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2 入局

132入局

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宁采臣不动神色问了一句。明眼一看,这跟红楼中没有任何区别。

试想一想,一座死气沉沉的小镇,莫名的多出了一座红楼来,渲染的热闹无比,歌舞箫声不断。这正常么?这无疑就是要拉低一个人的智商。

“我们进去不就知道了?”聂小倩一脸热情的携手上了宁采臣。

这一次,宁采臣并没有直接将她的手给甩开去,而是任由着聂小倩拉着他的手,走进了那“醉生逍遥阁”。

迎面而来的,是一些穿着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,他们疯癫的载歌起舞,翩翩然,像是穿梭在花丛中的蝴蝶,叫人看了,顿时觉得一阵眼花缭乱。大堂中的所有男女,看她们的翩然起舞,几乎道道了癫狂地步。

“怎么样?这个地方不错吧?”聂小倩徐徐目光锁住了宁采臣。

宁采臣面色淡然,不过,他的目光却是急速的扫视了大堂中的每一个角落,好厉害的幻术,竟然能够凭空变化出了那么多的花样来!可是,这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在作祟?一时间,宁采臣竟然无法渗透着其中的玄机。

“采臣哥,来,我们去那边。”

聂小倩一下子就拽住了宁采臣,将他扯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。

桌子上,有美酒佳肴,蔓延着一股诱人的味道。可是,此些美酒佳肴在宁采臣的眼中看来,堪比毒药还毒,比蝎子,毒蛇还厉害百倍。他若是喝下了,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暴毙身亡。

聂小倩立刻为着宁采臣斟酌下了一杯酒,递到他跟前说道:“来!这美酒的味道很好,你不妨尝一下。”

宁采臣从聂小倩手中接过了酒杯,可是他端着酒杯的手,并没有往嘴巴里送去,而是目光停在了聂小倩脸上,“哼!我只能说,你的演戏手段烂透了!不如,这酒给你喝如何?”

咻!

宁采臣当即翻手一拨,随之将酒杯中的酒水波上了聂小倩。冷不防的,聂小倩被宁采臣泼了个照面。顿时,聂小倩的目光中,露出了一抹恶毒。

宁采臣厉声说道:“别在演戏了!妖孽!把你的真面目露出来吧!就你这小样的雕虫小计,只能去诱骗那些无知的小孩!你这一套,在我这里根本就行不通。”

“哈哈……你这书生果然与众不同。老娘喜欢!”方才还是聂小倩模样的她,瞬间,她面部一抖,立刻变化成了另外的一个女子。

一个红妆妖娆女子,妖孽果然是妖孽,看她的穿着打扮,暴露无比,果然是依靠美色,来勾引男人的妖物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宁采臣悠悠站了起来,“莫非这镇上的那些失踪男女,都是你所为?

“哈哈……没错!都是我们所为!老娘可以告诉你的是,他们通通都已经死掉了,喏!这不都是看见了吗?这大堂中的男男女女,就是他们,不过现在的他们啊,不过是一缕阴魂而已!而且,我还可以告诉你一句,这些冤死的恶鬼,他们都是很凶猛的,你知道他们有多厉害么?”

女子在宁采臣身边踱了几步,一脸妖媚说道,“哟!老娘真的是替你这细皮嫩肉的书生可惜了!他这些阴魂恶鬼,只要老娘一声号令下,他们立刻可以将你的身体上的肉,一块一块的撕咬下来,那种感觉,会让你生不如死的!哈哈……”

宁采臣神色不变,盯着眼前的妖艳女子问道:“这么说来,你也是恶鬼变化所为了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女子抿唇一笑,妩媚的两指探在了她的红唇上,用力的啄了一下后,一副欲仙欲死的销魂模样,“他们都叫老娘我魅姬,魅惑的魅,女臣姬。啧啧,老娘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,如此面向如玉的书生,杀了实在是太可惜了。可是,老娘又不得不杀你!”

“我很想知道,死在你魅姬手上的男人,应该是很多吧?”宁采臣对于这些恶鬼的滥杀无辜,他心中已经是酝酿了一股熊熊烈火。

艳鬼诱惑男人,然后吸附了他们身上的阳气,或者掏心食之,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情。可是宁采臣这一次,他很愤怒。他愤怒的缘由很简单,只是因为这些恶鬼,随心所欲的玩弄人的生命。

这些脏脏的孽障,该诛杀!

“很多!多得连我自己都数不清楚了。”魅姬目光一凛,继续说道,“你放心,我对你会很温柔的,温柔的让你死去如何?没有痛苦!而且,老娘可以在你死去的时候,满足你们臭男人地欲望,就让你……哈哈,欲仙欲死去如何?”

