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7 意境

117意境

他们下了楼阁,一道人影出现在他们前面。

来人,是法照,一脸淡然的看着宁采臣他们。白素见到法照的出现,面色一变,神色不安的扯过了小天,躲避在宁采臣身后。

小天无所畏惧,立刻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大哥哥,就是他把我抓到这里来的!快要被他烦死了,一天都在我耳边念叨着什么佛道之类的东西。”

宁采臣眉目一挑,目光对上了法照,“和尚,还有什么招数的,尽管使出来吧,我们都等着。不过你的行为,跟一般的无耻之徒可是没有什么区别的。掳人的事情,你也做得出来?和尚和尚,都说我佛慈悲,可是我怎么见到了一个大恶的和尚呢?”

宁采臣的反嘲讽,法照脸上可是有些挂不住了,可能,他的脸皮比较厚,不动声色说道:“宁施主一口伶牙俐齿,贫僧说不过你!罢了!你们下山去吧,贫僧也不

在为难他们一家子。有你这宁施主庇护他们,想必以后应该不会有人敢去动他们了。你们……走吧。”

上次,法照吃亏在宁采臣手中,这一次,他已经是看清了宁采臣的实力。此书生,外表看起来是一副孱弱的样子,可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厉害的角色。看他们这一路闯关下来,足以说明,宁采臣并非是池中之物,此子,迟早有一天会一飞冲天。

法照便是看清了实情的发展,即使他心中还是想要将鲤鱼精给降伏,只是有了宁采臣庇护他,法照也只能放弃了此念头。

拿鸡蛋往石头撞上去,此种行为,不外是等于自杀,非常愚蠢。

“嗯!如此尚好,那么小生就感谢大师的高抬贵手了,我们走吧。”

宁采臣也是不客气,对着法照说了一句,携着小天,施施然离去。

唉……

金山寺上,法照端详着宁采臣他们的背影,仰天长叹息一声,满眼尽是落寞之色。

下了金山寺,宁采臣他们直奔城中而去。

早在家中等候,焦急不已,热如锅上蚂蚁乱窜的韩生,一旦见到白素小天母子两,他立刻冲出了院子去,紧紧的将她们母子狠狠抱住。这一刻,韩生是幸福的热泪盈眶。

听完了白素陈述了整件事情的发生始末,宁采臣不惜以性命力敌,韩生一下子就对着宁采臣跪倒了下去。碰碰的磕起了几个响头来。

这一幕,可是把宁采臣惊的面色一变,他赶紧将韩生给搀扶了起来,说道:“韩大哥你这是干什么?你如此一拜,可是折煞我了!以后要记住了,千万不能犯傻了,要不然,我可是会生气的。”

听了宁采臣的话,韩生可是感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他唯有是一双手,紧紧的握住了宁采臣,这一幕,像极了一对多年不见的恋人般,彼此握住了对方,一刻也舍不得放开。

经历了一次大难,白素的危机算是解决了。

宁采臣也是松了一口气,他总算没有辜负燕赤霞对他的嘱托。

接下来,宁采臣与韩生,便是忙着开张店铺的事情。韩生的办事能力,效率还算可以,只是一天的功夫,请来的短工,立刻将店铺中粉刷的焕然一席。

售卖字画的店铺,也不必装饰的富丽堂皇,小小的改变一下店铺中的空间格局即可。

宁采臣在东城街上开了一家书画店铺,这个消息不胫而走,在横县中,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当然,轰动的人群,自是以一些读书人,或者在学堂的学子为首。

