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6 斗尸

136斗尸

两人匆匆回到了破烂的庙中。

燕赤霞气呼呼的瞪着宁采臣看了好一会儿,他一句话也不说,只对着宁采臣瞪着眼睛。对于燕赤霞的举动,宁采臣可是心知肚明。方才是他鲁莽了,将自己置于死地,幸好,他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自救,没有酿成悲剧的发生。正是因为如此,燕赤霞才会生那么大的气!

“燕大哥,刚才的事情,对不起了。”宁采臣知道,不是一声道歉,燕赤霞的火气就能够消除的。不过除此之外,宁采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哼!你还会道歉?某家以为,你变成了哑巴了呢。”

燕赤霞气哼哼说了一句,他不理会宁采臣,径直的走到了一张破烂的桌子上,挎包一扔,从里面掏出了一些东西来。一会儿,那一张残缺的桌子上,堆满了一些宁采臣没有见过的玩意。宁采臣好奇的走了过去,凝目看着桌上的东西,问道:“燕大哥,这些是什么?”

气是生过了,燕赤霞也不与宁采臣较真,他端起了一个看似碗的钵,揭开了上面的盖子,露出了里面一些金黄色的**来。

随后,他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这些东西可是某家的宝贝!之前,你也看到了,某家打出的那些符咒,就是这么来的。喏!你帮某家端着,符咒已经不多了,我们必须要趁着天黑之前,做好所有防备,多画一些符咒出来,还有,你不是会写字吗?记住了,等下,我弄完了这下,然后,你就在这屋子的大门,窗户上依照着我的指示,将《大悲咒》中的经文给抄上去,可以抵挡住妖邪的入侵。”

宁采臣一边听着,一边仔细的看着燕赤霞画符。咒符上面的字体,弯弯曲曲,像是蚯蚓沾墨水从而爬过去般,形体像字体,可仔细的一端详,又非字体。看来,他对于经文的理解,可是少之又少啊!连燕赤霞所画的符咒,那些符号所代表的意义,宁采臣都没能弄懂。

最终,宁采臣还是忍不住要问到:“燕大哥,这些符咒上面的的是什么字?我怎么端看了半天?一个也不认识?”

撇了一眼疑惑中的宁采臣,燕赤霞嘿嘿一笑道:“你若是能够看懂的话,那就奇怪了!某家来告诉你吧?其实,这些都是金刚佛中的咒语,你看不懂,也是实属正常。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剩余的时间不多了!某家还想多画出一些符咒呢。”

见此,宁采臣也不再打扰燕赤霞,安静的端着钵,专心的看着燕赤霞画符。符咒画得差不多后,宁采臣在燕赤霞的指导下,他手握大笔,依照着燕赤霞的吩咐,在屋子的各个角落中号,写下了大量的经文。

屋子外面的大风,忽然是越刮越大,阴气的浓重,已经在对着他们暗示着,妖邪的入侵,也是在进行中。

燕赤霞挑眉,看了屋子外一眼,悠悠说道:“宁老弟,看来这一仗,可是凶险万分,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正在窗户横梁上题字的宁采臣,他停下了手中动作,说道:“在来此之前,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”

兰若寺,宁采臣熟悉的不能熟悉,好像他的左手跟右手般。

“嗯!那某家就放心了!唉!其实,你也不用担心那鬼丫头!毕竟,那丫头现如今还是半个鬼体,树妖将她掳走了,不过想让我们自乱阵脚而已。某家可以放心的告诉你,即使我们倒下去了,聂小倩一定还好好的活着。因为黑山老妖,一直对于她,从来就没有忘记过。”

燕赤霞的话,让宁采臣心中忽然是被一块石头堵住了一样,有些不舒服。黑山老妖要迎娶聂小倩做小妾,这是他们在地府中,已经知道的事实。

宁采臣只好沉默下来,专心的题字,他一手经文,一手握笔题字,很快,此间破烂的屋子,已各处均是一些经文字体,加上特殊的墨色,散发出了一层银光闪闪,像是一座金佛,开了光般的耀眼。

半天折腾下来,屋子外面的天色,已经逐渐的垂暮而下。风,刮得是更大了,没有方向的,一直呼啸个不停。

燕赤霞盘膝坐在了一座破旧的案台上,一双眼睛,时刻密切注视着四周的动静。而宁采臣,他一剑在手,距离燕赤霞五步之内,眉目紧锁,他此时像是在想着事情。

窸窣!

一阵响声想起后,燕赤霞与宁采臣,他们同时相视一眼后,他们立刻站了起来。接着,破空而来的是一风声长啸。一个黑漆漆的长方形东西,朝着他们撞了上来。

“不好!宁老弟!赶快躲开!”

