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0 登门

二卷 120登门

p:多谢“彼岸的天堂”打赏!

回到了厢房中的宁采臣,他立刻坐在了书台上。明天,他要去拜访宋文豪,而这一次,并非是单纯的拜访,有事相求。居然是有事相求,礼物当然是不可少。

对于宋文豪的喜好,不外乎是书法,诗词。至于那拓跋老儿,备他一份礼亦是人之常情之事。

诗词,诗词,书到用时方恨少。

纸张铺张而开,毛笔以提在手,可是,宁采臣此刻,他是无从下笔。

老师,自古以来便是教书育人,蒲佐下一代的国栋之师。

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

晓静但愁云鬓改,夜吟应觉月光寒。

宁采臣脑光一闪,立刻龙凤飞舞的提下了老师那魁梧的身材,站在了讲台上,那孜孜不倦的模糊影子,前世今生,依然是清晰的历历在目。

字画上,宁采臣提下了《无题》。宋文豪的礼物是备好了,接下来,便是拓跋老儿。

拓跋流云,被誉为当今第一书法家,他诗句,宁采臣也是看过,不过他的诗韵造句中,多是一田园居多,以此可见,拓跋流云的性子,多数是向往田园的隐居。

而作为隐居田园,最为显著的便是东晋的陶渊明。尤其是陶公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可谓是百家传唱的经典之作。

居然是“盗取”,那么就要“盗取”的脸不红,心不跳。

短短一盏茶的时间,宁采臣已经将陶渊明的《饮酒》在市龙凤飞舞的的提在了纸张上。

待到墨迹一干,宁采臣覆手收好,吹灭了油灯,上了床榻,一觉到天明。

翌日。

宁采臣匆匆洗漱了一番后,拿上了两幅字画,赶往了宋文豪的府邸。看门的守卫,还是那个面色黝黑,肌肉发达的汉子。

汉子一见到宁采臣,二话不说,立刻将他放行。如今的宁采臣,可是宋文豪的得意门生,即使有些市侩的守卫,他们照样是不敢为难他。

一州知府的得意门生,谁敢吃了豹子胆?动他分毫?

一入到院子,宁采臣就瞥见了在一处树荫下,两道人影,他们在比划着一些怪异的动作。如果宁采臣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此两人便是宋文豪以及拓跋老儿。在结合他们做出的那些怪异举动,应该是在晨练。

只是,对于他们两人比划出来的动作,宁采臣可是不干恭维。看着,人非人,畜非畜,莫非这个时代,也有自己发明的一套健身运动?

宁采臣一边疑惑走了过去。

“管伯老弟,喏,你看谁来了?嘿嘿!你天天念叨着那个学生为何不来看你吗?人家现在可来了哟。”

拓跋流云眼尖,一下子就瞥见了宁采臣,立刻对着宋文豪打趣说道。

宋文豪一撇目,就发现宁采臣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。他目光一扫,一脸狐疑的盯着宁采臣,“清逸?一大清早的,你怎么来了?”

宁采臣干笑了一声,对他们问候道:“老师早!拓先生也早!”

“呵呵!不早了!都快日晒三竿了!”拓跋流云一下子就窜到了宁采臣跟前,眸光一闪,盯在了宁采臣手上的字画去,“咦?你手中拿的是什么?可否借我看一看?”

宁采臣立刻将《饮酒》字画递给了拓跋流云,“学生自从拜了老师,今日特来感谢老师,昨日偶得灵感,作出了两首拙作,特来跟老师和拓先生讨个评价。”

宁采臣话说的滴水不漏,不过,一边的宋文豪他却不是那样认为了。他对自己这个学生的秉性,还是略知一二的。

宁采臣一般都是无事不蹬三宝殿。

“是吗?我看看。”

拓跋流云接过了字画,立刻是迫不及待的展开来,“结庐人在境……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哧!嗯!果然是好诗!哈哈,管伯,你这个学生恁的厉害,单单是凭着此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已经是将拓某的所有田园诗句给盖过了。哼!想当初,我真的是应该要跟你争一下,非要做这小子的半个老师不可。如此大才的学生,作为老师的脸上也是有光彩啊!”

