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6 突破

116突破

自古以来,琴箫便是被誉为相生相克的相互并存在。有琴奏,必定会有箫声起。以琴为主,箫声为补,彼此相克,彼此对立。两者一旦合璧,参与了武功秘籍,便可成杀人的厉害武器。

此时此刻,楼阁中,正在激烈的上演着一出以生命为代价的较艺。

“宁公子,你真的不要再管我了。”

白素面色比起之前的,更加是苍白,“他们的目的只为为了我,白素不过是一妖,宁公子无需为我付出那么多,真的,我与韩生,即使来世做牛做马,对你的恩情,也是报不完啊。”

“孽障!赶快现身而出。”

和尚蓦然是呵斥了一句,立刻加快了他们手中的琴箫。

宁采臣双目一拧,他的面色,亦是狰狞了起来,看样子,他们打算要将他们全部诛杀在此楼阁中!

不觉中,宁采臣一丝血液从他的嘴角上渗出,蔓延在他的下巴,再是溅落到了地板上,滴滴鲜血的刺目狰狞。

嗷……

宁采臣终于释放出了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兵道,阴兵,大量的阴兵,怒吼的朝着和尚涌了上去。只是,阴兵尚未到和尚的跟前,已经被他们的琴箫魔音给震碎的灰飞烟灭。

功亏一篑!

宁采臣已经是红了双眼,他一张面目,也是被琴箫的魔音给肖削的狰狞。难道,就没有办法可以破除他们的琴箫魔音吗?

铮铮!

和尚十指拨弄在琴弦上,可是飞快,急速如闪电,人的肉眼,几乎看不清他的拨弄琴弦的动作。

一波一波密密麻麻的琴箫声,那一刻,终于将宁采臣跟白素完全的笼罩在一片小小的楼阁当中,那密不透风的琴箫音,连绵不绝于耳。他们的耳膜,几乎要要被震碎了去。

噗嗤!

宁采臣终于是承受不住他们的魔音,一口鲜血立刻涌出。

“宁公子……”

被宁采臣拖住的白素,她已经是虚弱不堪,对于宁采臣的受挫,她可以说是已经无能为力。何况她还需要宁采臣的援助。

白素不在抱任何希望,她唯一不甘心的便是,不能最后看自己的孩子一眼,还有的是,她连累了宁采臣,将他拖入了死局。

宁采臣一口老血喷出来后,在蓦然中,他忽然感觉到,脑袋中一片澄明,一抹刺眼的金光,将他吸收了进去。

《天罡九字诀》?他怎么会无端的被吸进了鸿塔中?忽然出现在鸿塔中,宁采臣可是丈二摸不着头脑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他的《天罡九字诀》再度突破关卡了吗?晋升到“斗”关了吗?

宁采臣带着一丝疑惑,走上了鸿塔中的临道大门,进上了兵道,上层,便是斗道了。

果真如此,宁采臣又是晋升到了“斗”道。

入了鸿塔中的“斗”关,又是在忽然中,宁采臣发现了一颗璀璨异常的恒星,一直盘旋在他的头顶上方,将他整个人,都照亮了起来。异常夺目,璀璨无比。

宁采臣一阵激动,他的《天罡九字诀》突破了前面的两道关卡之后,一直沉寂了一段很长的时间,都不见有任何动静。

曾经,宁采臣也是尝试着将此“斗”道突破,只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如何捣鼓,那一扇大门,依然是紧紧闭合。

如今,宁采臣万万想不到的是,他在受挫在危机关头,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“斗”道,无端的被启开,而他一下子又是晋升入了第三关卡。

璀璨的恒星?宁采臣记得,他的本身运作时北斗星!一颗独立运行的恒星,月出于东山之上,徘徊于斗牛之间,孤傲而独立。

斗?斗力,斗劲,斗智,斗志昂扬。

那一刻,宁采臣好像已经感觉到,他周身上下,充满了无穷力量。仿佛一座泰山在跟前,他一拳头,立刻将其击碎崩塌。

两士相对,兵仗在后,象斗之行。投身大敌,与之扑斗。

宁采臣在无端的受挫之后,他的“斗”道在意外的破茧而出,满地鲜血遍地复活。

吼……

神识遁出了鸿塔,宁采臣怒目一张,立刻将白素托在了他身后,然后再是神识一动,轩辕剑破空而来,宝剑在手,宁采臣破空的一剑,霹雳生花的斩下。

轰!

顿时,一道霸气的气流团怒斥狂吼掀地而起,将他们的琴箫魔音立刻笼罩了上去。

哗啦的一声,一股巨大的漩涡,将两和尚手中的琴箫震击的粉碎。

碰碰!

接着,是连续的两个重重落地声,惠寂,惠空他们双双道在了地上,尔后是噗嗤的一声,两人同样不能幸免,一口血液就喷了出来,立刻将地面染红一片,入眼而来,是触目惊心。

宁采臣得以晋升了“斗”道,终于将他们的魔音给破解。

一地狼藉,血腥蔓延。

蹲卧在地上的白素,她有了一丝力气,微微潺潺的站了起来,一脸震撼的看着宁采臣。

这个书生,他刚才爆发出来的那一股力量,真的是太恐怖了!简直是可以要将这天地给摧毁掉。

他,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?为何他能够在突然间就爆出了如此恐惧的力量?白素越想,越觉得宁采臣太可怕了。如此可怕的人,只能作为朋友,要是遇他为敌的话,下场都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死法。

宁采臣收拢了长剑,面色一片凛然。刚才爆出的那一股巨大的力量,他亦是觉得不可思议。他可是想不到,此“斗”道竟然是那么厉害,霸气!

他刚才霹雳出的那一剑,威力可以威慑天地了。法道又是晋升一层,宁采臣心中是无比窃喜。

两老和尚,张着嘴巴,大口的喘息着。像一条掠上了岸边的鱼儿,嘴巴一张一合,奄奄一息。他们被宁采臣的神力量给震的几乎是一身脏腑都要破碎。他们能够意外的捡回了一条性命,兴许,是上天对他们的法外开恩。

或者,确切说,应该是宁采臣对他们手下留情。

“宁公子……你没事吧?”白素依然是吃惊的看着宁采臣,她心中实在是想不通,宁采臣的表面,就是一个孱弱的书生。可是他却是一个精通法道高深之人。

她,真的是看不透他。

“没事!不过是意外的受了点小伤。”宁采臣轻淡说道。

之前收到的内伤,在他进入到鸿塔中,得以晋升了“斗”道,他的内伤已经是自愈。看来,神识中的鸿塔,本身就是他的一个庇护所。

“娘亲!”

小天的出现,顿时叫宁采臣与白素眼前一亮。

这一路闯关下来,终于可以拨开云间日了吗?

“小天!”

母子两重逢,相见,自然是一番激烈的相互拥抱。

“咦?娘,你嘴角上怎么又血?难道娘亲受伤了?”小天挣脱开了白素的怀抱,看着楼阁中躺着奄奄一息的老和尚,然后,他的目光,再是落在了宁采臣脸上去,“咦?大哥哥嘴角上也有血迹,你们到底都怎么了?是不是那些和尚欺负你们了?”

“只要小天没事!我们都会没事的。”宁采臣探出手,抚摸上了小天的脑袋。

“嘻嘻!小天很好呀!就是那老和尚太罗嗦了,总是缠着我,给我念什么佛经之类的玩意儿,我快要被他们吵死了!幸好你们都来了!走吧,我们回去。”

小天牵上了白素的手,他蹦跶了一下,空出的一支小手,立刻拽上了宁采臣的衣袖,拉着他们离开了楼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