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4 兰若寺

穿入宁采臣

宁采臣知道,对于燕赤霞的“邀请”,他不能拒绝。一直以来,宁采臣就一直在逃避着这个问题。如今,好像在冥冥中,有一股诡秘的力量,在牵扯着他像那兰若寺走去。难道,这莫非就是命运的安排?即使他如何逃避,冥冥注定好好的事情,都会与他的轨道强势逆袭而来。

“怎么?莫非宁老弟有什么难言之语?不妨说来听听?”燕赤霞一眼随之发现了宁采臣的面色在不断变化中。他心中,堪是疑惑。

宁采臣立刻摇头说道:“燕大哥多虑了,我能有什么难言之语?不过是偶然想起了一些过往事情而已,心中不免有几分惆怅罢了。”

的确,无端重生聊斋世界,魑魅魍魉的妖魔横行。他的命运,却是注定要与兰若寺的树妖勾上了一条轨道。这一刻,宁采臣也终于明白,原来,命运的轨道是有惯性的。惯性的可怕,就在此,不管你始终如何逃避,而命运,早已经将你栓在了一条单杠的绳子上,无法逃避,无处可躲。

唯一能做的,便是坦然面对,接受现实。

“好!居然无事!我们走。”

他们三人,沿着杂草小道走去。不到半柱香时间后,一座阴森的破庙,横在了他们前方。远远望去,即可见一股紫色的烟雾,缠绕在周边。而且,寺庙的周边中,依然是密密麻麻的大树。植物藤条,当中,也不乏枯树。

宁采臣心中一阵嘀咕,此破庙便是兰若寺,应该就是树妖的老巢了。据前书所记载,兰若寺,之前可是一座香火十分旺盛的寺庙。寺庙中僧人过千,香客满门,可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一夜间,一场大火焚烧了此庙。

庙堂中的僧人,死伤无数,尽散离去,久而久之后,这兰若寺便成为了一座凶庙。传言有说,此兰若寺,一旦到了晚上,从寺庙中传来了歌舞喧腾,甚是还有男人,女人销魂的欢愉声。而后一直到天明,又是恢复了以往的宁静,凄凉,且是阴森。满座寺庙,均是白骨森森。

附近方圆百里的村庄,偶尔,总是无端的会失踪一些年轻力壮的年轻人。他们至今连尸体都没有寻到。

附近村民同是猜测,这些失踪的年轻人,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。至于他们是如何死亡的,传言上百,众说纷纭,无一定论。

捎了一段路程,他们三人,走到了寺庙的大门。寺庙大门,残旧,破烂不堪,布满各处都是。

大门两边上,雕刻着两尊石像,石像雕刻的怪模怪样,非人,非兽,一双怒张的眼睛,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。总之,叫人看了第一眼,就不想在看第二眼了。

大门的横梁上,倒挂着一块亦是残旧不堪的木匾,木匾上,清晰可见“兰若寺”三个字眼。

“我们进去。”

燕赤霞对着宁采臣他们说道,“不过你们可要注意了,某家可是感觉到了,这里的阴气真的好浓重!看来,此寺庙中,果然是隐藏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啊!”

宁采臣与聂小倩相视了一眼,对于燕赤霞的话,他们也立刻也同时感受到了。

周边的气息,蔓延着一股阴森诡秘。

进了寺庙中,他们才发现,这寺庙的地势很广,广到他们一眼看不见尽头。在往前继续走去,四处可见倒在庙中残木,石头,积叶,空气中,散发出了一股腐烂的味道,扑鼻而来,浓烈异常。

窸窣……

众人心中一惊!他们赶紧回头,但见兰若寺的大门上,无端的被一些粗大的植物藤条给缠绕了上去,瞬间,此些藤条马上将大门给封闭了起来。

“好手段!哼!看来,我们可是进入了一个天大的陷阱来了。你们可得要小心了!阴气如此浓重,对于我们来说,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”燕赤霞已经将他的长剑从背上抽了出来,双目小心翼翼的环视着四周环境。

宁采臣,聂小倩也起了提防之心。燕赤霞说得没错,这里堪比昨天晚上的森林还要来得凶险。如若稍微一个不小心,或许他们真的会被吞噬的连骨头最后都不会剩下。

对于树妖的厉害,宁采臣早有所闻,他现在最忌惮的,还是那千年成精的老树妖!至于黑山老妖,还有昨天晚上对他使用了魅术的魅姬,宁采臣倒也不用忌惮他们。

树妖,才是他们致命危害敌人。

三人,一直小心翼翼的穿过了萧杀的庭院后,一座楼阁,出现在他们前方中。楼阁破损的十分严重,大门倒在两边,残砖裂瓦,阴风一吹,哗啦的一下子掉下来,发出了一声声沉闷的响声。闻听之,顿感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

“哈哈……你们这是找死!天堂有路你们不走,地狱无门你们却是闯进来!我可是饿了很久,这下终于可以开开荤了。”

声音响起,嗡嗡作响,震动了耳膜,堪比打雷震动。

“呸!何妨妖孽,赶快速速现身出来!躲躲闪闪的算个球!有种的话,吃老子一剑!”