宁采臣可是依照了拓跋流云的本性而作,他能不赞赏?拓跋流云的性情流露,连同天上的太阳,几乎都快要黯然失色。

宋文豪捻着短短的胡子,微笑不语。终于是看到了拓跋流云的嫉妒,宋文豪的心中,可是乐不可支。

“这么说,这字画可是送给我了?”拓跋流云目光一闪,脸上一片激动。

宁采臣点头,“嗯!自然是给拓先生的。”

随后,宁采臣目光一转,落在了宋文豪身上,“老师,这也有您的一份。”

“呀!快打开让拓某瞧瞧。”

拓跋流云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般,一旦拽住了母亲的Ru房,贪婪的啄吸着,一刻也舍不得松手。

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晓静但愁云鬓改,夜吟应觉月光寒。”

“咦!我怎么感觉,此诗韵的造句,堪比我这《饮酒》更胜上一筹的意境呢?”拓跋流云面泛着红光,拽着字画,左右的对比了一番。

宋文豪心情亦是高兴,又是意外得到了宁采臣赠与他的字画,而且,此字画中的诗律造句,将他与宁采臣的关系,衬托出的是微妙。

接下来,宋文豪看着拓跋流云拽着两幅字画爱不释手的模样,宋文豪心情可是有些着急了。对于这个老友的心思,宋文豪比任何人都明白。

一旦发现了上乘佳作,恨不得一下子咱为己有。

“文昌!让我也看看。”

宋文豪可是二话不说,一下子就夺过了拓跋流云的《无题》字画,躲在了一旁。至此,拓跋流云只能面色痛惜了一下,幸好他手中,还拿着属于自己的一份,要不然,他发誓,一定会从宋文豪手中将那字画给抢夺过来。

一人一首字画,顾自己沾沾自喜的欣赏,把宁采臣凉在了一边。这一刻,天地是寂静的,无人理会他。

宁采臣无趣的摸了一下鼻子,只好是安静的立在一旁,左右的看着他们忘形自乐。

宁采臣估测,足足是过去了差不多两盏茶的时间后,宋文豪才是将心思收了回来,“清逸,想你今天来,又是花费了那么大手笔,可是有事情相求?”

真不愧是为人师表,一眼就立刻洞悉了他的心事。

宁采臣灿灿一笑说道:“老师果然是慧眼如炬,什么事情,学生都是瞒不过老师的火眼金星。”

“得!你少奉承我!你可知道,老师我可是不吃这一套的!说吧,又是什么事情?莫非又是那叶君山老贼?上次的话,我已经给了他施压个种压力,假若他再不知道好歹的话,清逸,你就放心吧,老师绝对会在圣上面前参他一本,叫他立刻灰溜溜的滚回燕京去。”

宁采臣知道,对于白水仙那事情,宋文豪也是尽心尽力的。要不然,燕赤霞将白水仙从大牢中解救了出去,对于白水仙的无端失踪,叶君山竟然没有去追究,而是选择了沉默,息事宁人,一方面,定然是来自宋文豪的干预。

不过,白水仙也是吃了一番苦头。据说,她被燕赤霞凉在了一座破庙中三天三夜,三天三夜下来,她只能啃馒头充饥。

三天之后,燕赤霞才把白水仙送到了柳长风地府中,与辛十四娘团聚。

当然,这些琐事,都是后话了。

“老师,此事不是叶家的事情,而是其他……”

宁采臣言语停顿了下来,理顺一下心情,接下来,他当着宋文豪,拓跋流云的面,将周寒的如何遇害,变成了阴魂找上他的事情,一一的道出。

亡灵伸冤?

听完了宁采臣的一番话记述,宋文豪赶紧与拓跋流云四目相对,彼此均是一脸不可思议,更多的是震惊,难以置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