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2 详情

122详情

“他叫韩生,是个秀才!也是学生的好友!”宁采臣立刻对着宋文豪介绍说道,随后,他又对着韩生说道:“韩大哥,这位是小弟的老师……”

“还是我自己来介绍吧,反正你们都是读书人,免去那些繁琐的礼节吧!彼人姓宋,名文豪,表字管伯,随你怎么称呼都可以!”宋文豪对着韩生探去了一抹目光,继续说道,“韩生韩生,我看你这韩与寒同是谐音,在看你也是一介落魄秀才,唉,你这名字倒是有点……罢了,清逸,这便是你的经营店铺?依我看,倒是有些破旧了些。”

“宋先生好!”韩生灿灿的打了一声招呼,只是不知道,他这样的称呼,是否妥当?

“嗯!好好跟着清逸,我可以放心的告诉你,你能够结识上清逸这朋友,可是你的福分。”宋文豪话语一转,目光直直落在了那不起眼眼的店铺去。

韩生神色一愣!宋文豪的话的确不假!当初若非不是宁采臣对他的援助,他至今还在大街上摆着地摊,风吹日晒。宁采臣可以说是他的大恩人。

他们这书画店,可是寒酸了些。本来,宁采臣要做的就是,先以小本经营,然后赚取了利润之后,往后再扩张也不迟。

当然了,他这书画店,假若与东城西街上的那些装饰堂皇的书店论个比较的话,还真是一间茅舍与庭院的天壤之别。

“呵呵,不过是小本经营,当不得一回事。”宁采臣一边说道,一边去开了门锁。

对于宁采臣的话,宋文豪也不去追究,商人一般讲究的都是以利益为目的,粗鄙商人,一身铜臭味,宋文豪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过多的参进去,万一一个才华横溢,高风亮节的才子,一下子就变成了只知道赚取温饱,以谋商为营生目的,那么他这一生,即使在将来的仕途上谋个高官职位,一生只为银子看,还能期盼他为着老百姓做些事情吗?

进到了店铺大堂,宋文豪随意的扫视着大堂中的字画,他不用问,心中已经知道,那些字画是出自何人的手笔。

随意的倒挂在大堂中的字画,这一看,便是少有人问津。不是韩生做所,还能有谁?

“老师,您坐!”宁采臣忙着招呼宋文豪。

店铺刚是开张不久,店中的所有装备,都是很简单。连桌子,椅子都缺少。为此,宁采臣与韩生,只能站着。

对于宋文豪,韩生心中一直很疑惑,这名字,他听着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说过,只是一下子,他又想不起来。因此,从进到店中,韩生的目光,一直偷偷的撇看着宋文豪。越看,他心中就是越惊讶!

宋文豪给他一身气质,端庄,大气,淡然,他们似乎还有一些事情,没有对他说明?韩生可不是一个糊涂之人,能够做宁采臣的老师,此人,绝非简单。

宁采臣的才华,人人可是有目共睹,浙江的第一才子称号,可不是浪得虚名。居然是想不透,看不明白,韩生他唯有是沉默一旁,默默的关注。

宋文豪也不客气,坐到了椅子去,目光幽幽一转,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。

对于宋文豪的举动,宁采臣立刻心知肚明。

周寒,那亡魂,却是不知道,这时候他是否在大堂中。

“周寒,你在么?我已经找到了可以替你伸冤做主的人,若是可以,你不妨现身出来一见。”宁采臣悠悠说了一句。

而坐在椅子上的宋文豪,他面色一僵,他倒不是觉得宁采臣的话过于惊悚,而是觉得,宁采臣的举动有些滑稽。

人与鬼对话,他可是第一次亲身经历。

大堂中的气息,骤然冰冷而下。

周寒的亡魂,一下子就化作了一缕青烟,袅袅的蔓延在大堂中,随之青烟散去,一身白衣的周寒依然是一脸无血色,遁空出现。死人的脸色,苍白如蜡,叫人顿感一阵毛骨悚然,鸡皮疙瘩。

宋文豪早之前,他已经是有了个心理准备,不过,他还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吓了一跳。果真,这世界上,真的是有鬼魂的存在。宋文豪是官,官有官气。加上他又是读书人,身上也有文气,官气与文气的重叠一起。

周寒一遁身,立刻被宋文豪的庄严给震撼退去了几步。

“你叫周寒?你的事情,我已经听说了,假若你说的都是属实的话,我可以给你做主,还你一个公道,不过,要是你企图欺蒙我们,捏造是非,为了你一己之私,想要来个借刀杀人,那个后果轻重,我想,你应该明白。”

宋文豪的一番话,可叫宁采臣心中有些佩服了。他可是没有想过,若是其中还有这层厉害关系的话,他岂非不是被牵着鼻子走?中了恶鬼的圈套?真真是被人卖了,还帮着数钱,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冤大头。

落入了人前把柄,他这个浙江的第一才子称号,想必立刻会被践踏的一文不值。

周寒噗通一声,一下子就跪倒在宋文豪跟前,说道:“大人,小人的确是冤死的!还盘盼大人给小人做主,还小人一个公道!将坏人绳之以法,那么小人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,可以投胎转世去,再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做个孤魂野鬼,无处安身。”

周寒的话可是说的凄凉,让人听了为之鼻子一酸。鬼有阴间道,周寒如今是孤魂野鬼,他自然得天天提防着地府的鬼差,万一被鬼差发现了他的踪迹,一旦被押下了地府,他的冤情,找谁诉说去?

“你说,将你杀害的人叫刘文贵?而这店铺,就是你曾经遇害的第一现场?那你说说看,他到底是怎么将你杀害的?”对鬼审案子,宋文豪可是第一次。世界之大,真的是无奇不有。

周寒说道:“事情的经过时这样的,刘文贵在我的饮食中下了蒙汗药,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,食用后便昏厥了过去,然后刘文贵将我活生生的勒死,在佯装将我悬挂上吊自尽的样子……”

周寒一席话下来,足足有了两盏茶时间,才是将整件事情的发生始末,原原本本的详细陈述出来。比他当初给宁采臣解说的,还要详细很多。

“那刘文贵!真的是猪狗不如的混账东西。”

啪!宋文豪一脸怒气,狠狠的一巴掌击打在桌子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