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3 棋高一丈

穿入宁采臣 113棋高一丈

轩辕剑居然奈何不了他们?宁采臣一剑受挫,他也不再着急攻击,而是冷静了下来,密切关注着铁甲人。

这些铁甲人,他们体型粗大,一旦行走起来,步伐有些笨重,可能,这便是铁甲人的缺点。但是,只不过是缺点,而并非是弱点。缺点和弱点,可谓是相差十万八千里,当真不能混合一谈。

宁采臣正在观察铁甲人时候,之前攻击他的两个铁甲人,再度对他攻击而来。他们的步伐还是笨重,不过却丝毫不乱。粗大的手臂,哐当一声,朝着宁采臣的门面就狠狠砸了上去。

宁采臣自然是不敢恋战,他立刻是矮身一窜,从测旁掠了出去,堪堪避开了他们的攻击。宁采臣一口气还没有喘息上来,余下的三个铁甲人,顷刻间就压身而来。

如果继续的躲避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想要摧毁此些铁甲人,该是与什么样的手段将他们挫败?

宁采臣随意目光扫视在他们身上去,不偏不巧,正好与其中的一个铁甲人的目光对峙而上。看着铁甲衣下的和尚。

宁采臣蓦然是脑光一闪,眼睛?有了?就攻击他们的眼睛!因为宁采臣发现了一个事实,铁甲人之上的部分,便是和尚的眼睛,此处并非是铁甲,看起来,有是透明模样,只是不知道,是什么材质制作而成。

趁着铁甲人没有攻击,宁采臣赶紧扬剑一挑,对上了铁甲人的眼睛部位,直直的刺了上去。

盯!

长剑准确无误的划开了铁甲人的眼睛部位,被刺中的铁甲人,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后,然后,那一具笨重的铁甲衣伴随着碰的一声,重重倒地而去。

成功了!

宁采臣为之窃喜。那一刻,宁采臣也随之明白了一个道理,这个世间中的所有事物,他们都是阴阳对立的。不管他们多么厉害,多么牛逼的人物,或者是妖兽,恶魔,他们身上,总会有弱点的存在。

因为这个世界上,根本不存在着十全十美的东西。

击倒了一个铁甲人,那么余下的铁甲人,要对付他们的话,事情就简单得多了。加上宁采臣不想再继续与他们耗费世间。

他一个挺身,这一次,宁采臣主动攻击。他们的弱点,就是铁甲的眼睛部位,寻到了他们的弱点,宁采臣一发力,双腿如燕般的掠地而起。

他手中的轩辕剑,在半空中划出了一个弧线,银光一闪,一剑破空而下。随着剑光消逝之后,地上已经直直的躺着五具铁甲人的巨无霸,他们痛苦倒地,嗷嗷的大叫。

宁采臣对于这些和尚,已经是手下留情了,他并没有将和尚们的眼睛刺瞎去,而是击了铁甲的外膜眼睛部位,让他们同时失去了攻击而已。

在拱门外面等候多时的白素,她意外的听见了嗷嗷的痛苦声音,她闪身进来,见了地上这一幕,她不禁是吃了一惊!她可是想不到,宁采臣一下子就放倒了这些难以攻克的铁甲人?的确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。

“宁公子,你没事吧?”白素目光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见他一身淡然,倒也是放下心来。

宁采臣长剑收拢,说道:“没事!我们走。”

两人跨过了铁甲人,朝着大道走去。

大道走完之后,他们顿时发现,在他们前方中,无端的出现了一片湖水。真的是奇怪了,这金山寺,到底是个什么地方?看起来,好像不过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寺庙而已,可当他们一进来后,才是发现,事实可不是他们想象的那般简单。

“宁公子,我觉得,那湖好像有问题。”白素不安的撇了一眼宁采臣,“让人看起来,好像这一切均是幻象,可是我们却人在其中,一切又是那么真实。”

“嗯!我也觉得,那湖有些问题,可是问题到底在哪里?一时间又是说不上来,总之很诡秘。”对于白素的话,宁采臣是赞同的。

轰!

