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7 辞别

穿入宁采臣

辛十四娘对他有情,宁采臣可是心知肚明。李俊有意要撮合他们两,宁采臣也知道。但,宁采臣暂时不考虑儿女私情。冥冥中,似乎有一股诡秘的力量,牵引着他一直逃避中的兰若寺。树妖,黑山老妖,此两妖孽,他们的法道高深无比。宁采臣一直顾忌的是,以他现在的法道,能否敌得过树妖的强大?“大哥,你没事吧?”李俊见宁采臣没有回应,只好狐疑的撇了他一眼。而辛十四娘,她只能是一身落寞的走到了他们早已经备好的琴台上,目光幽幽的撇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宁采臣,十指如葱,架在了琴弦上。

蓦然间,潺潺如水的琴声,夹带着一股幽怨,在楼阁中蔓延而开。琴声呜咽,压抑,似乎,正在倾诉出一个女子的满腹哀怨,叫人闻听后,可是要当场落泪。唉……对于辛十四娘的心情,白水仙只能是暗自一叹息,她这是何苦?把自己的一腔情谊,寄托在一个看不见未来的书生身上。真的值得吗?落花有意,可是流水无情!“呀!四娘看来,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好!要不然,她怎么会弹奏出如此哀怨的琴声来?”柳长风眸光一闪,对着正在弹奏的辛十四娘探去了一抹目光。

宁采臣左手端着一杯酒水,侧目,看着琴台上的粉红佳人,心中忽然是泛起了一抹心事。记得当初,他们初见,他惊讶于她的出水芙蓉,出身风月场所,竟然能够保持着如此清纯的一面,出淤泥而不染,叫他好生钦佩此女子的洁身自好。在到后来,他们相识,他又是惊讶于此女子的多才多艺,而非是花瓶摆设。铮!琴声,款款收尾。辛十四娘一曲《凤求凰》将她的心声,心事,吐露的完全,倾诉的如痴如醉。“好!四娘的琴声,果然厉害!词曲一出,再无凤求凰!”李俊忽然是拍手大叫起来。

原来李俊也是一个略懂音律,初闻词曲,他对于辛四四娘的琴艺,打从心眼佩服。一曲完矣,辛十四娘起身,告了一声“身体不舒服”后,便是款款离去。只是,她在离去时候,那一抹目光,落在宁采臣身上,那抹不去的幽怨,尽显无疑。这宴会,直到乌云遮月,月落乌啼之时,众人才是大醉伶仃的各自告辞,踏上归程。翌日,宁采臣醒来,才感觉,脑袋一阵生疼。许是昨夜,他们疯狂的饮酒后果。轻拍了一下脑袋之后,宁采臣简单的洗漱后,才是想起来,今天可是他最后一天,明天,他就要启程下扬州了。

这几天,宁采臣一直没有见到聂小倩,不知道,那丫头的鬼修进展如何。他现在还有一些重要事情去做,也顾不上聂小倩情况。宁采臣的重要事情,便是他要给自己制造出一个书篓来。书篓,相当于一个旅行袋,可以放些书籍,衣服,而最上一层,相当雨伞般,可遮风,遮阳光,挡雨,这可是一般学子出远门不可缺少的必备。书篓的制作,亦是很简单。原本,宁采臣想要铁来替换木质,不过考虑到,时间是来不及了,只有暂时将就一下。长街上,偶尔也可以看见,一些书生模样的学子,背着书篓穿梭而行,满脸疲惫,一眼可以看得出来,此些学子,可是出远门游学,又是或者拜访某个好友而来。

宁采臣在北街上寻了一个作坊,让木工依照着他的图纸制作。对于书篓的改制,宁采臣只是稍微的变动了一下而已。过于复杂的话,他可是担心,木工无法完成。木工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,手艺精湛。据说,他十五岁出师,一直靠着自己的手艺为生,后取了媳妇,养活一家子。可见,不管在哪个时代,拥有一手技术活的话,即使是走南闯北,也不会被饿死,可见手艺的重要性。一中午的时光,宁采臣的书篓已经是做工完成。付给了作坊一定的酬劳,宁采臣挎着书篓,择道而归。

最后一件事情,就是要去跟老师拜别。作为学生,可不能师前失礼。要出远门,自然得跟自己的老师道别一声,这可是最起码的尊师教道。宁采臣刚要踏出厢房大门。聂小倩一下子就遁身出来,“看样子,你又要出去了?唉……你比我还忙。”宁采臣闻言,收了脚步,转身回去,有些惊讶的看着聂小倩,“咦,我发现你今天怎么跟往常不一样了?莫非,你的鬼修突破大乘了?”“唉,我倒是想呀!可是,不管我怎么努力,我就是无法将《回元大法》中所提到的秘术给修炼完全,可能,是我太笨了吧!不过,直到今天,也是略有小成,我……拥有了一半肉身。