轰隆!一声巨响过后,尘烟四起,他们心惊的定眼一看,落在他们跟前的,是一具黑漆漆的棺木。随之,又是风声呼啸,两具同是黑漆漆的棺材,碰声的撞击而来。

碰碰!两个重击落地后,无端的又是多出了两幅惊悚的棺材。此时,此间破烂的屋子,已经被撞击的四面破损,那些题字上的经文窗户,木板,大门,纷纷应声倒下去。可惜了,他们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。

“可恶!”燕赤霞肉痛了一下,立刻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宁老弟,不要靠近那那些棺木去!棺材中,有……”

啪!

燕赤霞一句话没有说完,三副黑漆漆的棺材,立刻破碎开来。然后,从里面,一掠而起,三个高达威猛的僵尸!竟然是僵尸?三僵尸,一身尸气暴涨,青面獠牙,一双铜铃般的眼睛,目露凶光,瘴气四起。

“真想不到,树妖竟然还留有一手来对付我们。”

燕赤霞跨步而上,腾空而起,打出了一道符咒,符咒直直射去,打在了僵尸身上,轰隆的一声,火球落了一地。

在看看那被击打的僵尸,居然还是一副安然无恙的模样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一时间,宁采臣也震撼了,连符咒都无法奈何的僵尸,它们到底是什么构造?

“不好!这些是铜尸!看来,今天我们可能要浴血一战了。”燕赤霞冷冷的倒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。

铜尸?

宁采臣可是糊涂了?何谓是铜尸?这铜尸跟一般的僵尸?有什么区别?宁采臣尚未问出他心中的疑惑。

嗷……

威猛,高大的僵尸已经朝着他们扑了上去。一转眼的时间,宁采臣与燕赤霞,他们已经双双陷入到了被铜尸攻击的激战中。

铜尸围攻凶猛,力大无比,一抓下来,屋子中的一杆墙柱,立刻被击破粉碎。宁采臣挑剑刺上,与铜尸对峙,而剩下的两铜尸,自然是纠缠上了燕赤霞。

趁着铜尸没有攻击之前,宁采臣化主动为被动,他跨步,一剑刺出,然后是“叮”的一声,宁采臣顿感虎口一阵发麻。天啊!这些铜尸,竟然是刀枪不入?意外的发现了这端倪之后,宁采臣自是大吃一惊!

铜尸被宁采臣刺了一剑,那时候,宁采臣没有及时的抽剑而回,铜尸“嗷”的一声,咆哮喷出了一口尸气。高大的身躯一压而来,探出的双手,手中的锋利指甲,犹如一把锋利的刃剑般,立刻切上了宁采臣的咽喉去。

当一股萧杀气息,死亡笼罩上来的时候,宁采臣才是反应了过来,然后,宁采臣只能矮下身子,从铜尸的双腿间滑了出去,这一幕发生的惊险,宁采臣及时堪堪躲闪。不过在最后,宁采臣的一衣角,还是被铜尸给扯烂了一大块。

看着残缺一角的衣服,宁采臣目光一闪,此铜尸竟然是刀枪不入,那么,接下来,他该是如何来对付它?

“啊!可恶!”

另外一边的燕赤霞,他不断的打出了符咒,那些射出去的符咒,根本就是一枚枚的霹雳弹,一旦击中在铜尸身躯上,立刻是“轰隆”一声的巨响爆破,可是一圈下来,燕赤霞又大吃一惊!他这些符咒,对于这些刀枪不入的铜尸,根本就奈何不了它们。

“宁老弟!我们出到外面去。这里屋子空间过于狭小,不好展开战斗。”

燕赤霞击退了其中以铜尸后,他对着宁采臣要喝了一句后,他立刻掠出了屋子。一直纠缠住燕赤霞的两铜尸,见燕赤霞掠了出去之后,它们顿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怒吼,屋子激烈的颤抖起来,接着,两道黑影一窜口而去,自然是两铜尸追击着燕赤霞而去。

好劲霸的咆哮!

宁采臣面色一沉,他对面上的铜尸,此事正与他对峙,獠牙怒张,看样子,它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宁采臣撕烂。

“大块头!我先走一步了。”宁采臣长剑一收拢,他腾腿一闪,也遁出了屋子外面。

嗷……

怒吼的铜尸,火速的扑身而上。

出到了屋子外面,大风呼啸刮起,卷起了一层层落叶,散步在周边中。两人,三僵尸,彼此对峙双方。

“燕大哥,这些铜尸可是刀枪不入,接下来,我们该如何来对付他们?”宁采臣挑眉问了一句。

此刻,他们两人的距离,相距百米之内。漆黑夜色,他们依然能够看见彼此的落脚位置。

“某家正在想!连某家的符咒竟然是奈何不了这些孽障!看来,此些铜尸是不简单!不过,即使它们在怎么厉害!在它们身上,总会有弱点的。”

嗷……

话说间,三铜尸,再度咆哮凶猛进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