燕赤霞掠身而起,窜到了一株大树去,举目四看。一下子,他也是无法辨别清楚,此声音到底吃从哪个方向传来的。

“臭老道!算你有能耐!追了我半个多月,今天居然追到这里来了!很好!好得很啊!哈哈……”

那个诡秘的声音,依然在他们周边中想起。可是他们竟是没有发现,那是人?是妖?或是鬼魅?无法辨别出来,此声音来源,究竟在何方。

“哼!妖孽!某家让你无处可躲!”

燕赤霞一掠,立刻下到了地上,他探手一翻,捻出了几道黄符,随之念动了法咒,“神兵火急如律令,法咒显圣灵。”

轰轰!

一道道黄符,从燕赤霞手中射出去后,四处射去,碰击在周边中。爆发出的火球,异常凶猛。

一圈的扫荡下来,周边中,已经是蔓延上了一股浓烈的硝烟气息。

“哈哈…….臭老道!你别得意!迟早我会掏了你的心,然后美美的尝试一下,老道的心,与一般常人可否要区别。哈哈……”

当声音隐遁后,蓦然刮起了一阵强大的阴风,卷起了地上的积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,撞上了他们。

“你们让开。”

燕赤霞挺身一窜,闪到了宁采臣聂小倩的跟前,霹手一剑,又是轰隆一声,球形被霹开,散落了一地的碎叶。

“哼!此妖孽果然狡猾!他们现在不攻击我们,某家想,他们一定是等到晚上才会对我们动手!好!某家就跟他们扛上了!我们进那屋子去,好好的歇息一宿,保足了体力,想来今天晚上,必定有一场大战了。”

燕赤霞虎目一闪,大步朝前走去。

啪啦的一声,人尚未进去,一横木就从屋子上溅落了下来。

“这屋子,真的能住人?”聂小倩疑惑大量了一眼,那些残缺不全的烂砖头,拦瓦片,她此刻正在犹豫着,是否要进去了。

“我们也进去吧!这外面风大!而且我能感觉到,这里四周中,布满了他们的眼线!”宁采臣对聂小倩说了一句。

聂小倩可不是矫情,宁采臣的话,她何尝又不明白。自从他们踏入了此兰若寺,聂小倩心中就一直不安过。这里的阴气太重,即使她是半鬼体,亦是难以抵挡住瘴气的侵略,凶猛

他们进了屋子,屋子中的光线很暗。虽然,现在是白天,不过,他们身在兰若寺,天上的太阳,是无法照射进来的。可能,是这里的瘴气过于浓重,所以连天上的阳光也无法穿透下来,造就了四处均是阴森,又是黝黑一团。仿佛,有着无数的鬼影重重,在他们周边中,张牙舞爪的咆哮,欲要将他们完全给吞噬。

燕赤霞寻了一个角落坐了下去,他对着宁采臣他们说道:“某家先要打个盹,你们若是不困的话,可以在这周边走走,看看,不过,千万不要走得太远了!以防变化被妖孽可乘,即使某家有了分身术,也是来不及营救你们。”

燕赤霞云云交代完后,他随之闭合上了眼睛,不在理会宁采臣跟聂小倩。

楼阁外面的风很大,一直呼啸的吹打在残缺的窗格上,哗啦的一阵阵作响,叫人好像一刻也得不到安宁。

宁采臣从书篓中掏出了一些干粮。说是干粮,就是压缩的饼干而已。看着闭目养神的燕赤霞,宁采臣正在犹豫着,是否要送一些干粮过于给他食用。

“小倩,给你。”

宁采臣把一块饼干递给了小倩,小倩却是摇头,“我不饿,你自己吃吧。”

见此,宁采臣也不强求,随意的蹲坐下去,小口食用。

咻!

却在这个时候,一藤条,无端的穿破了窗格,缠上聂小倩,将她速速卷空而去。

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可叫宁采臣大吃一惊!他来不及做反应,欲从窗格冲出。

可是,一道人影,继续的掠来,一把就将他扯住,“宁老弟!听某家一句劝!莫要乱了阵脚!”

“可是小倩她……”

“她不会有事。”燕赤霞立刻打断了宁采臣的话,“这一招,叫做欲擒故纵后!我们千万不要落入了他们的圈套。要等,等到今天晚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