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0 戏耍

130戏耍

清晨,浙往江的大道上,走来了两人。

男子背着一个书篓,着穿一袭蓝色长衣,几分书生倦气。女子打着一木质伞,一白色丝巾,迎风独舞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,并肩而行。如今的聂小倩,她的鬼修大有所获,虽然,她还不能给自己塑造出金身,不过她再也不畏惧天上的烈阳。即使她完全暴露在阳光底下,她再也不用担心,她的身体会被灼伤,然后灰飞烟灭。

在启程之前,宁采臣建议要雇佣一辆马车,毕竟,从浙江的横县到江苏扬州,路程遥远,保守估测的话,路程至少也有上百公里,马车行程,少则也要两天多的时间才能到达。

可聂小倩却是建议说道,反正他们行程也不着急,不如步行而去,一边可以欣赏上沿途的美景。既是游学,又何必匆匆。

为此,宁采臣只好是采取了聂小倩的建议,他们从横县出发,驶向了江苏的大道方向。两人走了一个中午。

现在的气节,已到了十月。十月天气,气候已经是转冷。不过一旦到了中午,气温上升,又是如同炎炎夏日。

他们走了一个上午,顿感有些口渴。在大道的岔口上,一方旗帜随风摇荡,桅杆上小旗上印着“茶庄”两个醒目的字眼。这是一个露天的茶庄,庄中,摆放着一些桌椅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走了过去。茶庄上,有三三两两的顾客在悠闲的喝着茶水,一副惬意模样。

一个小二模样的男子,从茶庄走了出来,对着宁采臣与聂小倩微微一笑,打了一个招呼:“欢迎两位客官,里面有请。”

小二方是一见到聂小倩的容颜,目光不由得是一呆愣,真想不到,这女子,竟然是生得如此美艳。可以说的是,此处方圆百里,绝对是在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好看的女子来了。

“小二,给我们来些茶水,有吃的吗?一起上来吧。”宁采臣见小二的一双眼睛,直直的盯住了聂小倩,他并不恼,而是恰好好处的提醒了小二一句。

你这小厮这样的盯着人家姑娘看,可是很失礼的行为。

“啊!好的!两位稍等!这就来。”小二像是被勾魂般,反应过来之后,立刻小跑而去。

“嘻嘻!刚才那小二哥真有趣!瞧瞧他那衣一副德性,好像没有见过女人似的!唉,要是采臣哥有小二那样的目光深情看着我,我会幸福一辈子的。”聂小倩收拢了雨伞,对着宁采臣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。

宁采臣抿唇一笑,不言语。

“呔!他娘的小二,过来!”

忽然,在宁采臣身后桌子上的一个光头汉子,咆哮了一声,“这他娘的!这茶水那么烫,你让老子怎么喝?想要烫死老子啊?”

一听这话,茶庄的掌柜,立刻走了出去,一脸歉意的对着汉子说道:“客官,不好意思了,这茶水刚刚是起炉,要不,你先将就一下,待到茶水凉之后,再喝也不迟……”

啪!

掌柜一句话尚未说完,立刻被汉子重重掌掴了一巴掌。

“滚你娘的!老子可是可是要赶时间!喝个茶水还费劲!”汉子一抬脚,又是给了掌柜一脚。

“哎哟!”

掌柜一无端在挨上汉子一脚,疼痛的叫了一声,一拐的怏怏离去。那光头汉子,他可是招惹不起。反正,几乎都是每个月左右,总是有些泼皮来此闹事,他经营个小本生意容易么?挨打挨骂,在这样下去,生意可是做不成了。

“掌柜的,那光头是谁?我看那厮可是嚣张得很。”当掌柜经过宁采臣的桌子后,宁采臣立刻扯住了他问道。

掌柜听了宁采臣叫那光头为“那厮”,他面色顿时一变,赶紧低声说道“嘘!客官,你说话小声点,万一被他听了去,看你不过是个书生,手无寸铁之力,惹恼了他,你可就遭殃了。”

“没事,你只需要告诉我,那厮是谁即可。”宁采臣还是一脸认真问道。

而一边的聂小倩,她扑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珠子,暗暗的为着光头汉子又些担心了。依照宁采臣的秉性,遇到了此事,宁采臣自然会让此光头脱一层皮。

掌掴见宁采臣身边,竟然端坐着一个美艳的女子,这世间,竟有长得如此妖艳的女子?他赶紧收回了视线,喃喃说道:“此人名叫田波,是个泼皮恶霸,此方圆百里,没有人不忌惮他的!客官,我奉劝你一句,这事情,就这样吧,最好千万不要去招惹他为妙。”

宁采臣呵呵一笑,站了起来,对着掌柜一脸诡秘说道:“掌柜的,假若我能给你好好的教训那光头,打算怎么报答我?”

