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4 击败

穿入宁采臣 114击败

惠普的是黑方棋子,而宁采臣的是红方。

“宁施主,可做好准备了?”惠普悠然一笑,捋了一下胡子,一双锐利的目光,直直的盯住了宁采臣。

此老和尚果然不简单。能够在湖中,制造了出了如此一巨大盘棋子,自然是不简单。宁采臣之前饿猜测,果然没有错,此金山寺,果然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,高手如云。假若真的要与她们为敌的话,情况可是很不乐观。

见着惠普两眼眯了起来,宁采臣两手一探开说道:“嗯!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“呵呵!很好!那么,就让老衲来见识一下宁施主的棋艺如何了。”

惠普目光一闪,他挥手一动,湖面顿时使“轰”的一声,一石柱立刻飞了起来,溅起的水浪高达数丈,此石柱是炮。

看惠普的走势,应该是炮二平五。

前世中,宁采臣象棋下得并不多,只是他偶尔一有空闲的话,均是喜欢看小区的老大爷们,他们象棋的走观趋势,对于棋盘的胜负,他也有自己的心得。

惠普的第一步是炮二平五,那么,宁采臣选择是炮八平五。宁采臣第一招,与惠普持衡,均是保持了对立。

第二棋走势,宁采臣选择的是马二进三,直逼楚河汉界,对惠普可是对河相望。惠普悠然一笑,大手一挥,棋盘石柱“轰”声起,马八进七,落棋已定,双方依然是持平,楚河汉界对望,不相上下。

宁采臣心中一惊!惠普的棋艺,果然是毒辣至极,紧紧的咬着他不放。宁采臣的马二进三,其实,他不过想要将惠普的棋炮给引诱过来,然则,惠普并没有上当,而是走出了马八进七的棋势,看来,惠普并没有着急要对他进攻。

下招,惠普走出了车一平二,宁采臣立刻紧紧跟进,车九进一,他同样没有进攻,居然你不进攻,那么我唯有是防守,这算是持平的打法。

一波一波的水浪,在石柱不断变化中,森天的飞溅,轰隆的响声,惊动了天地。

“宁施主的棋艺果然是不错。”惠普神色一凛,今天,他终于遇见了一个高手的行家,看宁采臣的落棋走势,这人,可是不能小窥。

接下来的是宁采臣走了炮五平八,惠普立刻是跟上卒七进一。

车八退二。

车四进三。

奇招越杀的激烈,随着湖水不断的轰隆作响,两人在棋盘下的拼杀,即将到了尾声。到了现在,宁采臣竟然能够与惠普打成了平局,“将”不被击杀,依然完好,宁采臣大口的喘息着。

棋盘走势到了现在,已经是尾声了。

现在,他们两人,只是需要每人动下步棋子,胜负便是已定。一路拼杀下来,彼此双方都是险象环生。

能源的消耗,两人都是旗鼓相当。

宁采臣倚靠在“将”的石柱上,他的喘息,是稍微好了一些。撇目在看惠普,他同样是大口的喘息。

这棋盘,不单讲究的是棋艺,更多的是拼手段,智谋。还有一点更加重要的是,他们身上的真气,炎炎不断的释放出来,启动那重大千百斤重的巨大石柱。

往往,他们没一动一石柱棋子,都会花费一番的力气。

湖下方的白素,她虽然不懂象棋的走势,但是,看着宁采臣与老和尚的棋子走动,每一次落棋而下,总是会激起无数道水柱,冲上了半空,异常壮观,白素看得可是触目惊心。

此刻,棋盘,已经到了要收尾的阶段。

宁采臣为主,他深吸了一口气,凝望了那些石柱棋子,目光一闪,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定。

兵七进一。

这是宁采臣观察了全盘的棋子走势之后,他决定了,故意的露出了自己的破绽。这个破绽,宁采臣不知道,惠普是否看的出来。

只要惠普没有发现他这一招棋子的走势是故意的,那么接下来,宁采臣即可直捣黄龙,一举将惠普的黑方“将”棋子给诛杀了。

空气,是安静了下来。之前的萧杀气息,也被隐遁的无声无息。

惠普双眸凝望了宁采臣一眼,此刻,他正在定夺,看着宁采臣的棋子落下,兵七进一,不过是一招很普通的棋子走势。

起码,惠普是这样看的。但,他并不这么认为。棋盘已经到了最后最紧要的阶段,宁采臣不可能会落下那么普通的一招。

他,一定在打着某个计划。可是,他的计划是什么?惠普一下子也是蒙了,他竟然是看不透彻棋子的走势,还有暗藏着的危机。

最终,惠普顺着宁采臣的走势,挥手一翻,卒三进一。

卒三进一?

好得很!老和尚果然是进入了圈套。

宁采臣眉目一扬起,嘴角上展露了一丝微笑,一招隐着为退的兵五进一,早守在惠普上的

车棋,直捣黄龙,将惠普的“帅”将给诛杀了。

轰!

兵败如山倒,湖面中的所有棋子石柱,立刻是塌崩了下去,纷纷的倒下湖,又是激起了无数道的巨浪,怒吼的翻滚。

而惠普,也是从石柱上跌落了下去。

宁采臣眼见情况不妙,他御剑而去,急速的朝着惠普掠了上去,探手一拽,立刻将惠普扯了上来,两人御剑飞行,下到了陆地上。

“善哉善哉!宁施主果然是个心胸豁达之人。罢了,老衲愿赌服输,你们自可上去,老衲就不送了。”

老和尚双手合十,面露出了惭愧之色,踏着步伐,悠悠的消失在大道上。

“宁公子!你真的好厉害。”到了现在,白素对宁采臣的本事,她不能不佩服了。

无论从哪方面上来说,宁采臣的手段,心智,计谋,都是厉害的没话可说。这一路的闯关下来,都是宁采臣在打前锋,为她开道,给她庇护。

这样的手段,这样的心胸,这样的计谋,如是自己的夫君得到宁公子一一半的真本事,那有多该好?

同样是书生,夫君一旦与宁公子相提并论的话,真的是一个天上的太阳,一地下的萤火虫。

白素心中,可是感慨坡度。

“呵呵!韩大嫂廖赞了!”宁采臣可不敢夸大,他只所以赢了老和尚的这盘棋局,不过是他在最后侥幸罢了,其实他知道,他的棋艺不过是水平堪堪而已。

“不管如何,终究还是宁公子技艺高上一筹。”白素说道。

这可是事实,无法更改。

“嗯!我们上去吧!”

湖的前端,是一座楼阁。此楼阁,建造的很普通。

只是不知道,在此楼阁中,又是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着他们。

两人迈开了步伐,择道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