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6 践行

穿入宁采臣 126践行

震撼!谁人也是想不到,周寒的阴魂他会一下子从棺材中冒了出来,叫宁采臣可是哭笑不得。大哥,你要出来,好歹也叫人有个防备吧?这下倒好了,将所有的他请来的帮工,全部的惊吓跑掉?这么一来,有谁人来给他们下葬埋土?

或许,对于那几个帮工而言,白天撞见鬼,可是一件煞风景的事情。想必他们这辈子,绝对不会再给死人挖坟墓了,今天这一幕,可把他们惊吓的够呛。

“额……你也不要见外,我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!周兄,好走不送了。”宁采臣只想送走这阴魂,言语之中,可是迫切。

周寒毕竟是阴魂,他无所顾忌遁身而出,的确是有些焦人忌惮,当下,周寒再是拱手,青烟一遁,消失在棺材之下。

“韩大哥,看来,这下可得麻烦你我二人了。”宁采臣操起了土堆上的铁铲,一把泥土铲下。

韩生也不矫情,自是明白了宁采臣的话中之意,两个书生模样的人,左右一铲,花费了半个时辰左右,才将坟墓给垒堆起来。

一块简单的木板制作的墓碑,一香火,几沓冥币,随风落下,乌鸦落树上,哀伤的瓜瓜鸣叫了几声。

天涯已是一片黄昏,秋风瑟瑟。

周寒冤事,因为宁采臣的缘故,得意沉冤昭雪大白天下。故而,宁采臣也为自己积善了一份美德。

十月霜天,气候,逐渐变冷。

宁采臣也将下扬州游学的事情,告知了宁母。凡事对儿子有帮助的,宁母历来都是十分赞同。这一次,宁母也是不例外,儿子终究是长大了,儿大不由娘。做母亲的,心中虽然是不舍,不过,宁母还是大力支持。

宁采臣将下扬州游学的日子,定在了三天后启程。他用了三天的事情,张罗好一切行程。

柳长风,李俊他们得知了宁采臣下扬州游学的事后,两哥们一商量,一拍即合,给宁采臣来了一个“满汉全席”的恭送宴会。

而地点,是在柳长风的府邸上。

月才上树梢,一厢房中。

辛十四娘端坐在梳妆台上,仔细的画起眉。在厢房中,还有一人,她便是白水仙。自从翠红楼被查封后,她们就暂居在柳长风的府邸上。

“四娘,别画了,不就是一个简单的宴会而已嘛?我都看你画眉都老半天了,你也不嫌手累。”白水仙来回在厢房中走了几回,不知道为何,她心中无端的生起了一丝烦躁的情绪。

白水仙自从被燕赤霞在破庙中将她折腾了三天后,她的脾气是改变了一些。那个臭道士,若是将来有机会的话,她定然会好好的招待他。可是不知道为何,白水仙一旦想到了燕赤霞那一双邪意凛然的眸瞳,她心中却是莫名的有些几许期待,再见到那可恶的男人。

莫非,她思春了?

辛十四娘一个转身,立刻瞥见了白水仙那一抹嫣红,不禁,她是瞬间疑惑了,看白水仙的样子,此刻,她像极了一个思春的少女般,娇羞妩媚。

“水仙姐,你也来打扮一下吧!你……没事吧?”辛十四娘一脸疑惑。

白水仙一脸怏怏的收回了思绪,嘴角一扯说道:“老娘能有什么事情?又不像你这丫头,整天没事,就喜欢空想着你的情郎!哎哟!可是呢,四娘,我奉劝你一句,你这又是何苦作茧自缚?你的情郎哥哥,人家可是看不见的哟。嘻嘻!依我看啊,那柳大胖子对你还不错!虽然呢,他人是长得胖了一点,可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这胖子对你可是认真的,家境又好,财大气粗,这可是女人的可求不可遇的夫胥不二人选,不妨你可以考虑一下如何?”

“行了,水仙姐,你也不要取我开玩笑了!胖子是个好人,我只能说,他是一个心肠不坏的男人,但,水仙姐,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拿我与他来开玩笑了!我不喜欢落人把柄。”辛十四娘悠悠站了起来,“你真的不要打扮一下出去吗?”

