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18 冤鬼

穿入宁采臣

字迹大气磅礴,诗韵更加是超然脱俗。宁采臣标榜上的价位,可是不低,一副字画均是十贯。物有所值,虽然,此字画的价位的确是太昂贵了,一般的书生,他们只能是摇头叹息的望而兴叹,他们顶多在心中,对宁采臣诽谤了一句满身商人的铜臭味而已,口中,自然不会对宁采臣不敬。毕竟,宁采臣的才华,他们可是有目共睹。字画售卖的昂贵,那是人家的本事。穷酸秀才是一股酸味,可他们也有自知之明,对以此天价的售卖,他们也不会加以谴责,他们更加是佩服宁采臣的营生手段,一字千金,即使这辈子不碌碌无为一生,也是足够他半辈子逍遥快活。

最终,《七律》与《红颜》被一个大胖子和一个员外模样的人给高价买走。余下的书生学子,他们心中只能是留下一个遗憾,继续的揣摩本店中有些不入眼的字次品了。而这次品,却是韩生所做。韩生的文字也不差,半天下来,同样能够售卖出去十多副字画,这下子,可是把韩生乐得高兴的了合不拢嘴。十多副字画,即使他以前在大街上摆地摊,可是相当他差不多半个月的量了。韩生知道,他那是沾了宁采臣的光彩。购买了韩生字画的书生学子,他们都是抱着一个同样的理由,字画可是在宁采臣此处购买的,至于档次,也是低不到哪里,起码他们在同窗面前,可以拿得出手。

毕竟,宁采臣的名头已经挂在了那里,所谓名人效应,也是给他们赚足了一点面子。一天下来,韩生看着桌子上那白花花的银子,他一双眼睛,几乎都要瞪了出来。宁采臣端起了茶杯,悠悠抿下了一口,对着韩生说道:“韩大哥,这些银子,你先收起来,倘若你若是有急用的话,可以先拿去。”宁采臣的大度,他的信任,韩生自是心中一阵感动,感动的汹涌澎湃,当下,他立刻推脱说道,“清逸,这可万万使不得,再说了,这些银子,几乎都是你那两幅字画售卖出去所得,而我嘛,不过是……”话说到这,韩生可是有些惭愧了。

即使他一共买出去了十多副字画,都难以低得宁采臣的半幅字画,他能不惭愧么?宁采臣淡然一笑:“韩大哥,这话,你可是见外了!现在的我们,还分彼此吗?小天现在正在长身体,你家中的情况,你自己也知道,我也不多说什么了!别在客气,别推脱了,要不然,我可是会生气的。”“我……好吧!但是,这些银子,我只暂时拿一些即可,剩下的,我们就放着,以防以后急用。”对于韩生的建议,宁采臣只好是默许。收拾完了一切,天色已到了傍晚时分,他们打算要关门。

可偏偏是在这个时候,忽然是打起了一道闪电,轰隆的一声雷电,划空而去,天空,已经被乌云层层压住。看样子,一场暴风雨,可是避免不了。“呀,这好端端的天气,怎么一下子就变天了?”韩生纳闷说了一句。宁采臣眉目一挑,他忽然意识到,屋子中的空气,一下子就变得诡秘,骤冷起来。于是,他目光一凛,锐利的扫视在屋子中的每一个角落。“韩大哥,看来,有人上门了!我们也有可能暂时回不去了。”宁采臣悠悠的往椅子坐了下去,端起了茶杯,继续抿着茶水。

哗啦……瞬间的事情,豆大的雨点,一下子就狠狠的砸在了面外的窗户上。“唉!我还以为,能趁早回去,给他们娘俩买上一些熟食呢!看样子,这一场大雨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消停了。”韩生也挨着椅子坐了下去,随后,他又问道,“对了,清逸,你刚说什么?会有人前来?这怎么会呢?你看吧,那么大的雨,又有谁会前来呢?”宁采臣淡淡说道:“是真的!我没有骗你!他已经在这里了。”“什么?是谁?”韩生面色一惊,立刻从凳子上弹了起来,不安的目光扫视了大堂一眼,可是,除去了一屋子的字画,哪里有什么人?“嘿嘿!清逸啊,我胆子小,你就不要吓我了。

