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28 突变

穿入宁采臣 128突变

宁采臣辞别了宋文豪与拓跋流云,他最不不见到的人,宋连城,没有任何预兆的与他迎头撞上来。

一见到宁采臣,宋连城面色微微一变,上次,她对此书生说过的话,还是记忆深刻。她说:再也不要见到这书生了。

可是,日子好像才是过去了一两天,这不,他们又迎头见面,难道,真的是应验了那一句话?不是冤家不聚头?

宁采臣发现了宋连城面色不悦,实则,他也不想跟她打招呼,只好是低头,一转身子,就要跨步离去。

“站住!”

宋连城面色一寒,立刻将宁采臣给阻拦了下来,“哼!看样子,本姑娘让你很不待见啊?撞见了本姑娘,招呼也不打,就这么离去?亏你还是书生呢,一点礼仪都不懂。”

宁采臣可是想不到,宋连城这妮子会将他一军!什么叫做礼仪?瞧她说的如此冠冕堂皇,这一刻,宁采臣可是领教到了此女子的跋扈。

“小生敢问宋姑娘,何为礼仪?你说我不尊礼仪之道?我看你也不过如此!咱们可是半斤八两吧,彼此不相上下。”难道他们真的是冤家?每一次见面,总是会无端的制造起浓浓的硝烟味。

宋连城杏眼一瞪,恨不得把宁采臣撕烂的七卸八块,她怏怏说道:“你少跟我扯文字眼上的嘴皮子,总之,今天你撞了姑奶奶,所以,你得跟我道歉,还有,我现在肚子饿了,你得请我去吃大餐。”

得!这世上,唯有女人难养也。

为了消灾,宁采臣自然是不能推脱的。若是他拒绝了,说不定,这妮子会纠缠他一天,他就别想安生了。

“真是强盗逻辑。走吧!算我怕了你。”

宁采臣不想再与她继续废口舌,唯有妥协。

宋连城顿时抿唇一笑,径直走到了他跟前,零距离接触,甚至,在第一时间之内,宁采臣已经嗅觉到,从此女身上飘来了一股处子的幽香。

“说真的,我还真希望你怕我。嘻嘻!我们走吧!”

对于宋连城的情绪善变,宁采臣只能是暗自摇头。这姑奶奶,说句心里话,他可是招惹不起。他宁可有多远,马不停蹄的滚多远。只是现在,得满足了这女魔头的要求才行。

熙熙攘攘的长街,时间跨到了下午,便是车水马龙的繁华,热闹无比。

“喂!书生,我们都走那么久了,到底要去哪里?”

从城西走到了城南,又从城南走到了城北,莫非宁采臣是将她耍猴子不是?宋连城突兀的一扯,立刻将宁采臣拉住,对着他怒目瞪视道,“说,你是不是在耍我玩乐?”

宁采臣轻易便将宋连城的纤手给无声息的挪开,悠然说道:“你又不是猴子,我耍你干嘛?再说了,即使找遍全天下,会有这么好看的母猴子吗?”

“混蛋!臭书生!你死定了!竟然敢把本小姐比作母猴子?吃我一剑!”

锵的一声!

宁采臣可是想不到,宋连城会随身携带着佩剑,而且,还是一把软剑,宋连城一抽剑而出,婉手一挑,就直直刺上了他而来。看其势头,他如是不躲闪的话,身体必定会被挑出一个窟窿洞眼。

宁采臣面色一变,赶紧大叫一声“疯婆娘”后,撒腿就跑。

“臭书生!给我站住!”

长街上,忽然是**起来。但见一个妙龄女子,手中握着长剑,一直追击着在前方奔跑中的书生,被迫躲闪开的行人,怪叫连连声起。

宋连城兴许这一次是玩认真的,她整整将宁采臣追赶出了十三条街道,打翻了几个小小贩的菜篮,踩烂了一个妇女的一篮鸡蛋,撞翻了一个老汉的手推车,推车上的梨子,散落了一地。然后,他们两人,一前一后的奔出城外。

他们之间打闹,依然是没有消停。宁采臣知道,那善后工作,还得他去抚慰那些人。一两贯银子,可是必不可少了。

“臭书生!你…….给我站住!”宋连城可是没有力气了。

姑奶奶的,想不到,这书生竟然那么能跑?不管她怎挑剑追赶,宁采臣总是会远远的将他甩开掉。

“废话!我不跑!难道等到你长剑落下,将我我身体上刺出几个血洞眼来?我又不是傻瓜。”

