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5 魔音

115魔音

“宁公子,我忽然感觉到,心神有些不宁,我看那楼阁中,似乎……”白素与宁采臣并肩而走,她忽然说了一句话,中途又停顿了下来。

“韩大嫂有什么话不妨直说。”宁采臣立即感受到了白素的不安,匆匆瞥了她一眼,目光横扫在前方中的楼阁去。

“我……其实,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我就是忽然感觉到,我们这一路闯关进来,和尚设下的每一个关卡,都是厉害无比,我却是帮不上任何忙,只能在一旁观看着,宁公子的大恩,白素不知道……”

“韩大嫂言中了,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,你也不必往心里去。不说那么多了,先救小天要紧。”为了燕赤霞的一个嘱托,宁采臣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,不管接下来的结局如何,是人为,或者是天意,已经不是宁采臣能够左右得了的。

步行上了一盏茶的时间,他们上了楼阁。

迈进了大门,楼阁中的空气异常安静,落针可闻。正当宁采臣与白素对望相互疑惑时候,楼阁的屏风中,走出了两个鹤发童颜的和尚。

还是和尚?

看来这一关,可不像之前的几关那么容易闯过去了。宁采臣为何如此认为,因为他瞬间发现,出现的两个鹤发童颜和尚,他们两人手中,一人拿着一支箫,而另外一人却是琴在手中,两人的目光,锐利如鹰眼,眸光直直的将宁采臣与白素上下扫射了一遍。

随后,其中一个和尚说道:“两位施主果然好本事,连惠普的魔方棋谱都无法难住你们,两位施主果然不简单。”

“大师廖赞了,不知道两位大师如何称呼?”宁采臣问了一句。不管他心目中如何的不待见秃驴和尚,不过,表面上的礼仪功夫,总是要给的。

“惠寂。”

“惠空。”

两老和尚异口同声说道。

同是“慧”字开头,加上之前的惠普和尚,他们应该是同一辈分。此金山寺,到底还隐藏着多少高手,是不为人知道的?可是现在,已经不是宁采臣要追究的问题。

单看此两和尚的一脸淡定之色,宁采臣知道,他们若要闯关的话,定然比之前任何一关卡都要艰难得多。

音律,宁采臣可是一窍不通。两个和尚,一人一箫,一琴在手,他们肯定是要以琴箫合璧,以曲实为音律较艺。

瞬间,宁采臣就想起了《神雕英雄传》中的黄药师,他以琴,棋,书,画,医,卜,兵,阵,自创造出的《碧海潮生曲》,模仿大海潮浪之声,其实内中藏着及其厉害的致命武功,假若在毫无防备之下聆听必死无疑。

发现了此端倪,宁采臣立刻低声问着身旁的白素,“不知道韩大嫂可否精通音律?看样子,此两和尚,他们是要打算以琴啸合璧来对付我们了!只是可惜,我对于音律,可是一窍不通。”

“我……”白素顿时面露为难之色。

看见白素的模样,宁采臣知道,他以不抱希望了。

“对不起,其实对于音律,我也是一窍不通。”白素面色一红,为着自己的无用,帮不上忙,她自知心中愧疚不已。

宁采臣淡然一笑道:“没事!竟然前面那么多关卡,我们都闯进来了,又是何惧这一关呢!两位大师,请自便吧。”

人,一旦有了顽固之心,往往都是不到南墙,不撞个头破血流,总是不甘心。此时的宁采臣,却是如同一头倔驴,后是有了退路,但是,他们不能退宿,一路辛苦的拼杀上来,他们又怎么会轻易的说要放弃?

惠寂与惠空相互对视了一眼,悠然的盘膝坐了下去。

见此情况,宁采臣立刻对着白素说道:“韩大嫂,我们也赶紧坐下,运行真气,将周身的血脉速速封印起来!而且……”

宁采臣还尚未说完,立刻被“铮”的一声琴音给打断了去,接着,又是“呜”的一声悲呛之声。

顿时,楼阁的空气中,一阵翻滚。

琴箫合音,潺潺音律,由初始的缠绵,逐渐的似大海浩淼,万里无波,如同远处潮水缓缓推进,又是渐进渐快,往后竟然是波涛汹涌,白浪翻滚……

噗嗤!

白素一口鲜血,立刻从嘴巴中喷了出来。她端坐中的身体,欲要倒了下去。面色苍白无血,痛苦狰狞。

宁采臣也是发现了白素的危机,然而此刻的他,也是能够感受到,他胸口中,正在有一股血液翻滚着,欲要冲破出他的咽喉而去。

宁采臣知道,他现在不能分心。周身的气血不断翻滚,无处的乱窜,碰撞一起。真想不到,这两和尚的琴箫合璧,所奏出来的音律,杀伤力竟然是那么强烈!更加是霸气!简直是无孔不入,无风不透。

仿佛就是天上倾盆而下的大雨,密密麻麻,叫人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。

啊……

最终,白素无法抵挡住惠寂与惠空的琴箫围攻,她又是一口血喷出,然后,她身体倒在了地上,蜷缩成一团。看样子,白素可能要变化成一条鲤鱼,现出了她的真身。

不好!情况可是不乐观!

这个时候,宁采臣再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素任其迫害了。

和尚的琴箫,的确是厉害。

宁采臣几乎也是支撑不下去,此音律,简直就是魔音,即使宁采臣封住了他周身的血脉,依然是无法阻挡音律的入侵。像是中了毒素般,全身蔓延而来。

白素一直在痛苦的翻滚不断。

宁采臣一手护住了他的心脉,他大手一探,抓上了白素,大手拖住了她的脊背,“韩大嫂,要坚持住!”

“宁……宁公子,你听我说,你不要管我,速速从这里逃离出去!我……不行了。”

“先不要说话!竟然我们从一开始就踏入了此地,我又怎么会丢下你们不管?”

宁采臣一呵气,赶紧给白素灌输下了一股气流,从而使缓解了白素的痛苦。

铮铮!

和尚又是加快了琴箫的音律节奏,顿时,一波更加强烈,霸气的魔音,再度是袭上了宁采臣他们。

“宁公子!你……赶快松手!要不然,你也会没命的。”

白素见着宁采臣一手捂住了他的心脉,一手却是拖住了她的脊背,源源不断的给她护身,她更是替着宁采臣担忧,她死不可惜,可是叫宁采臣为他们一家子搭上一条命,这个代价未免是太过于沉重。

白素自问,她是不能答应。

此刻,宁采臣可以说是,他受到了双重压迫,一方面,是来自和尚的琴箫合璧魔音侵袭,一方面,是来自白素。

白素身上所承受的痛苦,几乎转移到了宁采臣身上去。而白素,得到了宁采臣的真气援助,她面色是好了许多。然则宁采臣,他此刻一身的气血翻滚,可是非常严重,那些沸腾的气血,几乎要将他的身体给冲破了去。

铮!

这一刻,琴箫终于是安静了下来。

“善哉善哉!老衲奉劝宁施主,你们还是下山吧,这已经是你们的极限了!我佛慈悲,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们并不不想为难你,只要你将此鲤鱼精留下,你自行可离去。”惠空目光落在了宁采臣身上去。

这个书生般的少年,竟然拥有了如此深厚的内气,足足过去了两盏茶的时间,他能够坚持到现在不倒下去,也是不容易。

宁采臣大手从白素脊背松了下来,喘息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我之前已向他们承诺过,又岂会丢弃他们?独自离去?”

“那么宁施主,居然你如此冥顽不化,就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。”

惠空与惠寂对视一眼。

铮铮!

琴箫声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