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0 斗阵

穿入宁采臣 110斗阵

韩生是个孱弱书生,要去营救小天的事,他除去了干着急之外,遂使一筹莫展。责任,当然是落在了宁采臣与白素他们身上。

他们三人经过一番商量,立刻启程,而韩生留在家中,等候消息。

金山寺,坐落在城外十里坡上,步行,则是需要一炷香的时间。

宁采臣与白素,一路沉默赶去。

一炷香过后,两人来到了金山寺大门下。

大门两旁,栽种着两株已上了年岁的松树,高森入天,枝干庞大无比。直上的是一步步台阶,一眼看不见尽头。听见钟声,声声传入耳,似乎是在警备全寺上下,有敌入侵。

寺庙半空中,飘动着一些袅袅白雾,叫人看着,有些诡秘,又是让人猜测不透其中的奥妙。无形中,有了一股压迫感。

“你准备好了吗?这里可是佛门重地,不知道你是否能够……”宁采臣目光扫视了白素一眼,往下的话,宁采臣不用问,相信白素应该知道个中的厉害。

凡是妖魔鬼怪之物,他们厉害都是非常忌惮的佛门道教重地。

白素面色有些微红,可能是刚才,他们一直忙着赶路的原因。她点头,面色忽然是严肃起来,“嗯!宁公子,你无须为我担心!我虽是鲤鱼精,不过我的道行也上了百年,能够抵挡住此地的佛气入侵,放心吧,我真的没事。”

“嗯!如此尚好!我们上去。”

宁采臣走在了前方,目光如炬,凛然又是锐利。白素紧跟随在宁采臣身后,这里可是佛门重地,她必须得小心,没走一步,她都不能大意,得提防。

这道的台阶,很长,一石阶连着石阶,仿佛永远走不完似的。

蓦然,光线一亮。

顿时,一个偌大的广场上,出现了十余个奔走的光头和尚。这些和尚,他们手中握着木棒,步伐紧密相连,好像他们在步行列阵,恭候着他们的大驾。

“不好!宁公子,这……好像是十八罗汉阵。”白素面色大变,有些惊慌的撇了一眼宁采臣。

十八罗汉阵?这不是南少林的武功绝学吗?在此一座普通的金山寺,怎么会有些厉害高手?看来,此金沙寺,真的不像宁采臣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人家早就在此恭候他们了,原来是卧虎藏龙啊!

此刻,宁采臣已经确定的是小天的失踪,一定是与法照秃驴有关了!利用小天来将白素引来,然后一举将白素诛杀了。

好狠毒的计谋!

“呔!来着何人!此乃佛门私家重地,不相关的闲人,尔等速速离去,要不然,我们可是对你们不客气了。”

其中一个光头和尚,盈盈走了出来,朝着宁采臣他们呵斥了一句。

宁采臣也是往前跨去了几个步伐,他一挑袖子,说道:“我们是何人?和尚,你这话倒是问得好极了!其实,你们不是早就知道我们是何人了吗?何必要来此一出假惺惺的演戏?难道你们不觉得累吗?”

“哼!施主果然是个伶牙俐齿之人,怪不得,师尊要我们小心应对,果然不假。”和尚好像在自言自语,又是有意的对着宁采臣说道,“我奉劝施主一句,这可是我们佛家与妖的事情,施主不过是一介凡人,最好不要参与进来的好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宁采臣立刻连续大笑了三声后,他才是徐徐说道:“好一个佛家与妖的事情!我呸!你们这些和尚,整日只是知道念佛化缘,无所事事,你们之所以存在,可不是世间的来百姓来供奉你们吗?你们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蛋!还口口声声说得自己有多么的高尚,真是恬不知耻!”

和尚被宁采臣驳得面色一红,他刚想要说话。

立刻被宁采臣抢先了去,“你们是非不分,我可告诉你们,即使妖精,他们也有好坏之分,为什么你们佛道人家就不能放他们一条生路?反而要将他们一网诛杀?都说出家人不杀生,我看你们简直是在放狗屁。”

“施主你……”和尚面色已经是被宁采臣唾骂的羞愤不已,对于宁采臣的话,他可是不知道如何反驳了。

“大师兄,不要与那小子废话了!师尊让我们在此恭候他们,就是将他们拿下的。”其中一个和尚立刻站了出来,对着宁采臣射来了一抹阴森的目光。

“好!那么就依照师尊的话!摆阵。”

顿时,在为首和尚一声号令下,十八个和尚,他们手中的长木棒,宛若是毒蛇般的腾空一抛,接着,和尚们的身子也掠了上去。

见此情况不妙,宁采臣立刻往后退去了几步,对着白素说道:“等下我冲进阵法中去,你就想办法从另外的通道进去,然后寻找小天被他们关押的地方,知道吗?”

“可是宁公子,单单凭你一人怎么能够应付他们的罗汉阵?”白素对于宁采臣的吩咐,可是十分担忧。

这个书生,果真有那么强大吗?面对着他们的十八罗汉阵,竟然是面不改色的无动于衷。

白素不禁是晃动了神色。

“这个,你就不用管我了!我自有办法来破除他们的阵法,你只需要依照我的话去做就行。”

宁采臣面色一凛,目光幽幽的扫视了那些正在摆阵的和尚们。十八个和尚,他们已经是掠上了半空,一层接着一层,无端的构架出了一个人叠罗汉阵型。

威严!

霸气!

更多的是萧杀气息。

手中的木棒,狂啸如风的一扫,顿时,大风刮起,整个广场上,已经被蔓延了一空的尘雾。

“记住我的话。”

匆匆对着白素说了一句,宁采臣寮步跨入了他们的阵法,横目一扫,进入了戒备状态中。

“众位师兄弟请听令,第一招,痛打落水狗!”

声言既出,横空蓦然是长风呼啸。

前方中,立刻打出了五根木棒,直线般的朝着宁采臣飞了过去。

好一招“痛打落水狗!”

宁采臣眉目一拧,目光中,有了一丝杀气。木棒直直掠来,宁采臣并没有直接躲闪,他反而是应身而上。

挎腿一抖,翻手一覆,宁采臣凭借着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临道,横空拉出了一道真气屏障,立刻将他锁住,隔阻了那一股萧杀的气息。

“退!”

宁采臣挥手一扣,顿时,一股强大的气流立刻将和尚送出的五根木棒给弹了回去。见木棒被抽回来,上层中的五个和尚,他们像是飞鸟般,掠了上去,将木棒拽在了手中,再是抖腿的一掠,一气呵成的返回了阵法中。

一招迎合下来,宁采臣感觉到,他们这十八罗汉阵法,想要破除的话,可是有一定的难度。佛门道法,历来是博大精深。道与道的参加,结合相连。像极了蜘蛛网一样,即使在大的狂暴暴雨,一时间想要将蜘蛛网摧破坏的话,不见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白素一直站在阵法的外面,紧张的观看着他们的战斗。她心中,一直都很担心宁采臣的安危。原本这事情,可是与他无关的。

可是宁采臣从始至终,都是将这所有发生的事情,一一的包揽了下来。走在她前面中,给她开道。

宁公子!你的恩情,白素不知道,这辈子是否还得清了。

白素猛然记起了宁采臣走入阵法去的时候,对她说过的那一句话!只要有机会,就要闯一闯!

蓦然中,白素浑身一震!不知道从何处涌来了一股力量!

宁采臣身为一个外人,他都是那么尽心尽力,何况,她还是局中之人?她又是何惧?

白素身子一闪,避开了和尚的阵法,朝着一道小门掠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