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1 魅惑

穿入宁采臣

宁采臣与聂小倩歇息了一宿,下午的时候,他们继续赶路。直到傍晚的黄昏,他们到了一个叫仙桃的镇上。此镇的长街,有些萧条,明明还是白天,可是镇上的行人几乎是可以用掐指细算出来。而且,这些行人,他们面色匆匆而去,神情惶恐。似乎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到来,他们如同撞见了鬼般,又似乎,他们是盗贼,十恶不赦之人。看见长街上的行人,他们步伐匆匆的飞快逃离。更甚者,还见着一些年轻的女子,挎着大包小包,也是面色匆匆,如临大敌般的往镇外而去。

当街上,宁采臣只能与聂小倩面面相觑,均是一副不解模样。稍后,宁采臣对聂小倩说道:“我看天色已晚,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家客栈暂时落个脚,我忽然觉得,这仙桃镇的气氛又些古怪,也好找个人来问问,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聂小倩是赞同。况且天色已晚,他们总不能继续的抹黑赶路吧?他们在长街上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时间,在长街的南城寻到了一个“悦来客栈”。此客栈的规模不是很大,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,不过是小本经营。不过说的也是,此处毕竟是镇集,可不是一般的县以上。

进了客栈,大堂中,一个掌柜模样的男子,在案台上眯着眼睛。此男子留着八字胡须,体型清瘦。兴许,掌柜的是听见了来人的脚步声,“咚”的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,他见到宁采臣与聂小倩的瞬间,一双小眼睛一闪,冒着一抹金光,然后他的八字胡一提而上,立刻对着他们堆着笑脸问道:“哟!两位客官,是要投宿么?里面有请。”“你是这家店的掌柜?”宁采臣狐疑的撇了干瘦男子一眼。掌柜赶紧哈腰点头,“客官要眼光,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。只是不知道,客官有什么吩咐?”“好说!现上些饭菜给我们,稍后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吧。

”宁采臣携着聂小倩随意的就坐在大堂的一桌子上。搁下了随身携带行李后。掌柜立即是热情的给他们擦桌子,倒水,倒是非常殷切。“喏大的一家店,该不会就只有掌柜一人吧?”聂小倩问了一句。掌柜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原本有两个伙计的,只是……我们这仙桃真这半年来,一直发生了一些诡秘的事情,所以他们都拖儿带女离开了。或许,你们会问,为啥我不离开?我可是舍不得这家店,而且我也是上了一定的年纪,老了,活不了几年了,可不像他们年轻人,未来的路还很长。

”宁采臣眉目一拧,从掌柜的话语中,他听出了一些端倪来。在结合其刚才在长街上遇见匆匆离去的人们,看来,此仙桃镇真的是有着不平事情发生了。宁采臣当下对着掌柜说道:“您可否说说,你们这仙桃真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掌柜瞅看了宁采臣与聂小倩两眼后,他直接说道:“好吧!我看你们是外来的,奉劝你们一句,晚上的时候,你们千万不要出去,这里很不太平。半年来,我们这里已经是失踪了好多年轻男女,他们至今到现在,连他们的尸体都没能找着。

大家一致都以为,他们一定被妖怪抓到深山里去吃了!所以,才会连尸体都没有剩下。”“唉……”掌柜叹息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,“所以啊,这仙桃镇,半年来,走的走,死的死,留下来的人们,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还有的就像我一样,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故土,奔走他乡。镇上,几乎都快要荒废了。”听了掌柜的话,顿时,宁采臣与聂小倩面面相觑。妖怪抓人,将他们掳进了深山去,然后将他们吃掉了?这事情,绝对不会像掌柜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宁采臣接着问道:“那么,这半年来,就没有官衙来交涉此事吗?你们人都失踪了,难道没有上报吗?”一听宁采臣的话,掌柜是面色一暗,“客官,这你就不知道了!我们仙桃镇不过是个小镇,千来人口,而且地势偏远,我们不知道上报了多少回,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消息,直到后来,我们也不报希望了。

你们一定要记住我的话,晚上千万不要出去,我去给你们张罗一些吃食。”掌柜晃着脑袋离去。“采臣哥,对于此事,你可否有什么看法?”聂小倩也感觉到,此事情发生的过于蹊跷。镇上的年轻男女,无端失踪了,而且连最后尸体也没能找到,难道真的是妖怪所为?将他们掳走,然后吃掉了?宁采臣深思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……我暂时也不能下定论,不如……”宁采臣附耳低声在说到:“今天晚上,我们可以出去看看,或许说不定,我们能够发现一些端倪。

