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4 收押

穿入宁采臣 124收押

一个漆黑风高的夜晚,他拿着一条粗麻绳子,活生生的将他的伙计给勒死了,然后将尸体悬挂在店铺中的横梁上……

那不堪回首一幕,很多次,刘文贵总是会梦见那一脸血淋漓的伙计,无数个夜晚,总是站在他的床榻前,一言不发,冷冷的盯着他看,他总是会凄厉的大喊一声,然后醒来。

官差?难道,他的报应真的要来了吗?刘文贵从听到了小厮的禀告后,他一直冒着虚汗,豆大的汗水,从他的额头上,滚滚冒出。

“老爷,您……没事吧?”小厮怪异的眉角斜视了刘文贵一眼,心中颇是奇怪,老爷为何会在第一时间内听见了“官差”后,无端的被惊吓成这副模样?难道是老爷以前做了一些犯法的事情?

要是这样的话,他作为小厮,是否会给连累?小厮心中一想,顿时也觉得有些不安起来。他是卑贱的下人,主人家犯事了,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,很有可能,他们会跟着主人家一起倒霉,要不就被发送边疆做苦役,那种非人生活,活着不如死去。

“混账东西!你什么时候见过老爷有事?你速速去禀告他们说,老爷不在,就说我……”

碰!

恰在这个时候,那一扇紧闭大门,被一伙身强力壮的官差给踹开了。蜂拥而来的一干人,涌现在大堂上。

“刚才是谁说,你们老爷不在的?赶快给滚出来。”赵虎虎眼一怒,冷冷的目光扫视在大厅上的两人。

噗通!小厮哪里见过此般架势?他双腿一软,立刻瘫痪了下去,“不是小的……”

“混账东西!官差大哥来了,也不跟老爷说一声!”

碰的一声,刘文贵大脚踹上了小厮,可怜的小厮,被当做了出气筒,跌了一个跟头,头皮也跌破了去。小厮还是跪卧着,小气不敢出,身体不断在颤抖,蜷缩着。

“你就是那刘文贵?”赵虎眼睛一眯,目光立刻将他对面的男子给锁住。

官差的来势汹汹,刘文贵心中已经是隐约猜出到了一些实情,不过,他心中还是抱着一丝侥幸。他曾经杀过人是没错。可是那事情,除去他之外,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。那么今天这些官差到访?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

刘文贵虽然是个吃软饭的男人,但,他的脑袋可是灵活地很。要不然,他与刘梅私会那么久以来,以叶家的财大气粗,竟然是发现不了他与刘梅的龌龊勾当?如此可见,刘文贵的善后工作,一般的寻常男人,可是做不来。

“呵呵!众位官差大哥,你们请上坐!不知道你们今天到老刘某的寒舍,有什么贵干?”刘文贵立刻恢复了他的惶恐,取代而之的是他圆滑一面。

“你是刘文贵?”赵虎冷目问道。

刘文贵吃不不透赵虎的所问,他立刻点头说道:“在下正是刘某,不知道……”

“来人!将他给我捆了。”

宁采臣悠悠从赵虎身后走了出来,二话不说,立刻下达了指令。

哗啦的一下子,身后的差役,得到了宁采臣的吩咐后,涌了上去,将刘文贵捆绑个结实。刘文贵来不及挣扎,他已经被绑成了个粽子般。

“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难道你眼中就没有王法了吗?公然闯入私人民宅,我刘某到底犯了何事?我……要去衙门告你们!”刘文贵嚷嚷而开,面色因为愤怒涨红一片。

宁采臣悠悠踱步到了他的跟前,扫视了他一眼,说道:“刘文贵啊刘文贵,事到如今,你还在此装疯卖傻?你刚才说,要到衙门去告我们?真是可笑之极!我敢跟你打赌,你这辈子不会有勇气踏进衙门那个地方!因为,你心中有鬼!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,刘文贵,我问你,是否还记得一个叫周寒的人?”

周寒?不可能!一个原本已经死去多时的人,一个已经从这个世界上神不知鬼不觉死去的人,怎么会无端的冒出来?而且,还是从一个书生打扮模样的嘴巴中说出来的?这个书生是谁?看样子,他好像知道了一些实情,要不然,他怎么会无端的提起周寒?一个早已经被杀死的人?

刘文贵浑身一震!他一眼复杂的盯着宁采臣看了好一会儿,稍后,他佯装淡定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周寒。”

“呵呵,刘文贵,你就不必掩饰了!其实,装疯卖傻谁人都会,只是到了现在,你不该在继续狡辩了!话不多说,我叫宁采臣,不过是个秀才,自然没有那个权力来审问你!赵大哥,将此人押回去吧,交给老师来处理。”

与此披着人皮恶狼废话,已经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,宁采臣再度下了指令。

他是宁采臣?浙江中的第一大才子?刘文贵在沉默中被押了出去。

韩生一直跟随在宁采臣身后,对于宁采臣的处事能力,他心中可是有些佩服。如此少小年纪,定性非凡,手段更加是超然。加上他的才华,书法,放眼整个燕京王朝,已经难以找出人来与他匹敌。

唉……在想自己,如今一事无成,韩生心中越想,越不是滋味。人比人,真的是气死人。

宁采臣一个转身,就瞥见了身后韩生一脸落寞之色。顿时,宁采臣心中可是疑惑了,这韩生,他何故要露出一脸的落寞之色来?难道是因为,刘文贵此豪华的生活?触动了他的心事?或者,还是别的事?

“韩大哥,你没事吧?我看你脸色,好像不大好。”宁采臣忽然发现,与韩生相处下来,他这人的心事,可是越藏越深,宁采臣也是猜测不透了。

“我没事!我们出去吧!”韩生敷衍了一句。

两人无话可说,信步而出。

一路将刘文贵押往了知府公堂。

看见那森严,霸气的府衙大门,刘文贵知道,他这一生,算是走到了尽头。假若时间能够倒退回到一年前,他宁可老实本分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,绝对不会抱有三思之心,乱了心魔,杀了人,从而将他葬送在断头台。

他,悔不当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