“好啊!我倒是很企盼。”

宁采臣念力一动,顿时“嗷”的一声怒吼,他一下子就召唤出了《天罡九字诀》兵道中的阴兵。短短瞬间,那些阴魂恶鬼,自是一阵鬼哭狼嚎的被阴兵吞噬了个干净。青烟散去之后,恢复了宁静。

现在,大堂中,只是剩下了宁采臣与魅姬。

魅姬一脸惊恐的盯着宁采臣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竟然能够随意的召唤出阴兵?看来,是老娘低估你了。黑山老妖,老娘上了你的当!可恶!”

“我叫宁采臣,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黑山老妖?原来这是你们布局下的圈套啊?莫非是因为我的缘故?”宁采臣忽然明白了。

他可是想不到,又与黑山老妖撞上了。看来这一次,黑山老妖可是有备而来的。情况似乎有些不妙。一旦入了他们的圈套,想要抽身而回的话,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“哈哈.没错,这是一个圈套,书生你已经入套了!而且,这下,即使你插翅也难飞了。书生,你在看看,这里是什么地方吧……哈哈……”

魅姬忽然是掠了出去,她身体一遁,消失不见了踪影。

轰……

就在这一瞬间,此“醉生逍遥阁”已经是严重颤抖起来。然后,一些黑压压的树枝,树干,无端的从各处冒了出来,像是病毒一样,四处伸展,蔓延,高耸入天。眼看着房子就要被那些树枝包拢严密,密不透风。

宁采臣眼见不妙,他速速掠了出去。

可是,当宁采臣出了外面后,他又是发现了一个惊恐的事实。仙桃镇,还是仙桃镇吗?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阴森森的地狱。

四处,均可见密密麻麻的树枝,蔓延的各处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何一个镇,却是在短短的时间之内,突然就不见了?然后取代而之的是一座荒废的,凄凉,阴森之地?

整个地面,都是激烈的颤抖。宛若是天崩地裂般,一刻也不稍停。

黑山老妖?魅姬?还有那些凶猛四处蔓延的树根,树枝,植物藤条。宁采臣的脑海中蓦然一闪,树妖?姥姥?兰若寺?这一天,终于是要来了么?

当这些字眼,一一在他脑海中飞快的顿现而出,宁采臣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。一直以来,他逃避的事实,终于是发生了。

宁采臣想不到,这一天的降临,竟然是那么突然,叫他一点防备的措施都没有。真是可笑啊,之前在仙桃镇所看见的一切,难道都是幻象吗?可是他为何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?假若真相只有一个的话,那便是树妖在作祟。

宁采臣知道,树妖是一株千年的老树修炼成了精,然后不断的吸附了活人的气血,造就了他的妖道高深。假若真的是树妖在作祟的话,事情可就麻烦了。一个黑山老妖已经非常难缠了,何况又多出了一个魅姬,看那女鬼,她的妖道也是厉害。

小倩?聂小倩现在又在何处?

宁采臣抛下了心中的复杂情绪,他往后拔腿就跑去。可是,这已经不是之前的道路了,根本就没有道路可寻。四处,均是高耸上天的大树。

此树妖,他的本事果然是通天。

“小倩!你在哪里?”

宁采臣一边疾呼,一边疯狂的穿过那些密密麻麻的植物藤条。之前他们的分开,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。假若他们一起的话,或许,那些妖孽,他们就不会有那个空隙可入了吧?

地上,根本是没有道路,完全是深一脚,浅一脚的陷入了那些厚厚的树叶下去。可笑,既是可悲!真是聪明一时,糊涂一世。若非不是他的大意,早在进入仙桃镇之前,他们应该提前打听一下,这方圆百里,是否有一个叫兰若寺的地方。

可惜,现在才想起来,一切都晚了。

“哈哈……宁采臣,你注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蓦然,四处中,均是想起了这个惊悚的声音,无风不入,无孔不渗。听其声音,似乎就在眼前,可仔细的一寻去,又不是,好像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。

“何方妖孽!为何要躲躲闪闪,有种的话就出来单挑。”宁采臣怒极了,一下子,真的是很判断,那个声音,到底是从何处传来的。

“宁老弟!无须去理会那声音。”

“采臣哥!”

正当宁采臣被那声音折腾的恼怒不已,他在蓦然中,看见了远方中,一点亮光,然后急速的向他所在的方向掠来。

燕赤霞?聂小倩?他们怎么会在一起?宁采臣目光一凛,起了戒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