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5 脱险

穿入宁采臣 135脱险

燕赤霞的话说得有理,可是宁采臣心中一直为着聂小倩担心。不过,他除去了担心之外,也并不能为聂小倩做任何事情。兰若寺处处是陷阱,这话果然不假。

燕赤霞稳住了宁采臣的情绪后,他又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,盘膝闭目养神。而宁采臣只能不断的来回踱步,一边替着聂小倩揪心,一边希望天色赶快的垂暮下来。从里看外面的天气,一直都是黝黑的。天空,便是被乌云遮挡住了。其实,事实并非如此。而是,整个兰若寺,都被笼罩上了一层黝黑的雾气。

“宁采臣,救救我……”

一直安静的气氛,却是在蓦然中,传来了聂小倩的呼叫声,呼救悲戚,似乎能够从此呼叫的声音中,可以判断出来,聂小倩被施行了非人的虐待。这一刻,宁采臣再也是安奈不住了。在聂小倩的声音响起后,他一冲,就出了大门去。

“宁采臣!救救我……”

出了屋子外的宁采臣,才是发现,四面八方中,都是聂小倩的呼叫声,呼叫的声音,由低到高,四面八方蔓延。一瞬间,宁采臣竟然是无法判断,到底此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。不得已,宁采臣只能寻着某个方向,速速的掠身而去。

在宁采臣冲了出去后,正在打盹中的燕赤霞大叫一声“坏了”之后,他立刻也掠出去。只是,他的动作还是慢上了一步,追击不上宁采臣。

“真是糟糕了!千防万防,还是防不了此树妖的强大。哎呀!”燕赤霞面色一变,跺脚大叫起来,目光深深一拧,举目看了周边密密麻麻的树干一眼,立刻挺身而去。

宁采臣一路追寻着聂小倩呼叫的声音,一直在穿梭在密不透风的树林中,一边奔跑,一边时刻注意着周边环境的变化。

“宁采臣!救救我……”

终于,那个呼叫的声音,可是越来越近了。一株壮大无比的大榕树上,一个白衣女子,被一些藤条卷的像一个粽子般。此人披头散发,她脸朝下,脸部,完全被她的秀发遮掩住。宁采臣的到来,他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此处的气息,可不是一般的冰冷。宛若,他站在了腊月寒冬下,雪花纷飞,气温极度严寒。

“宁采臣!救救我……”

“小倩,是你吗?”人,一旦心系上一件事情,或者是过度的担心一个人的安危,那么他在第一时间之内,对于是非善变,他的智商既是为零。而此刻的宁采臣,他就是如此。之前,聂小倩被掳走,他心中曾是异常担心。

担心则乱,便是这个里儿。

“小倩,真的是你吗?”逐步向前走去的宁采臣,在最后的防线上,他还是多出了一个心眼来。

“宁采臣!救救我……”

不对!假若此人是聂小倩的话,她不可能来来回回就是这么一句话,她,不是聂小倩。而聂小倩一直都叫他“采臣哥!”。又是幻象,又是陷阱。

咻!宁采臣念力一动,鸿塔中的轩辕剑,破空的呼啸而来,一剑在手,宁采臣的底气可是足了些,他扬起长剑,冷冷的怒指上了大树上的白衣女子,冷声呵斥道:“妖孽!别在装了,你根本不是聂小倩!吃我一剑!”

宁采臣二话不说,破空一剑就刺了上去。

“哈哈……”然则,在忽然间,那白衣女子,在宁采臣的长剑尚未刺去之前,她身影一遁,蓦然中,哪里还有女子的身影,一张树脸,如人脸般,一眨的功夫就顿现而出,张口大笑起来,“书生!你们就等着变成我的晚餐啊!哈哈……”

哗啦的一阵剧烈摇动,此大树,无端的像长出了双脚般,不但能移动,而且它周边的树干,灵动敏捷,一下子就将宁采臣给包抄了起来。短短瞬间,便是铺天盖地的枝干,密密麻麻,让人无法透气。树妖!果然强大。

咻咻!

一道一道枝干,像是长上了一双眼睛,准确无误的对着宁采臣卷了上去。眼见情况不妙,宁采臣拔腿就想跑,可惜那个时候,当他反应过来,已经是晚上了一步。树妖怎么会如他所愿?四处卷来的枝干,扭动如蛇,步步紧逼而来。

居然是无处可逃,宁采臣只有奋力一击。婉转长剑,双目紧紧的扫视着他身边的枝干。

咻!当下,一枝干立刻袭击而来,手臂粗大的树干,呼啸风声,破空一卷,直急速如同闪电。宁采臣挑剑横在了他跟前,待到树干的到来,霹雳斩下,只闻听到“吱嘎”脆响,那手臂粗大的枝干,已经是断裂处两节。

“哈哈……书生!你就认命吧!你们注定逃不过我的手掌心。嗷……黑山老妖,魅姬,你们真的是窝囊废,看看我是如何将此书生贯穿出他的腹部。然后将他拿下,变成我的晚餐。”

