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5 施惩

穿入宁采臣 125施惩

可世上没有后悔药,一失足已成千古恨。

看着森严的公堂,以及公堂上两排的衙差,刘文贵不由得是双腿一软,啪的一下,立即跪倒了下去。初审时候,刘文贵依然抱着一丝侥幸,对于宋文豪的所问,他还在百般抵赖,立决否认他杀害了周寒的事实。

啪!

宋文豪案板重重一啪,面色一寒,怒斥说道:“大胆刘文贵,事到如今,你竟然不知道悔改?杀了人还大言不惭?好得很啊!看来,像你此种大恶之人,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流泪。你的姘头刘梅在后堂已经全部招供了,即使你百口莫辩,你以为本知府就奈何不了你?哼!别太天真了!”

“大人,小的真实冤枉啊!小的没有杀人,句句属实!还望大人明察。”果真,刘文贵像宋文豪说的那般,心中还是抱着一丝侥幸。

对于宋文豪之前的话,刘文贵以为,那不过是宋文豪“恐吓”他而已,目的就是想要他完全的招供认罪。刘文贵至今以为,他杀害周寒的事情,除去他之外,绝对不会有第二人知道。

“哼!看来,你这泼皮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!很好!传证人宁采臣!”宋文豪蓦然是故作高深的高呼了一句。

顿时,整个大堂中,声声威武的助威,差点就让跪在下堂中的刘文贵,一泡热尿撒出了裤裆来。他不安的眼角瞄了一下大门。

宁采臣走了进去,不过,他手中拿着一把雨伞,举动在外人看来,却是有些怪异。

莫非那雨伞中有什么猫腻不成?从宁采臣进来之后,刘文贵的眼角视线,一直没有离开过宁采臣的举动。

“学生见过大人。”在公堂上,规章制度还是要施行的,宁采臣改变了对宋文豪的称呼。

宋文豪轻轻颔首,对于宁采臣的识大体,心中可是钦佩。他这个学生,无论是从他的品质,学识,或者他的处事为人,都深得宋文豪的心。

“在传共犯刘梅。”

随后,一个满脸惊恐的妇女,被一个差人押了进来,跪倒在地上。

话说这刘梅,原本可是叶君天的小妾。她既是叶家的人,想要动叶家的人,既是是县令柏青山,他也要掂量个轻重。毕竟,叶家可是官宦之家,拥有了实权。

捉拿刘梅,只能是宋文豪亲自出马。登门叶家,直接开门见山,亮出了刘梅与刘文贵作为姘妇的事实,再将他们密谋杀了周寒的事情,全部抖露而出。

叶家,他们虽然对宋文豪非常不待见,不过这可是官差办案,他们也不好阻拦,加上自家的小妾竟然在外面偷汉子,而作为叶家一家之主的叶君天,一直被蒙蔽在骨里,从宋文豪口中得知了真相的他,立刻火爆三章,二话不说,直接大脚将此贱人给踹了出来,大义凛然的将他的小妾给捆绑交给了宋文豪。

女人偷男人,无端给自己戴了一顶高高的绿帽子。

叶君天简直是要吐血暴毙而亡。

要不是因为顾忌着宋文豪在此,他真的会一剑刺穿了那奸妇的咽喉。

宋文豪便是不费吹灰之力将刘梅给押往了知府公堂。如今,现公堂下,这对奸夫**妇在相遇,不是在床榻上翻云覆雨,而是即将面临着要被杀头的判罪。

“现在,刘文贵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?你的姘妇刘梅,已经全部招供,画押了。本官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你若不在从实招来的话,那么,本官也没有什么话要说的了!立刻斩立决!”宋文豪话语说的很慢,但是,在旁人听来,却是一股寒意丛生,叫人不寒而栗。

刘文贵沉默不语,一旁的刘梅,她可是怕死的。她立刻对着刘文贵说道:“文贵,你还是招了吧!这事情,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,而且……”

“住口!你个贱人!若非当初不是因为你!老子会跟你倒大霉吗?大人,小的没有罪,小的没有杀人。”刘文贵的嘴巴,还真是硬,他依然是不肯招罪。

“唉!本官已经说过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,居然你如此冥顽不化,清逸,接下来,就看你的了。”宋文豪悠然一叹息,对于刘文贵,他已经是失去了耐心。杀了人,还如此百般狡辩,实在是可恶。

宁采臣会意,立刻打开了雨伞,在雨伞打开的刹那间,在此公堂上的所有人,他们立刻感觉到,大堂中的气息,忽然是骤冷了下来。像是腊月般的天气,有着一股冰冷之意。

咦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大堂中的气息,为何无端就冰冷了下来?正当众人疑惑时候。

在那雨伞下,蓦然是生成了一股青烟,当青烟散去之后,竟然是一个人?一个面色苍白,白如死人尸体。

他?难道是鬼魅?