他们对宁采臣的字画,可以说是,已经到了一种痴恋的地步。若是收藏字画者,宁可字画不收,也不能少了宁才子的字画。

可见,宁采臣的字画,在横县中的热度,是有多高了。

经过了两天忙碌,今天,可是他们店铺开张的日子。

店铺尚未开张,一些慕名而来的学子,早已经将此店铺围拢的水泄不通。据说今天,宁采臣将出两幅字画,作为本店开张的压轴。

至于其他的话,相对比较普通的字画了。题字,作画之人,且是韩生。再说韩生这几天,他的变化可是巨大的。

跟随宁采臣短短相处几天的时间,得到了宁采臣不少指点,他的字迹,还有书法的提升,有了明显的进步。与他先前摆地摊的字画,两者之间,可是上了一个档次之别。

韩生对于宁采臣,又是一番大恩不言谢。若不是宁采臣之前曾有言在先,韩生说不定,一下子就跪拜下去,朝着宁采臣呼喊起来“爷爷”来,高高的将他供奉在高堂上了。

宁采臣首选的一副字画,可是根据当前书生的心态而定作的。书生书生,百无一用是书生,每个书生的心目中,他们都有一个英雄梦。

当然,宁采臣的“作”,而并非他所“作”了。

钟山风雨起苍黄,百万雄狮过大江。虎踞盘龙今胜昔,天翻地覆慨而慷。

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一首毛爷爷的《七律》,惊炸而起。

诗韵的独特,此句一出,所有的前来观摩中的学子,或者一些爱好字画的人士,他们均是被大堂中这一副字画给深深的吸引住了目光。

朗朗诵读而出,顿时,他们一身的血液,立刻沸腾起来。似乎,他们已经想象到自己身披战甲,手持长矛,跨下骏马,奔驰在沙场上,长矛刺出,捅上了敌国的心脏,杀破狼,遍地翻滚。

此诗的造句,果然是霸气的铺天盖地。

每个书生,都有一个热血沸腾的赤子之心,深藏在他们默默无闻的某个角落中,被宁采臣一首《七律》给唤醒。

那一刻,整个大堂中,三三两两前来观摩字画的人,他们朗读着热诗,一身热血窜腾而起,卷起了袖子,露出了他们不堪两两肉的白嫩手臂,字画上,**的指点江山。

窝在角落中的韩生,他一脸呆愣的看着大堂中那些人的热血模样,单单是宁采臣一副字画,竟然能够引起他们如此大的轰动?

这下子,韩生可是对宁采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宁大才子的诗,可以堪称天下无双。

在看看他自己作的字画,竟是无人问津,与宁采臣热,决然相反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。不过,韩生并未低落。

宁采臣能够以一副字画便将他们的店铺打了个开门红,韩生心中高兴还来不及。

宁采臣的第二幅字画压轴,也是从男人的本性出发点而作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哪个男人不都想着娇妻美妾在怀?享尽了荣华富贵,就要阅尽天下美色。

轻罗小扇白兰花,纤腰玉带舞天纱。

疑是仙女下凡来,回眸一笑胜星华。

题词:《红颜》

一首《红颜》又叫身在大堂中的众位男子,不管他们是书生也好,商人,员外,或者是爱好收藏字画的学士,他们均是能够感觉到,从此诗律中,他们能够看见,一个风华绝代,天下无双的女子,正在捻着玉兰指,跳着曼妙的舞姿,扭动着那倩倩一握的腰肢,火辣辣的环绕在他们周身中,红袖添香,长袖独舞后,又是耳鬓厮磨,妙不可方言。

宁大才子一出手笔,果然是非同凡响。

先以《七律》的霸气,让他们浑身热血沸腾,待到他们指点江山,唾沫横飞时候,又是《红颜》一出,顿时,让他们感觉到,从战场上厮杀下来,一身疲惫之后,回到了帐地中,饥渴难耐的猛然大口灌下了美酒。

美酒过后,又现身而出红颜佳丽,宽衣解带,翻山云雨的快活无比。

宁采臣,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?

单单是一首看似普通的诗句,竟然有着那么大的魔力,能够将他们带入了一个魔化般的世界中。

有男人的**,热血,也有女人的妩媚,软躯玉体。

能够做出如此圣境般的诗句,宁采臣他可以堪称天下第一人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