树妖剧烈的抖动,顿时,但见铺天盖地的枝干,四面八方对着宁采臣涌了上去。宁采臣呼吸一窒,即使他生有三头六臂,这一刻,他亦是难以抵挡住树妖的强大攻击。数不清的枝干,雨水般的卷来。

宁采臣豁出去了,他舞动长剑,不断的霹雳,每斩下一剑,“吱嘎”断裂开的枝干,无端的喷出了一些白色**,将宁采臣染成了一个浆糊人。此些白色**,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腥臭无比,让人闻之呕吐。可是,宁采臣已经顾不上这些了,搏命咬紧,斩不完的枝干,已经将他锁住在一片小小的空间中。那一刻,即使宁采臣拥有了飞天遁地之高深法道,想必,他也是难以抵挡。

奋力一战下来,宁采臣兴许是有些累了。就在他稍微松懈下来时刻,一枝干,无声息的卷上了他的手臂,卷他手中长剑奋力出来。被钳制住的宁采臣,他欲想要挣脱出此枝干的纠缠,可是,瞬间,另外的枝干,咻的一声,又是卷上了他的脖子。

接着,是双腿,腰身,瞬间的事情,宁采臣已经被枝干束缚的无法动弹,然后,他被架空了起来,卷到了半空中。

“哈哈!这书生一看便知道是细皮嫩肉的,尝试起来的味道,应该是不错。”

看着那一张异常丑陋无比的树脸,放大再跟前中,宁采臣此刻竟然是镇定了下来。

手脚被枝干锁住,他无法动弹,那么,他只能等待被树妖将他一口吞下的结局了?宁采臣可是不甘心的。可是,他不甘心又能如何?谁叫他不听燕赤霞的劝告?一意孤行?才会落入了树妖的圈套来!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他一心为着聂小倩担心,心乱,则自乱阵脚,有前因,必有后果。

“姥姥本事果然厉害!一出手,书生就手到擒来。”魅姬遁身而出,一脸敬畏的对着树妖说道。

“可不是!老鬼的本事,可是厉害。”瞬间,又是另外一道人影晃动而出,黑山老妖,对着宁采臣投去了一抹蔑视的目光,“老鬼,就是这书生,我可是三番两次败北在他手下,见天老鬼终于将他擒住了,哈哈……真的是大快人心啊!”

黑山老妖的奚落,宁采臣并不理会。他现在正在计划着,如何趁着树妖没有将他吞噬之前,挣脱出他的捆绑。轩辕剑!宁采臣记得,他手中长剑,被树妖的枝干卷向了一边。倒插在地上。距离他的范围,可是有百米之内。

若是等燕赤霞来解救他,可是不现实的。说不定,燕赤霞没有寻到他之前,已经被树妖将他活吞了去。远水救不了近火!

宁采臣手脚已经不能动弹,那么,他唯一能够做的,便是运用念力来启动轩辕剑!暗暗的屏了一口气,宁采臣集中神识,念力一动。

嗡!树妖,魅姬,黑山老妖,他们都没有注意到,宁采臣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他在自救。破空而来的轩辕剑,一剑穿过了他们两人,顿时,不管魅姬,或者是黑山老妖,见此破空呼啸而来的长剑,他们只能躲闪一边去。面色均是一片震撼!

嗖嗖!

所有缠住宁采臣的枝干,被轩辕剑破空一剑斩下,接触了宁采臣身上的速锁枷锁。自救成功,宁采臣掠身翻出,手柄轩辕剑,划空一剑,一道银光,宛若是孤鸿,又似天外飞仙,直直的斩下了树妖。

轰隆!一声巨大响声,将树妖逼退了鼠仗远外。

“啊!可恶的书生!到嘴边的肥肉,竟然给他跑了!我不甘心。”树妖怒斥一声,当下,那灵动的枝干触角,又是漫天卷来。而这一次,宁采臣他已经无心在恋战。树妖的强势,他已经是见识到了,单单是凭着他一个人的能力,根本是无法奈何得了此树妖。

拿着鸡蛋去撞石头,如此愚蠢的行为,宁采臣可是不会做的。宁采臣翻身已窜,踩上了飞剑,欲妖逃离。却是在这个时候,一道人影急速掠来。

“宁老弟!赶快避开。”

燕赤霞一声大叫,宁采臣会意,踩着飞剑一矮下,从燕赤霞的下盘窜了出去。在看那些漫天卷来的枝干,被燕赤霞打出的无数道符咒给破除。

轰轰!几声打雷般的轰炸后,地上,已经是散落了一地的残枝干,断裂出来的枝干,已经是被击碎的无迹可寻。

“宁老弟!我们走!回去!”燕赤霞一个跟斗,翻身追上了宁采臣,探手一携,两人立刻呼啸远去。

“啊啊!可恶!臭老道!我老鬼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身后,传来了一声声怒叱。想必,是树妖大发雷霆了。一端好戏,原本到嘴边中的肥肉,居然飞了,换做是谁人,都是难以咽下这口恶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