看着一脸笑意谦谦的宁采臣,掌柜愣是没有转过神色来,好一会儿,他才说道:“我看你不过是个书生,这些闲事,你还是不要管了!你们的茶水和点心都来了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两位客官请慢用。”

掌柜一直以为,宁采臣不过是拿他来消遣而已。一个孱弱的书生,能成什么气候?再说了,田波可是闻名四乡的恶霸,谁人敢去招惹他?躲闪都来不及呢。

“好吧!掌柜的!你看着,看我如何给你挣回面子。”

宁采臣不顾掌柜的阻拦,径直的朝着田波光头走了过去。在走去的时候,宁采臣四处乱瞄了一下,他顺手就抄起了一杆木棒,拽在了身后。

然后,宁采臣无声无息的走到了田波身后,他二话不说,一木棒直接砸上了田波的光秃秃脑袋去。

碰的一声,异常响亮。

这书生,他真的砸了?坏了!以田波的流氓秉性,他这茶庄可能会被毁掉了呀!掌柜双腿一软,几乎要跌倒下去。

“呔!奶奶个熊!那个杂种竟然不长眼睛,连老子也敢打。”

被宁采臣砸一棒的田波,他一脸怒吼转身,便是看见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,正在好奇的盯着他看。

“是你……”

“呀!这不是那闻名天下的铁头功田波大侠吗?咦?这就是奇怪了,据说那田波的铁头功可是厉害无比,一头即可撞破上百斤重的巨石!可我就奇怪了,恁的连一个木棒都没有断裂?莫非你是冒充光头大侠田波?”

这突如其来的一幕,可叫田波一脸的怒气顿时消停,一脸疑惑的盯着宁采臣看了一会儿,说道:“老子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我就是田波,可是……你谁啊?”

“啊?原来你真的是田波大侠?呜呜,小的终于找到你了!大侠,你可知道吗?小的从阿牛村来,翻了十座山,趟了五条河,破了三双鞋子,终于找到了你!大侠,你说我容易吗?”宁采臣做戏的逼真,可是叫田波顿时糊涂了。

真他娘的!他什么时候在江湖中有了那么大的名气?铁头功田波?可是,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?

“哎,我可是怀疑了,江湖传言,田波大侠的铁头功,一撞碎山石,二撞可断金刚,可是我刚才分明木棒砸了你一下,为何这木棒竟没有断裂?莫非你真的是个冒牌货?”这一刻,宁采臣说的真诚,无比认真。

“呔!谁说老子是冒牌的?老子就跟他急!来吧!往老子脑袋这里砸!狠狠的砸下去!今天,老子非得让你们见识一下,我田波大侠的威武!”

啪啪!

田波连续的啪了几下他光秃秃的脑袋,对着宁采臣说道。

“真的要砸?”宁采臣邪魅一笑,却是没有人察觉出他的诡秘。

田波似乎等的是不耐烦了,恶狠狠的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砸!你小子尽管放手砸下来!非得让你们见识一下老子铁头功的厉害!你今年若是不砸下的话,老子就跟你没完。”

嘿嘿!小样的!哥等你的就是这一句话。

“好!大侠果然有气魄!有魅力!可不是我们一般寻常人能够比的!小的佩服如滔滔江水,五体投地!我可是要砸了!”

宁采臣高高的轮起了木棒,目光一片金光闪烁。

“砸吧!砸吧!老子等着。”

这一刻,宁采臣再也不手软了,狠狠的一跃起,高高一棒砸了下去。

碰声的果断想起,随之是“吱嘎”的一声,那四指粗大的木棒,应声断裂处了两节。

在看看光头田波,他的脑袋上,渗出了一条血迹斑斑,然后,他的身体,像一片落叶般,摇摇晃晃的倒瘫痪在椅子上,喃喃自语:“嘿嘿!老子就是大侠田波!”

他说完了这一句话,顿是双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可见,宁采臣这一棒砸去,他发劲的力度可是不小。

“啊……”掌柜已经是目瞪口呆了。这样也行?这个书生,真乃是神人也!如此不动声色的教训了一个恶霸,此书生端的是一手妙计啊!

“嘻嘻,你就不怕日后此恶霸寻你来算账?”聂小倩扯了一个笑脸,对于宁采臣采取这样独特的方式去教训一个人,真是好玩。

“放心吧,我已经抹去了他之前的记忆。”宁采臣低声说道,然后,他目光落在了掌柜去,“这茶水和点心,我想,掌柜就不用收取了吧?”

掌柜点点头,一脸激动,如此大才之人,他奉承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去收取他们的茶水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