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3 破局

穿入宁采臣 133破局

来人真的是燕赤霞与聂小倩。他们坐在飞毯上,一晃眼瞬间,已经到达了宁采臣跟前。但见燕赤霞覆手一收,那飞毯不过是燕赤霞的长袍,搭在他身体上。

“咦?小倩,你怎么会和燕大哥一起的?”宁采臣心中,有很多的疑问。比如,他现在最想知道的,为何仙桃镇会变成这番模样,简直就是人间炼狱。

“嗯!情况是这样的,当时我和你分开之后,就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了,可是当我发现,好像我们同时都进入到了一个幻术的磁场中,才是反应过来,黑山老妖便出现了,他要捉拿我回去,我打不过他,幸好这个时候,燕前辈他现身出来,将那黑山老妖给打跑了去。接着,我们就来寻你了。”

见宁采臣一脸疑惑,聂小倩赶紧解释说道。

燕赤霞目光一凛,接上了聂小倩的话,“没错!幸好宁老弟没事,能及时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们使出的小小幻术把戏,能够抽身回来,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”

“可是燕大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的?”宁采臣又问道。对于燕赤霞的忽然出现,的确叫人感到有些意外。

“这个……说来就话长了!在半个月前,某家得到了消息说,这里有妖魔作祟,于是就匆匆的赶来,在此隐藏下来,某家想知道,到底是何方妖孽拥有了如此通天本领,可惜半个月来,都无所获,直到今天才是发现,原来这一切,竟然是树妖在作祟。这树妖的妖道厉害无比,我们还是一边走,一边说吧。”

燕赤霞说完,立刻在前方开道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,立刻跟随而上。周边中,均是森天大树,阴沉,阴气凝重。若是要仰头望天,上头的天空已经不见,他们唯一能够看见的,只有是那密密麻麻的大树。除去了大树,还是树。

这些大树,诡秘无比,它们像是长上了双脚般,无论他们走到那里,放眼望去,依然是一排排密不可分,几乎让人闯不过气来的树林。

走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,在前方中,好像根本就没有道路可寻。

“燕大哥,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。”宁采臣停下了步伐,如此密不可分的树林,他们这样走下去,要走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燕赤霞转身,回眸,说道:“你问吧!要是能回答,某家也不会吝啬不告你知道。”

“是这样的,居然燕大哥已经在此潜伏了半个月,难道就不曾觉得,这里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还有,不知道燕大哥是否听说过,这方圆百里之内,有一个叫兰若寺的地方?”

“兰若寺?某家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宁老弟之前也是问起相同的问题。这下子你可是问对人了,的确,假若此仙桃镇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话,直直往东走去,大概十里之外,就有一个叫兰若寺的破庙。当日,某家曾从哪里经过,只是当是来去匆匆,为曾进入瞧瞧。怎么了宁老弟?莫非问题就出在哪里?”

在漆黑的夜色中,燕赤霞扑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,宛若是天上的北斗星。让他们在漆黑的夜色中,有了希望的曙光。

燕赤霞果然厉害,宁采臣不得不佩服他。瞬间就能够从他的话语中找出了玄机。宁采臣点头说道:“兰若寺,可不是单单一间破庙那么简单,当中可是有着……”

“咦!你们来看看,我们走了一圈,好像又转回原来的地方了,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聂小倩的疑惑,随之将宁采臣的话打断。

燕赤霞原地一个转身,对着他们说道:“嗯!的确!我们又是转了回来!看样子,某家还是低估了他们。这片树林处处都有陷阱,而且还被他们布下了**阵!看来,我们只能采取一些手段了。”

燕赤霞言毕,从挎包中掏出了一沓符,还有一支短短的箭头,“我们必须要赶在天亮之前离开这树林,要不然,等到天一亮之后,我们无法走出去的话,那么我们的麻烦就很大了!很有可能,我们会这些怪异的东西给完全吞噬。”

燕赤霞话语停顿了下来,他目光一扫在宁采臣与聂小倩脸上,接着说道:“现在,你们都听我的,要记住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务必要紧紧的跟随在某家身边。记住了吗?”

“我们会的。”宁采臣与聂小倩相视了一眼,达成了默契。

“好!我们现在就走!”

燕赤霞探手一翻,一道符射了出去,携带箭头,像一枚霹雳火弹,直直的打在了一株大树上,“神兵火急如律令!破!”