啊……

公堂上的两排衙役,他们见此怪异无比的一幕,又是惊悚当头一棒,他们早已经是目瞪口呆的石化当场。真的是鬼!真的想不到,原来,这世界上,还真的是有鬼魅!

“啊……你是周寒?”刘梅胆小怕事,那一张惨白无血的脸,一个早已经是死去的人,无端的冒出来,刘梅立刻被惊吓的昏厥过去。

“这…不可能!”刘文贵同时也是被吓得全身哆嗦,浑身打着颤抖。

被他亲手杀死的周寒,如今做鬼了,也要与他对峙?这下子,刘文贵的心理最后防线,完全崩溃。

“大人,就是这天杀的刘文贵,他将小人杀害的!”周寒的阴魂被宁采臣从雨伞中释放了出来,徐徐跪了下去,对着宋文豪说道,“小人记得,一天晚上,用过了晚饭,小人立刻就感觉到,头一阵发昏,随后,那刘文贵,他在小人脖子上套下了一个绳子,最后……将小人给活生生的勒死去……”

真相已经被揭露而出。

“大人,这便是当时刘文贵行凶所用的绳子。”宁采臣将此已经有些发霉,破烂的绳子递给了一旁的衙役,由衙役负责呈送而上。

话说这绳子,可是宁采臣在书店的后院废弃水井中打捞上来的。而当时的绳子,就套在周寒的尸体上。

差不多是一年的时间,周寒的尸体,至今还能保全的完整,没有被腐蚀。可能是因为那废弃的水井中温度相对较低的缘故,因此,它能够让尸体保全至今周寒的尸体非但没有一丝腐烂的迹象,反而像是睡着一般。

宋文豪查看了此凶具,眉目一闪,“那么清逸,周寒的尸体,你们也是打捞上来了?”

“回大人的话,已经打捞上来了!尸体就在外面。”宁采臣拱手说道。

把刘文贵从庄院押回来后,宁采臣又是率着赵虎他们一众弟兄,寻到了书店的后院,费了一番功夫,终于将周寒的尸体给捞上来。

如今,人证,物证俱全,即使刘文贵在如何的百般狡辩,他已经无法为自己开脱嫌疑。斩他立决,已有了足够的罪证。

“大人!饶命啊!小人当时只是鬼迷心窍,所以,才会犯下那样的错误……小人当时……”

“来人啊!给刘文贵画押!押往大牢!判决伏罪后呈送到。”

宋文豪一脸厌恶的挥手说道,拍板退堂。

最终,判决下达,刘文贵被处以死刑,秋后斩立决。至于刘文贵的姘妇刘梅,她亦是共犯,不过罪不至死,被流放蛮夷,后三天实行。

这庄案件,圆满的划上了句号。

接下来,是周寒下殡事情。话说回来,这周寒也是一个苦命的人,从小时孤儿,后吃百家饭长大,做了刘文贵的伙计之后,无意中撞破了他们的奸情,从而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。活生生的被勒死,尸体丢弃在废弃的水井中,终不能入土。

如此冤情了了,周寒他也可以放心的去转世为人。只是他的尸体,害得劳烦宁采臣他们。

郊区外,一堆高高隆起的新泥土,一副崭新的棺材立在了堆土旁边上。

没有敲锣打鼓声,一切都是在静悄悄进行中。挖土的几个帮工,是宁采臣花费了一贯银子请来的帮手。

“清逸,那周寒的阴魂呢?莫非又是你把他收起来了?”韩生一直跟随在

身边,他见证了所有事情,心中,甚是感慨连连。

宁采臣悠悠说道:“他的冤情已了,去了他该去的地方,现在,只要我们把他的尸身下土后,这事情,算是要告一段了。”

话说间,几个帮工,他们已经将挖好了土坑,将棺材抗了下去,即将要入土,一切,就等着宁采臣的指示。

“周寒!我所能为你做的,就是这么多了!唉……只是希望你下辈子,投个好人家吧!不要那么多灾多难了。你们下土吧。”

宁采臣的话刚是说完,无端的在坟地上刮起了一阵怪异的阴风。阴风过后,周寒蓦然在棺材上冒了出来。

这一幕发生的诡秘,几个帮工顿时发出了一声“啊”的惨叫声,他们丢下了手中的铁铲,顿时溜掉的不见他们的踪影。

“我……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”周寒的阴魂,可是一脸无辜看着那些滚得屁股尿流的人们,随后,他对着宁采臣盈盈叩拜了一下,“周寒多谢宁公子的大恩,这一世无法为报,只能下一世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