“不要!老娘又不是供他们消遣的,干嘛要打扮?”白水仙依然是我行我素。对于他们今天晚上的这个宴会,白水仙可是不感兴趣。

那是他们男人的事情,她一个红楼中的老鸨,若非不是柳长风早早便让府邸中的下人给她们带了话,白水仙早就窝在床榻上睡觉去了。

“好吧!随你。时间不早,别让他们久等,失了礼仪就不好了。”

辛十四娘提着裙角,迈出大门。她身后的白水仙,反倒是一副不着急的模样。

“我看你现在是巴不得想要去见你的那位情哥哥吧?”闲着无事可做的白水仙,她唯有是逗着辛十四娘为乐。

“呸!水仙姐,你真的是口不遮拦,我可是警告你,若是待会儿你乱说话,那么今天晚上,你就别想上床睡觉了,睡地板去吧。”

“哟呵!你这丫头,竟然敢威胁起我这妈妈来了?看我怎么教训你。”

这两女,一下子就闹开了,一路欢声笑语而去。

一处娴静,又是环境优雅的楼阁中。但见一八仙桌子上,摆满了一桌子的吃食。不断有仆人进出,送食,端水。

宁采臣,柳长风,李俊他们依次落座。

柳长风喜欢铺张,这次的大手笔,看桌子上琳琅满目食物,上乘佳酒,一眼便是可以看得出来,当中的花费可是不小。

“大哥,听说你给以冤魂沉冤昭雪,你恁的怎么厉害?真不够兄弟,如此刺激的事情,你也不捎带上我们哥俩,好让我们开开眼界。”柳长风一甩大手,立刻斟酌下了一杯酒水,递给了宁采臣,“所以,这杯酒水,你该罚。”

宁采臣二话不说,接过了酒杯,仰头一饮而尽,“兄弟,这下可否满意?”

“我说二哥,你也不要为难大哥了!不就是一阴魂的事情吗?有什么好看的?还不如多瞅看上红楼中的姑娘来得**呢。”李俊一双桃花眼,明亮扑闪。

他顿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咦!二哥,你该不会把四娘给雪藏起来吧?都这会儿了,怎么还不见她们的踪影?”

“胡说!我胖子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来人啊,赶快去催促她们……”

“不用了,我们已经来了,让各位久等了!不好意思。”

当辛十四娘一抹红衣出现在楼阁中,顿时,她立刻变成了男人眼中的焦点。红粉佳人,宛若仙女下凡尘,惊艳四座。

辛十四娘每一次出现,总是能够给人一种惊艳感官刺激。难道,是因为这个女子,曾经出身在红楼中的缘故?所以,在她的身上,无论是她的举止,或者是她的言行中,总是会无意的散发出一种**的韵味?

“二哥,说真的,我开始是有线羡慕嫉妒你了。”李俊怪异的对着柳长风说道。

柳长风立刻是老脸一红,嘿嘿的一旁傻笑起来。

反倒是宁采臣,他与辛四十娘目光一对上,彼此是抿唇一笑,算是默认的打了一个招呼,然后他们的目光,也随之从彼此的身上离开,如是蜻蜓点水,微妙无比,寻常人,却是看不出一丝端倪

“哟呵!看来今天晚上,你们的排场可是不小呀。”白水仙反倒是没人关注了。

一是因为她的身份,红楼中的妈妈;二则是因为她的性格,直白,泼辣,说话从来是不拐弯抹角,直白的有时候连面子也不给他人留下几分。对于如此厉害的人,嗯!还是少惹为妙的好。

“呵呵,白姐说笑了,不过是一些家常的简单菜肴罢了!你们走坐吧。”柳长风对她们招呼说道,“今天我们难得一聚,也是给我大哥践行,所以,大家都不要拘束哈,尽情的吃喝,尽情玩闹,就让我们疯狂一次吧。”

顿时,柳长风发现,一座子的人,目光是齐齐的看着他。

柳长风可是疑惑了,“我……有说错了什么吗?你们都这么看着我?难道我脸上沾有米饭不成?”

“二哥?你有病啊?明知道这样,你干嘛还不擦掉?”李俊立刻白了他一眼光,吧唧了一下嘴巴,端起了一杯酒水,悠悠的抿唇一口,舒畅的叫道:“啊!佳肴美酒!美人相伴!人生,真的是乐乎哉!”

“三弟,你个白眼狼!刚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脸上有米饭?”柳长风出了一次囧,只能嘿嘿一笑,打了圆场。

欢愉的气氛,蔓延一楼阁中。

“四娘,如此良辰美景,不如你给我们几个哥们弹奏一曲如何?”李俊邪魅一笑,目光撇过了一直安静中的辛十四娘,“额……就当做你给我大哥践行吧!可好?”

辛十四娘抬起了眉目,匆匆扫视了宁采臣一眼,默不作声,她似乎在等待着宁采臣的允许,又是或者,她心中在期待着一些事情的发生。

酒宴顿时冷场下来,气氛,有些诡异。

见此般,李俊又是火上浇油说道;“不如,大哥和四娘共谱一曲如何?据说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大哥,这话我可是从你学来的哦。”

李俊的不怀好意,宁采臣一眼就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