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1 血拼

穿入宁采臣 111血拼

十八罗汉阵法的威力的确不小,进入阵法中的宁采臣,虽说,他运行起了真气将自己保护起来,不过,他依然能够感受到,迎面扑来的气流,不单急速,而且像刀割般,欲要将他的身体割碎的四分五裂。

第一个交手回合下来,双方都知道,不过是试水之交。宁采臣凛然的与和尚们对峙,蓦然是风生一动,顿时,铺天盖地的木棒,直直的横空射来。

如此阵型,可是密不透风。十八罗汉,就有十八木棒,怒斥如狂龙,立刻将宁采臣笼罩在一方中央。像是铺张开了一张大网,将鱼儿罩住。

眼见情况不妙,宁采臣双目一拧,想要退出阵法去。可是,好像他的动作时慢上了一拍,和尚们那里由得他,咻咻的两下子,有三个和尚,当下就切断了他的去路。

呼啸而来的木棒,已然到了跟前。

宁采臣可不是傻瓜,他不能坐以待毙,要不然,真的是要被“痛打落水狗”了。他悬身一窜,直挺身而上,欲要避开那些袭击而来的木棒。

宁采臣是脱身了,可是叫他倍感惊讶的是,那些横空而来的木棒,好像是长了灵性般,竟然能够随意的改变方向,再度袭来。

宁采臣不由得是大吃一惊,随之,他定眼一看,原来是那些和尚们在操纵着此些木棒。

这一刻,宁采臣不由得是火气腾窜而起,原本,他就无心与这些和尚恋战,可是谁知道,和尚非要纠缠着他不放。

如此,他只能将此十八罗汉阵给破除去,他才能够脱身而出。

看着即将横贯而来的木棒,他若是在不才起行动,那么他所承受的后果就是,身体会被横空飞来的木棒给贯穿出他整个身体,直接变成了马蜂窝。

神识一动,鸿塔开启,嗡的一声,轩辕剑立刻遁空而出,一道银光将宁采臣给笼罩住,他周身银光闪闪,像是被涂鸦上金人般的光彩夺目。轩辕剑在手,书生手握长剑,一怒雷霆变。

那一刻,齐齐掠来的木棒已到了宁采臣跟前,不过被他大手一挥,轩辕剑既出,这天下谁与他争英雄?

轰隆!

长剑激扬起一股巨大的波光,立刻将横空而来的木棒一一的击个粉碎。被击碎的木棒,断裂的四分五开,散落了一地的木屑。

震惊!

这便是十八个和尚的本能反应。他们可是想不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,有些君子风度的书生,一剑霹下,竟然将他们的阵法,几乎要破除了去。

莫非是他们手中的长剑,起到了威慑的效果。

不过和尚们在震惊过后,他们立刻恢复了常态。怒吼一声,十八个罗汉,再度摆列阵法。

嗷……

一个和尚,立刻是遁空而降下,与宁采臣对峙双方。

此和尚是十八罗汉其中的一个。此刻,他与宁采臣的距离,不过是十步之遥。他眉目粗狂,手脚,肌肉异常发达,一块块凸起的肌肉,叫人看了一眼,可是不寒而栗。

此人是伏虎罗汉?

宁采臣忽然发现了一丝端倪。

只是因为,此和尚他所摆出来的阵势,他的姿势,竟跟一只老虎的模样相差无几。手脚并用,灵活施展。

嗷……

和尚二话不说,忽然就张口咆哮了一声。顿时,在半空中,立刻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气流,气流生成了一只体型巨大的老虎。

老虎同样是张口怒叱,雷霆风暴,空气中,已经破碎而开。

这老虎不过是幻象!

宁采臣已经确定,但是,他同样不敢怠慢!

和尚这一招的“虎啸功”非同小可。幻象生成的老虎,怒张着一张血盆大口,一掠,就朝着宁采臣扑了上去。

宁采臣又是吃了一惊,他赶紧是翻手一扬,将轩辕剑横在了他的前端,试图阻止着幻象老虎的攻击。

啪啪!

气流与气流的碰撞,亦如闪电的正负电流碰撞,发出了恐惧的响声。仿佛在瞬间,就能够轻易的将一个五大粗的人给撕裂了去。

嗷……

半空中的幻象老虎,终于朝着宁采臣覆压了下。宁采臣无可躲避,他只能横剑意挑,直直的刺上了老虎去。

轰!

又是一声气流的碰撞,幻象中的老虎被破除了,可是宁采臣却是感觉到,他虎门一阵发麻,胀痛。破除了那个幻象之后,宁采臣来不及抽身而回,他立刻被一股巨大的气流给反弹了出去。

宁采臣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头,身体就要摔倒下去。那一瞬的电火光之间,幸好宁采臣反应的及时,手中轩辕剑一动,破空穿梭,从而让宁采臣保持了身体平衡,再是平稳的落在了地上。

“虎啸功”竟然奈何不了这书生?

伏虎罗汉目光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目光中尽是一片复杂之色。这书生给他的表面感觉,可是没有他行动中的那么强大。

然而事实并非如此!

书生,果然是强大的高深莫测。

“伏虎,你且退回来。”

刚才与宁采臣对骂的那个和尚,他走了出来,目光阴郁,凛然的扫了一眼宁采臣,“施主的身手果然不错!真让我们打开了一次眼界。”

“你们也不赖,彼此彼此。”宁采臣也是不客气,眉目一挑,对着和尚说道,“我看我们也没有必要斗下去了,弄得两败俱伤,可是不好玩的!说不好,要是在继续的斗阵下去,我手中的长剑,或许会一个不小心将你们的一只手,或者一条腿给砍断了去,佛门重地可是不能见血的,那么我就罪大了。”

“呵呵!无妨!居然施主那么大的口气!我们总不能让你扫兴了不是。”

和尚目光一闪,不在理会宁采臣,退回了后方阵法,“各位师兄弟,立刻归为摆阵。”

又来了吗?

看着和尚们齐齐步伐,步步生莲的摆出了一个怪异的队形来,宁采臣可是有些好奇了。

“对了,你们能否告诉我,这又是什么阵法?”宁采臣淡然问道。

“伏魔金刚阵!”

和尚刚是说完,宁采臣立刻感觉到,他眼睛蓦然是一痛,但见那些和尚们,他们的身体上,无端的被渡上了一层铂金般,金光闪闪。

这便是“伏魔金刚阵”,威力非同小可。单单是看着那些金光四处波动,要是妖魔,或者鬼魅在此,想必早已经是被现形出真身来不可。

宁采臣往后退去了几步。这一次,他知道,或许,这一仗有可能,他不敌和尚们的“伏魔金刚阵”。

只是因为,宁采臣已经感受到,那些金光将他周身灼烧的难受。威慑之大,叫宁采臣有些吃不消。他并非是自大之人,懂得自己的修为深浅。可是如今这种情况,宁采臣也不能打退堂鼓。

即使此阵法威慑在大,他也只能咬紧牙关豁出了。况且,他总不能丢下白素,然后一个人夹着屁股逃之夭夭吧?试问,宁采臣可是做不出来的。

烈火真金,这一趟的地狱,他是闯定了。

趁着和尚们在摆阵法的时候,宁采臣立刻将轩辕剑收了起来,这站,他必须要速战速决,不想再与这些秃驴和尚浪费时间。

既要速战速决,那么最好的办法,便是将鸿塔中的仙葫取出,一举收了这些秃驴和尚。这一招,真的是简单,又利索。

神识一动,宁采臣翻手一拖,仙葫已在他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