”韩生见大堂中没有任何动静,他又坐到了椅子去。“嗯!我并没有吓你!韩大哥还记得吗?之前,我们盘下了这店铺,他们都说,这里闹鬼,是凶宅,看来,真店铺真的是凶宅。”宁采臣话说完,他目光一寒,站了起来,冷冷说道:“居然已经来了,就现身出来吧,不要再躲避下去了。”宁采臣该不会是脑袋发烧了?他无端的对着空荡荡的大堂说话?正当韩生一脸疑惑不解,大堂中,忽然是无端刮起了一阵诡秘阴风。嗖的一下。但见一团青烟,像一个漩涡般的出现在大堂中。

韩生顿时使双腿一软,他几乎就要从椅子上瘫痪了下去。天啊!真的是有鬼怪作祟!怪不得,他怎么感觉,这周边的空气,一下子就冰冷了起来?当那阵青烟消逝后,出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,苍白如蜡,没有一丝血色。一看便知,他不过是一缕亡魂。他微微潺潺的对着宁采臣跪倒了下去,说道:“小人恳请大哥为我伸冤做主,小人死得好冤。”宁采臣面色并没有一丝波动,依旧是淡淡说道:“你既是鬼,即可到地府去找阎王爷伸冤,你可知道,人有人道,鬼有阴间道,你们阴间的事情,我可是无权干涩的。

”“大哥说的对,小人也知道。可是小人有自己的苦衷,小人名叫周寒,原本是这店铺中的伙计,小人的掌柜叫刘文贵,是被那大恶人给害死的!”“额……你先起来再说吧。”看着地上的阴魂,宁采臣头有些微痛。这些孽畜,一旦被他们纠缠上的话,宁采臣知道,假若不应承他们,那么这辈子就别想安生了。其实宁采臣并不畏惧,他大可一掌将此阴魂给灭了去,从此就是两耳根清净了。只是,宁采臣自问,他真的能够做到如此狠心?要做一回大恶人?一旁端坐在椅子上的韩生,他全身肌肉僵硬,心中甚是震惊无比。

鬼?冥魂?今天,他可是第一次见到。他想要大喊,可是咽喉中,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,将他憋得异常难受,又是惊恐。“韩大哥,放心吧,他没有恶意。”宁采臣不经意的一瞥,就发现了韩生的异样情况,安慰他说道。咦!真的是奇怪了,韩生竟然能够取上一条鲤鱼精,他怎么会如此畏惧一缕区区的亡魂?宁采臣可是想不通。宁采臣哪里知道,韩生虽然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一条鲤鱼精,但是,他可从来没有见识过妻子的真身,与他相处的,从来都是一个有血有肉,活生生的白素。

“我……没事。”韩生佯装镇定,说了一句。周寒站了起来,他歉意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要来惊吓你们的!小人实在是伸冤无门,所以才找上你们。”“好吧!把你的事情,好好的跟我说说看,看看我能否帮助你。”宁采臣叹息了一口气。依照他的计划,料理完了韩生的事情,他便是要携着聂小倩下扬州游学,另外寻她爹去。看样子,这事情,又得拖延往后了。当然前提是,聂小倩必须得鬼修完成,然后大乘,塑造金身,从而还阳才行。至于叶君山老儿和柏青山他们之间的暗斗,宁采臣知道,想要他们两人相互狗咬狗的折腾一段时间,必须在得给他们打上一注鸡血,加快他们的战斗步伐,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去办理其他的事情。

不过目前,被一冤鬼找上门来。这世间中的不平之事,何其多?他宁采臣可不是清官大老爷,他现在不过是一个秀才,怎么现在就一大堆闲事无端的冒出来,将他折腾的够呛。何时才能偷得半日闲情?泊上一叶扁舟,携上美眷,逍遥一游。这不过是宁采臣的怨念,人生一大浮白,十有八九不如意之事,历来都是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