”“好!我们就这么定了。”聂小倩有了一丝期待。又是过了半柱香的时间。掌柜才是张罗好了他们的吃食,罗列而上。掌柜的手艺还不错,这一餐饭,宁采臣与聂小倩,他们吃得倒是欢心。饭后,他们付了定金,要了两上房。上了楼阁,掌柜最后还不忘记交代了他们一句,晚上千万不要外出。宁采臣与聂小倩佯装点头答应了。掌柜的可是为他们好,他们总得有所表示。夜色越来越浓烈。宁采臣探头出窗户,目光扫视了一眼长街,这时候的长街,几乎是没有行人。每家每户,均是紧闭大门,像是在防疫着瘟疫般的惊恐。

长街中,散下了一层白色的雾气,朦胧妖娆,宛若一恶鬼,布下了一张无形大网,张牙舞爪的肆虐。“采臣哥,你看什么呢?”聂小倩徐徐步伐走进了他的房间。宁采臣的房间与聂小倩相连,不过是隔着一条廊道而已。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去?”见宁采臣没有说话,聂小倩又问了一句。“很快,等那掌柜睡下了,我们便出去。”宁采臣收回了目光,继续说道,“也许今天晚上,我们真的能够发现一些猫腻。”当天上的明月,被一片乌云遮住后。从一扇窗户下,蓦然掠出了两道人影。

他们的掠出的动作很轻柔,又是急速,像是鬼魅般,无声无息。宁采臣与聂小倩,他们双双如同飞鸟般,待到客栈的掌柜歇息后,他们立刻从客栈的窗户上掠了出去,来到了长街上。此刻的长街,一片死静。放眼长街,不见一行人。话说的也是,如此三更半夜的,而且此仙桃镇又是发生了诡秘的男女失踪命案,留下来的人们,他们早早的便是关闭了大门,提心吊胆的歇息去了,又怎么会有人在大街上不要命的随处乱逛。“这长街,好安静!安静的让我感受到了这里似乎就是一座阴气沉沉的死城。

”聂小倩捋了一下她额前的秀发,她一袭白衣,在漆黑的夜色中,异常刺眼。“我们四处走走看。”宁采臣建议说道。稍后,他们两人并肩而行。走了一盏茶的路程后,宁采臣忽然感觉到,在他们背后,似乎有人在跟踪他们。可每当宁采臣往后看去,又是什么都没有发现。难道,是他多心了?不!绝对不可能!他对于自己的感觉,从来都是深信不疑。反复几次后,宁采臣心生一计,对着聂小倩说道:“我们分开走!稍后我们在这里汇合。”聂小倩见宁采臣面色一片严峻,立刻明白了他的打算。

宁采臣走上了岔道的街道,而聂小倩,她敲好与宁采臣背道而驰。天上的明月,依然被乌云遮住。一抹诡秘的气息,立刻将宁采臣笼罩而上。前端中,出现了一座半月形的拱桥,拱桥之上,一袭白衣女子,安静的站在了哪里。宁采臣看不见女子的脸,他只能看见,女子的背影,袅娜的如是仙女下凡,倩倩腰身,盈盈一握。这女子,无端的来得好快。宁采臣眉目一挑,他立刻意识到,那一幕的不真实。似乎,他踏入了一个迷魂的陷阱中,脚步,不自觉的走上了拱桥去。不对!他眼前所看见的,定然不是真实发生。

幻象由心生,难道是心魔,占据了他的理智?宁采臣赶紧深呼吸后,念力一动,他已经恢复如常。方才他所见到的女子,不过是一缕幻象变化而为。可是,到底是什么妖魔,一瞬间就能够魅惑了他的心智?宁采臣不由得大吃一惊。“采臣哥。”聂小倩无端的出现在宁采臣身后,“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,你跟我来。”聂小倩说完,她二话不说,扯着宁采臣,走下了拱桥,朝着一条大道走去。宁采臣神色一怔,立刻甩开了聂小倩的手,问道:“说吧,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见宁采臣生气了,聂小倩也不恼,她抿唇一笑,一下子就捻上了宁采臣,“采臣哥,你生气了?顶多,我以后不牵你的手就是了。

好了嘛,别生气了,我们走吧。”宁采臣沉默不语,一路跟随着聂小倩,拐上了几条街道后,最后,他们在一座庭院外停下了步伐。“醉生逍遥阁”几个腥红的字眼,立刻映眼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