,不知所措,从而便是轻而易举的将你击垮,和尚的用心,真的是很险恶。其心可诛!”

“那么,宁公子,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”白素真的是如宁采臣说的那样,她已经乱了阵脚。

宁采臣说道:“很简单!寻和尚去!居然他是和尚,那么他一定就在这附近的寺庙中,我就知道在城外的十里坡上,有个叫金山寺的地方,不如,我们去哪里看看,我好像记得,那和尚说过,他曾在金山寺度法。若是如此,小天一定被他藏在此处。”

“好的,一切听从宁公子的吩咐。”白素目光一闪,有了一丝希望。

宁采臣立刻淡然一笑:“吩咐就谈不上了,在说了,你也无需那么客气!我说过了,我是受人之托,所以,你们的事情,我会尽力帮你们度过这次难关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素……”

正当宁采臣与白素商议如何解救小天时候,但见韩生,踉跄着步伐,从屋子中窜了出来。

“夫君!你醒来了?”白素立刻走了过去,将韩生搀扶住,“夫君还有哪里感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“素!小天还没有消息吗?”此刻的韩生,面色发白,嘴唇没有一丝血色,他此副模样,可见他这个做父亲的,对于小天的担心和溺爱到了何种程度。

“韩大哥,小天的事情,你也不要太担心!事情居然发生了,解决的话,总得需要一个过程,即使你在如何的担心,焦虑,都是无济于事,不如放宽心下来,事情一步一步解决,也不必自乱了方寸。”

宁采臣的一番话,韩生想想也对。他现在脑袋一片晕乎乎的,已经无法再想任何问题。

白素将韩生搀扶进屋子,寻个椅子坐下。

随后,宁采臣也跟随进去。

“清逸,刚才听你的话,你们好像已经知道小天被谁掳走了?”刚是坐下去,韩生立刻问道。

“嗯!不过,我们也是猜测,可能跟一个和尚有关系。”其实,应该是跟你的妻子有关系才对!和尚的目的本来就是要对付白素。这一句话,宁采臣只能在心中暗暗说道了。

“啊?和尚?可是他为什么要把小天掳走?难道是因为……”韩生的话语,立刻停顿了下来,他不是一个糊涂之人,一旦心平静下来,韩生就立刻想到,那日中,小天对他们说过无端冒出一个和尚来为难他的事情。

如此便是表明,这和尚的目的不是冲着小天,而是白素而来的。

白素是鲤鱼精,作为她的丈夫,韩生自然能够明白,这世俗的眼光,注定是容不下白素,容不下一妖。

所以,和尚来了,要来对付他们。

“夫君,你也不要太担心!假若真的是和尚将小天给掳走了,我……即使豁了性命,也要将我们的孩子给救出来。”白素表明了心迹。

她是鲤鱼精没错,可是她自问,即使她身为妖精,她一生中,从来就没有做过一件伤害他人的事情,为何,那和尚,道士,还有驱魔人,对她们这些善良的妖,就不能够网开一面?放她们一条生路?

难道,就因为她们是妖?所以,注定要被这个世间给遗弃?她们假若能够选择自己的出身,她们何尝又是不想做人?做一个寻常的,普通的人家?过着简简单单的日子呢。

可是,天道不随人愿。

“素,真的是难为你了。”多余的话,韩生再也说不出来,一句简单的话语,已经足以表明,他们这夫妻两,可是经历多少磨难,才能够人妖结合,然后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,他们的小天。

可是如今,他们的小天,无端的被掳走。一个温馨的小家庭,瞬间就被瓦解的支离破碎。

“咳……我先出去一下。”

宁采臣见屋子中的气氛有些不适于,他只好开溜出去。

韩生看着宁采臣的背影,若有所思,随后,他目光落在了白素脸上,“素,看样子,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?”

“嗯!夫君,其实他……宁公子已经知道了我是鲤鱼精的身份了。”白素叹息了一口气,眉目中一抹愁绪消逝。

“啊?这个……那他有没有被你……”韩生可是震惊了。

“没有!看夫君说的,居然他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,又是怎么会被我吓到呢?小天的事情,夫君你也不用担心,宁公子答应了我们,他一定会将小天给解救出来的。”

唉……

韩生一叹息,宁采臣,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他给人的感觉,总是叫人看不透,不过韩生相信,宁采臣一定会给他一个惊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