此刻,他们两人,已经出了城外,出了城外,便是荒野,杂草丛生,荒山寂静,气氛几分凄凉。

“咦?这是哪里?真不敢想象,我们竟然出了城外来?”一看周边凄凉的环境,宋连城不想再与宁采臣瞎斗下去。

“别看了,这是城外,荒野中。”

宁采臣探手摸了一把汗水,只能说,这女子,过于彪悍。以后,再见到她的时候,他发誓,一定会远远的滚开去。

“哼!都怪你!说要请我吃大餐的!看吧!现在倒好了,大餐没得吃,还跑了一身臭汗!宁采臣,我讨厌你。”

宋连城收拢了剑鞘,面色怏怏说道。

夕阳斜下,一抹夕阳红挂在天边,分外刺眼。

宁采臣撇撇嘴巴,一副不以为然,低声说道:“其实,我倒是希望你讨厌我,然后……”

咻!

宁采臣一句话尚未说完,一长箭破空射来。情况发生的太过于突然,宁采臣尚无分身术,那“啄”的一声,箭头已经擦进了宋连城的左边肩膀。

啊……

宋连城顿时使仰面倒下去。血,一下子立刻将她的半边肩膀给染红。

咻!

又是一长箭破空而来,这一次,可是射上了宁采臣。宁采臣双目一拧,腾地一窜,他翻了一个跟斗,堪堪避开了破空而来的箭头。

怒!

箭头,是从草丛中射出来的,那么,那袭击他们的人,就是隐藏在那端。宁采臣在翻转跟头的同时,他目标已经锁定了那个位置。电光火石之间,宁采臣神识一动,轩辕剑立刻破空掠去,直直刺上了草丛。

轰!

一道人影,朝着天际直掠而上。

想跑!宁采臣目露凶光,腾腿一旋,此刻,他暂时也顾不上宋连城的伤势,踩上飞剑,直追那道人影而去。

奔走在前方中的身影,宁采臣感觉到似曾相识。这人是谁?为何要在此潜伏击杀他们?

宁采臣足足用了一盏茶的时间,才是将前道中的人给阻挡了下来。

祈然?竟然是他?

“是你?呵呵,真想不到,我们再度相见,会是这样的方式。”宁采臣阴沉着脸色,与他为敌的下场只有一个,就是死!

祈然很淡定的看了宁采臣一眼,马上讽刺说道:“很可惜,刚才那两箭,没能把你射成刺猬。”

“是很可惜!”宁采臣阴阴笑道,“说吧,是要给你留个全尸体?或者我把你将全身的骨头都捣碎了去!我好像记得,我们应该没有那么大的仇恨吧?”

“嗯!你说得没错!我跟你,原本就是两条不相干的直线,可是你不该杀了我师叔向天歌,小子,谅你本事再大,法道在怎么厉害又能怎么样?与我们重阳门,祁山一派为敌的,往往他们的下场,都会死得很惨。”祈然皮笑肉不笑,似乎,他有十足的把握,一剑击杀了宁采臣。

宁采臣神色一惊!那天在荒野中,他早就料定,被他一剑诛杀的妖道来头不下,可没有想到,此妖道竟然是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向天歌?向问天的同袍亲弟?对于重阳门,祁山一派的事情,曾经,燕赤霞偶尔会对他提起过。

大门之派,座下弟子已有上千人数。

看样子,是寻仇来的!微微想了一下,宁采臣已经将前后的事情连贯了起来。这一刻,他终于明白,祈然为何要对他们袭击了。

“哈哈!怎么?怕了?或者说是怂了?小子,我们在很早之前,就已经开始注意你了!只是那时候,我们有顾忌,才会留你小命到现在。今天,就让我亲手将你的首级割下来,慰问我师叔的在天之灵!小子!速速受死!”

祈然双手一拖,顿时,气息一冷,一杆长枪,立刻在他手中端成。锋利的芒光一闪,宛若天空划电的极速,银光一点,已到了宁采臣的咽喉处。

宁采臣处惊不变,灵力一动,轩辕剑“嗡”的一声,立刻横在了他跟前,剑与长枪的对峙,气流的碰撞,随之形成了一个真气漩涡,当空一笼罩下来。

萧杀气息起,天地为之变色,风电雷云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