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1 前往

穿入宁采臣

不过宋文豪以他对宁采臣的了解,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编造出一个故事来此都逗他们一乐。居然宁采臣亲自登门造访,那么这事情,一定便是真的已经发生。“清逸,这事情,是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作为一州知府,宋文豪自知,他不能坐视不理,而且还是涉及到了杀人的命案,可谓是有些棘手。宁采臣立刻说道;“就是这两天的事情,学生也是偶然才得知此事!觉得事态严重,只好寻求老师的帮助了。”求人办事,那么就要放低自己的姿态。宋文豪是老师,而且还是知府,宁采臣是书生秀才,同时也是宋文豪的学生,主次自然要分明。

“管伯,你们就忙事情去吧,我就不打扰你们啦。清逸秀才,若是寻常有空的话,就不要吝啬你的双脚嘛,多多上门来,共同切磋一些书法,拓某可是非常期待你小子的再度光临哟!”拓跋流云眯起了眼睛,眸光一闪,像极了千年的老狐狸。宁采臣当下说道:“嗯!若是时间充足,学生一定会来拜访。”“嘿嘿!好说!你们聊着。”拓跋流云寮步而去。宋文豪轻轻摇头,此老友,从来没有一次是正经的。“如此说来,那冤魂可是在你那书画店铺中了?”对于鬼神,宋文豪有种复杂的心情,他敬鬼神,但,他心中却是有些排斥,两者自是相互矛盾。

见宋文豪面色变化不定,宁采臣估摸不透他心中如何作响,只好如实说道:“如老师所言,那鬼魂,的确是暂居在店中,老师若是有所顾忌的话,学生可以带传。”“不了!”宋文豪立刻挥手阻止了宁采臣的一片好意,“这样吧,容我去换一下衣服,你稍等片刻,我去去就来。”将宁采臣丢在大院中,宋文豪匆匆步伐择道走去。闲着无事可做的宁采臣,他只能随意在大院中逛了一下。蓦然,一道人影,徐徐走来。“书生,你怎么在这里?咦?你又是来找我爹我吧?”宋连城一身绿衣服,宛若是精灵般,无声无息的从拐角小道走了出来,一脸疑惑的盯着宁采臣看了一眼,满脸狐疑问道。

几日不见,宋连城越发的妩媚。宁采臣举目扫视了四周,才是发现,随意溜达一圈,差点就要闯入宋连城的庭院去了。“喂!我在问你话呢?怎么?变成哑巴了?”不知道为何,每次见到这书生,宋连城的心中似乎感受到了,她与宁采臣的距离,过于生疏。明明,他们两人可是认识的,可是每逢一见面,总是会莫名的生起一股陌生的感觉。“哦!你说得对,我是来找你爹的!看样子,你这是要出去?”宁采臣淡淡瞥了一眼宋连城,瞧她拿一番打扮,十有八九是外出,或者是跟情郎约会也是说不定。

“哼!每次问你话,总是问几遍,你才肯回答,若是换做了别的女人,比如,那个翠红楼的辛十四娘?我想,你的反应应该就不一样了吧?”宋连城在说这话的时候,她分明嗅觉到了一股酸醋的味道。她到底是怎么了?为何总是为着此事一直纠缠不休?郁闷?可是无处发泄?再说了,人家宁采臣跟她又是什么关系?人家跟别的女孩子怎么样?她管的着吗?她和他,亦如清风跟明月一样,一丝瓜葛都没有。瞬间,宋连城无端的自顾生闷气。女孩子的心思,宁采臣可是猜测不透。

只是宁采臣的观察,还算是入微的,一眼,他就发现了宋连城面色又了一抹阴郁。顿时,宁采臣心中一荡,他可是没有招惹她。“额……那个,我就不打扰你了,我……”“哼!什么打扰不打扰的,我才不稀罕!我这要出去,柏青山他约我去划船呢。”宋连城在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一双眼睛,一直紧紧的锁住了宁采臣,她可是希望,能够在宁采臣的脸上,捕捉到一丝的情绪变化。可是叫宋连城倍感失望的是,宁采臣完全是一副淡然神色。这男人,怎么能够这样?难道他一点都不关心她吗?还是,他从来就一直把她当做一般的普通朋友而已?连城啊连城!你就别犯傻了!人家根本就无视你的心中感受,你又何苦将自己的一腔热情贴上他的冷屁股?宋连城心中无端涌起了一股失落感。

这男人,真的一点都不解风情,傻头呆脑的,看着就来气。“哼!臭书生!我……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宋连城一咬牙,徐徐步伐离去。对于宋连城的举动,宁采臣更加是犯糊涂了!自问,他哪里又做错了什么事情?招惹上那丫头了吗?人家柏青山约她去划船,难道他非得要说,好啊,不妨我跟你去如何?如此行为的话,真的是二五仔的一千瓦灯泡,闪闪发光。“清逸,你这是作甚呢?”宋文豪换上了一身灰色格调的衣服,看起来是儒雅,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员外。

“哦!没事!就随便转转。”宁采臣赶紧收回了心事,宋连城刚才莫名的举动,还真的是把他弄得一头雾水不解其中缘由。“嗯!我们出去吧。”两人,步行离开了院子。宋文豪并没有随身携带护卫。对于宋文豪的心胸豁达,宁采臣可是有些敬佩。一州知府外出,总有些人心怀不轨,对他不利,好歹总有个随身的护卫不是?可偏偏宋文豪就无所畏惧。拿他的话来说,随身带着一个携着刀剑的护卫,招人惹眼,浑身不自在。走了半柱香的时间。他们两人,即将抵达了城东长街的书画店铺。

话说,韩生在昨天匆匆离去后,今个一大早,他在寒舍中左等右等,也不见宁采臣来寻他的身影。不得已,韩生只好是匆匆的赶到了店铺,到了店铺,他一看,大门依旧是紧锁。韩生心中一想到屋子中还呆着一个鬼魂,心中是忌惮,也不敢近身去,远远的侯在一旁,等着宁采臣的到来。可是左等右等了一阵时间,眼看太阳都要上三竿了,宁采臣居然没有出现?难道今天,他们的书画店不开张了?一旦想起了昨天,只是一天的时间,他们就赚了那么多银子,韩生心中可是一直惋惜不断。

等不到宁采臣的到来,韩生别无他法,他只能一边干着急的继续候着。远远的,韩生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那人,不是宁采臣还有谁?韩生刚想要要打个招呼,却是发现,在宁采臣的左侧边,是一个中年男子,一脸儒雅,一身贵气。顿时,韩生便是心中疑惑了!咦,那人是谁?看样子,他和宁采臣之间的攀谈,韩生看的出来,非常亲密。像是父子,却非是父子。难道这又是一位贵人?韩生想着,朝着他们走了上去。“清逸,你怎么现在才来?我还以为,今天我这店铺不开张了呢。

”韩生对着宁采臣说着话,而他的视线,却是撇在了宋文豪身上去。“清逸,这位是……”宋文豪面色疑惑。在来此之前,宁采臣并没有跟他说,他这书画店,可是跟人合伙经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