”聂小倩面色有一丝激动。宁采臣好奇问道:“一半肉身?这话又怎么说?”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你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聂小倩屏气一收。顿时,她的身体,立刻发生了变化。她上半身,无端的消失不见,好像是隐身了,可又是惊悚的露出了她的下半身来,诡秘无比。“喏,看见了吗?我无法做到让全身都隐遁,要不,就是上半身露出,下身隐遁,要是我这样出现在我爹爹面前,真的是会把他惊吓的半死。”聂小倩完全遁身出来,一脸颓废。宁采臣可是疑惑了,聂小倩现在到底是鬼体?还是半个鬼体?“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。

”宁采臣目光直直的掠在了聂小倩脸上,“比如我现在能够看见你,那么,一般的寻常人,他们能够看见你吗?”聂小倩立刻摇头说道:“一般的寻常人,他们是看不到的,除非,我对他们施了幻术,那么,他们就可以看见我的存在了!毕竟,我可是鬼体,寻常人都能看见的话,除非他们是阴阳眼。”宁采臣顿时明白了,怪不得,聂小倩偶尔会调皮的在院子中穿梭,至今,娘亲和阿宝她们都无法发现聂小倩的存在。“不过,也不排除那些道士和尚,还有驱魔人,即使我隐遁起来,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只能感受到我的存在。

鬼体和活人有着很大的区别,因为我身上随时携带着大量的阴气,一旦周围附近阴阳不协调的话,他们就能够感觉出来。所以,这便是我为什么不敢轻易出去的原因了。”聂小倩好像是在抱怨,又似乎对于外面的世界,非常的企盼。“所以说,只要你将鬼修完成了,有了金身,在塑造你的肉身,一旦你可以还阳了,一切不都正常了吗?”“你以为我不想啊?可是……好了,明天我们就要出发了,我看看这半天时间,能不能再突破,我去了。”聂小倩身子一遁而去,厢房的空气,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。

这丫头的天资,还真不是一般笨!想想如花跟破风,他们两人修炼了《回元大法》,他们所需要的时间,不过是短短的几天而已,他们已经是掌握了所有秘术的要诀,为自己所用。与他们分别数月,不知道,如画与破风,他们现在何处!又是或许,他们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修炼洞穴之类的场地,吸附日月精华,为他们自己度劫的一天做好充分的准备。与他们约定好的一年时间,很快就会过去,到时候,宁采臣倒是有着很大的企盼,他们两人会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惊喜?稍后,宁采臣再度离开了厢房,出了院子大门,直奔宋文豪的府邸。

对于宁采臣的到来,那时候,宋文豪与拓跋老儿正在棋盘上厮杀的激烈。“清逸来了?”宋文豪眼角微抬,可他的视线,依然是舍不得移开棋盘。“嗯!学生今天来,是要跟老师告别的。”宁采臣说道。看样子,他今天来的可不是时候,看他们在棋盘上拼杀的热烈,似乎,他此刻就是一个不速之客,扰了他们的兴致。宋文豪与拓跋流云,方才还是相互在棋盘上厮杀的激烈,一旦听了宁采臣的话之后,他们两人无端同时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。“告别?莫非你要出远门?”宋文豪示意宁采臣坐在旁边的矮凳上,撇了他一眼探疑目光。

“嗯!是要出远门,可能时间会长一些,我想,应该是在年末回来吧。”其实,宁采臣也不确定,他这一趟下扬州,具体的时间是要呆上多久,他本人也不是十分确定。“这样也好,年轻人多出去外面走走,看看各地的风情,对于你也有很大的帮助,想拓某年轻的时候,不也是经常各处游云,若非不是当年累计下来的所见所闻,成就了今天的拓某吗?”拓跋流云话语一转,立刻对他自己称赞起来。“就你这身牛脾气!还不是不要误导我的学生了。”宋文豪悠悠对拓跋流云说了一句,继而,他目光一转,对着宁采臣说道,“那么,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?原本,我还想筹集上浙江的一些仕人,弄个桃园诗会呢,这些人,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他们一生的经验,可是非常宝贵的,不过……此事不提也罢。

”“学生多谢老师的费心。”宁采臣唯有是叩首感谢一番。宁采臣知道,宋文豪对他的栽培,似乎已经超乎了父子之间的情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