正当他们两人摸不出清楚状况时,前方的湖,忽然是溅起了一条巨大的水柱,宛若是一条蛟龙盘旋,怒叱般不可思议,整个地面上,都严重的颤抖起来。

白素面色一变,做好了防备的攻击准备。

水柱落下后,更加不可思议一幕出现了。在湖的中央处,无端的冒出了一杆杆的石柱,窜出了湖面,往上延伸而去。

湖的两端,但见无数石柱不断的冒出来,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方位,网上俯视,立刻可以发现,这些无端冒出来的石柱,竟然是一盘棋子,一盘运用了石柱构造出来的象棋。

象棋?难道这又是一个关卡?这盘石柱构造出来的棋盘,未免是太过于雄伟,庞大了吧?

宁采臣疑惑,白素也是疑惑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一道人影,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,大笑着掠过了湖面,然后他落在了石柱上面。此人,还是个和尚,一脸花白的胡子,一脸笑意盈盈的目光对着宁采臣扫了过来,“两位施主有礼了!”

和尚在石柱上对着宁采臣他们施了一礼后,再是说道:“两位施主果然好本事,一路闯关进来,本门的十八罗汉,还有铁甲人竟然都不能将你们阻拦住,可见,你们的本事可是不小。”

“大师过奖了!”竟然对方如此谦谦有礼,宁采臣也不至于小家子气,随即还了一礼。

和尚依然呵呵笑着,“老衲法号惠普,不知道两位施主如何称呼?”

“宁采臣!”

“白素!”

宁采臣与白素相视了一眼,齐声说道。

“嗯!可以说是,两位施主今天大驾金山寺,兴许,也是我们的佛缘!又或许,你们是为了某事而来,事出有因,我们竟然能够相识一场,也算是有缘了。这样吧,只要你们当中任何一位今天能够从其棋盘中赢了老衲的话,那么,我们自然会放你们离去,而且,以后绝对不会再为难你们。”

站在石柱上的惠普,就像是一个巨人般,高高的在上的对着他们说道,“假若,你们输的话,那么,就很抱歉了,那位女施主,你就得从此以后留在金山寺中,永世不得下山。你们意向如何?”

呸!这简直就是强盗逻辑!什么输赢了都是他们说了算?这些秃驴和尚,未免太把自己当根菜了?其实连根葱都不是。

宁采臣心中是气愤,“要我说,你们这些行为,跟街道上的无赖,泼皮有什么两样吗?狗屁一大堆的道理,不都是强盗逻辑吗?你们不觉得,提出这些要求,真的是要人恨不得痛扁你们一顿,心中的气愤,才能稍微的平息吗?”

“呵呵!施主这番话果然幽默!但是,宁施主可曾听说过,人有人道,鬼有鬼道,妖有妖道呢?若是人,鬼,妖不分的话,那么这个人间,不再叫人间,而是应该叫人间炼狱了。老衲话于此,答不答应,就要看两位施主的决定了。”惠普说完,立刻盘膝坐在了石柱之上。

而那和尚,恰好是一个“车”的位置。

他们这盘棋,果真是下得很大。从来没有人能够运用此通天的石柱打造出了一盘高耸入天的象棋来。一根根森天的石柱,假若没有一定的法道,本身不够强大,想要石柱移动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这些和尚的行为和做法,真的是超级变态。

“宁公子,看来,这可是我们唯一的一条路了。只是不知道,宁公子是否精通象棋?白素却是惭愧,我……”

“放心吧!此棋艺略知一二!至于有没有把握赢了那和尚,我也无法给你个保证,不过,我尽量吧!”宁采臣叹息了一口气。

连续闯过了两关卡,若是他们现在放弃了,之前的一切努力,不都是完白费了吗?放弃根本是不可能的。他们来此的目的,就是要将小天给解救出来。

任务没有完成,他们岂能言弃?

“你在下面等我的消息。”

看了那高达几十丈的石柱,宁采臣只能御剑掠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