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2 铁甲人

112铁甲人

仙葫对抗十八罗汉阵,这可是大材小用了。一法宝在手,可吞噬天下间万物,宁采臣更加是无所畏惧。

宁采臣立刻将仙葫一掷,抛上了半空中。

咒语一念动,顿时,万道金光生成,狂啸的肆虐袭击上了那十八罗汉阵,立刻被仙葫击溃的瓦解。阵法破除,一众和尚立刻纷纷跌落而下,一身狼狈不堪的在地上翻滚着。他们已经无法再抗阻宁采臣,瘫痪在地上,嗷嗷不断。

其实,十八罗汉阵的阵法可是厉害的,假若宁采臣不是因为借助了仙葫的力量,他想要将此他们的阵法破解了,对于他而言,根本就是痴人说梦。

宁采臣怜悯的看了他们一眼,翻手一扣,将仙葫收好,从侧门走了进去。进入了侧门,是一条长长的幽道,走完了此幽道,前方中,出现了一座拱门。

宁采臣怀目看了四周,气息很安静。如此偌大的金山寺,怎么可能那么安静?莫非又是隐藏着什么样的陷阱在等着他了?

竟然已经闯过了十把罗汉阵,那么只能是一路闯到底了。只是不知道,白素现在人窜到了那哪里去。又是或者,她陷入了某个陷阱中,正在力敌。

碰碰!

正当宁采臣犹豫,是否要走进那一扇拱门去,在忽然见,一道人影朝着他掠了过来。确切的说,应该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反弹回来的。

那人,是白素!

白素的身体在落下来后,她面色一片苍白。额头上,冒出了很多的汗水。看样子,她一定是遇到了劲敌,才是被迫回来。

“宁公子!你进来了?”白素见到宁采臣一身无恙,她面色一喜。

“嗯!进来了!对了,我刚才看见你从拱门掠来,拱门那里是否有设局了一关卡?”多少,宁采臣已经是猜测到了结局。

白素点点头,“嗯!宁公子真的是高见!在拱门后,有五个铁甲人,他们厉害无比,刀枪不入,简直是没有任何弱点,我硬闯了七八次,每一次都被他们给打出来了。我刚才已经检查过了,这拱门竟然是唯一的通道,看来,他们早就算准我们会来的,所以,早早的就布局下了这些关卡,等着我们的到来。这些和尚,实在太可恶了。”

白素目光晃动,面色露出了一丝不甘。

宁采臣瞬间疑惑问道:“铁甲人?不知道韩大嫂能否说明白一些?”

白素点头,又是解释说道:“就是一身铁片铜皮的人,他们好像整个人都罩在了那里面,没有露出身体中的任何部位,刀枪对他们均是没用,我尝试了很多方法,每次都是失败。”

“嗯!我明白了!我进去看看。”

铁甲人?

宁采臣忽然又了一丝兴致,他倒是要看看,这些秃驴和尚能够捣鼓出什么样的玩意来?宁采臣已进入拱门,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力的萧杀气息扑面而来。

果真是如同白素说的那样,拱门之后的大道上,有五个铁人在把守了此重要道口。

一身铁甲银光闪闪,从上到下,均是将他们整个人都笼罩起来,近距离一看,真的是一尊巨无霸,杀气凛然,震撼心魄,叫人立刻感觉到后脊背一阵冰冷发麻。

“你们当中,谁是当班的?”宁采臣问道,暂时莫不清楚他们的底细,不如讨个问话。

不过,宁采臣失望的是,那些铁甲人,他们对于宁采臣的问话,可是一声不吭,好像,他们这些人,完全是哑巴一样。又是或者,他们只是执行在此的一个工具,无需回答任何人问题。

碰碰!

其中两个铁甲人,迈着沉重的步伐,对着宁采臣慢悠悠的走了上去,看样子,可是要给宁采臣一个教训,一个重击了。

地面上的颤抖,宛若是地震般的剧烈,人站在上面,此刻能够感受到,体内的气血在一阵阵的翻滚,像是要冲破血管,要喷发出来。

吼……

两个前来的铁甲人,他们二话不说,轮起了他们那粗矿的手臂,呼啸如风的直直砸上了宁采臣的门面。宁采臣大吃一惊,他陡然一个转身,立刻闪开了去。陡然一窜,掠出了百米开外。

宁采臣冷冷的盯着那些冰冷的铁甲人,这些笨重的铁甲人,看来可是不好惹。可是不好惹又如何?他已经没有退路了。只能是抬起胸膛来,硬着头皮闯进去。

碰碰!

五个铁甲人齐步而上,四面将宁采臣给包抄了起来。似乎,此些铁甲人,他们要将宁采臣困住,做个困兽之斗。

宁采臣自然不会如他们所愿,立即将轩辕剑召唤出来,横剑当前,目光一直注视着铁甲人的举动。希望能够从铁甲人的身上找出一丝破绽,可惜,最终宁采臣发现,这五个铁甲人,身上真的是好像没有任何破绽可以攻击。

不可能的!竟然是活物!那么他们当中,总是会有弱点。宁采臣脑光一闪,他忽然想起来,上次在院子中,黑山老妖捣鼓出来的木偶人,不也是跟这些铁甲人无破绽可寻吗?最后还是被他发现,其实只要将木偶人的机芯给捣毁了,就能彻底的将它消灭。

同样的道理,铁甲人是认为,而且还是和尚套穿上了一件刀枪不入的铁衣,不管这一架铁衣是如何的坚固,万物可是相生相克,总该会有弱点所在。

暗暗的一想,宁采臣在铁甲人没有将他完全包抄起来,他化被动为主动,挥手一挑剑,几步的朝着最近的一个铁甲人刺去。

盯!

点点星光,从宁采臣的手中长剑尖飞出,一闪而逝。好僵硬的铁衣!这是宁采臣的第一感受。他一剑刺上了铁甲人的脖子,却是瞬间,能够感受到,虎门一阵发麻胀痛。宁采臣立刻往后退去,他面色有些震惊不已。

果然,铁衣人不好对付。一身铁甲衣,僵硬无比,宁采臣一剑斩出,丝毫奈何不了他们半分。

他手中的轩辕剑,竟然不能将此铁衣给削除?这可是宁采臣万万想不到的。轩辕剑的锋利,可以斩下天下间万物。

可是这一次,宁采臣却是失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