在燕赤霞的咒语过后,那一株森天大树,随之破裂,碎了一地。然后,一条小道,无端的从大树身后延伸了出来,好诡秘的说。

原来,这便是一个迷幻阵。怪不得,他们之前绕了一圈,又是回到了初始地方。如同经历了“鬼打墙”一样。可是他们知道,这一次,他们都知道,他们陷入了这片树林中,可比“鬼打墙”厉害了上百倍。“鬼打墙”不过是让人在远地方绕个圈圈而已。

如今,他们被森天的树林给包围了起来,正如燕赤霞说的那样,假若,他们在天亮之前,无法离开这片树林的话,他们很有可能,会被吞噬了去,最后连性命都不保。

在燕赤霞的带领下,他们每走五十步伐,燕赤霞必要打出一道黄符,将前方中的阻碍给清除了,这一路,他们终于是畅通无阻。半道上,也有一些小陷阱,不过最后,都被他们齐力破除。

直到东方出现了鱼肚白后,他们三人是走出了树林。此刻,他们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,彼此是遥望着身后的那一片诡秘无比的森林。

三人,盘膝坐在了地上。

晨曦的阳光,徐徐照下来。一扫除了他们身上的疲惫不堪。

聂小倩还是有些忌惮燕赤霞的。对于这个道人的法道高深,聂小倩只能深深的敬畏。她现在还是半人半鬼体,若是划为归类的话,她依然是属于鬼畜一类。

“终于出来了。”燕赤霞站了起来,伸展了一个懒腰,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走吧,寻你们的行李去。或许,等会儿,你们会大吃一惊的。”

看燕赤霞的样子,他好像已经料到了一些事情的发生,故而,他对着宁采臣打起了哑谜。

才是走了几步路,宁采臣已经是心中吃惊连连了。昨天晚上,好端端的一座仙桃镇,这一刻,他们才是得以看清楚了实情。

哪里有什么仙桃镇?这里,就是一座乱坟墓岗,一座一座土堆堆积起来的坟墓,杂草丛生,凄凉无比。

哗啦的一下子。几只乌鸦落在了旁边的一株枯树上,“呱呱”的鸣叫了几声,更加是增添了无数的悲凉气氛。

“怎么会这样的?这里竟然是……”即使聂小倩是半个鬼体,她同样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吓得不小。

是乱坟墓岗啊!那么,他们昨天晚上,住进的那个客栈,他们所见到的人们,他们通通都是这些冤死的野鬼了?亏她也是鬼体,既是同行,那又是为何,她无法察觉出来?

聂小倩十分震惊。

宁采臣也是如此,好端端的一个镇,一夜间之间,不过是一处乱坟墓而已。

“燕大哥,说实话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宁采臣胃中,有一股强烈的泛酸。他想要一吐为快。可是,咽喉中,好像被堵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般,既是反胃,又是吐露不出,此种感觉,异常难受。

“一切皆是幻术而已!没有什么大不了的!去吧,你们的行李,喏,看见了吗?在那高高隆起的土堆上。”对于此事,燕赤霞不想再提。

宁采臣探眼看去,就发现,他的书篓安静的被遗弃在一座高高隆起的坟墓上。宁采臣走了过去,将书篓拿起,啪下了泥土,抗在了背上去。

此刻,宁采臣心中可是懊恼的。无端的被那些死去的阴魂给戏弄了一下,若是可以的话,他绝对会将它们一一的消灭掉。

除去了乱坟墓岗,他们在往前走去,地上四处,均是可见一些白骨骷髅,散落一边,那些骨头,在阳光的照射下,晃眼而来的是一抹阴森冰冷之意。

“唉!怎一个惨字得了!真想不到,一座镇集,会变成这个样子!只是不知道,当初这里是发生了一场大瘟疫呢?或者是他们遭遇了一场血腥的屠杀。这……我们真的是想象不出来了。”燕赤霞像是在感叹,又好像是在替着这些枉死的阴魂有了一丝同情。

燕赤霞顿了一下语气,接着说道:“对了,宁老弟,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看此路程,你们好像要到扬州去吧?”

宁采臣点头:“嗯!燕大哥说的没错!我和小倩正要往扬州去,谁知途中……竟然是误闯入了这尸家禁地,若不是燕大哥及时赶来,我想,这一场劫难,我们很难应付过去。”

“嘿嘿!宁老弟你也不用谦虚啦!以你现在的本事,我想,那些孤魂恶鬼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!至于幕后的那个,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。走,我们就去哪兰若寺会会他们,某家倒是要看看,他们的通天本领如何。”

燕赤霞面色一凛,当下了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