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7 恶战

穿入宁采臣

宁采臣跟燕赤霞都知道,此处是兰若寺,他们已经无法躲避。他们唯一能够做的,便是一起将此三铜尸给诛杀了,才是首选之道。何况,在后面中,还有强大的树妖在等待着他们。不过要诛杀这铜尸的话,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铜尸刀枪不入,燕赤霞的符咒都无法奈何他们,若是要完全诛杀,当真有一定的困难。不过,对于他们而言,此时此刻,再大的困难,他们也得应付不是?嗖嗖!三道高大的身躯,直直的压迫而上。咆哮如雷,伴随着阴风乍起,天地为之一震。

宁采臣,燕赤霞同时拉起了战局。他们两人并肩而战,手中两长剑,散发着夺魂心魄的银光,同时跨步,影上了对面掠来的铜尸。长剑与正面而来铜尸的碰撞,异常激烈。尽管这些铜尸是刀枪不入,可宁采臣,燕赤霞他们,也不能放弃使用剑术迎挡它们的进攻。在与铜尸激战的过程中,宁采臣忽然想到,居然这些铜尸刀枪不入,他脑海蓦然一闪,想起了之前,为了营救小天,他与白素在金山寺中,与铁甲人的恶斗。那些铁甲人,套穿着一件沉厚的铁甲衣,跟此铜尸一样,周身完全是刀枪不入。

在偶然发觉下,唯有攻击他们的眼睛,才能破除。那么,这三具高大威猛的铜尸,它们的弱点,是否也跟铁甲人是一样的?眼睛,就是它们的致命弱点?灵光一闪,宁采臣抱着一丝侥幸的,又是尝试的做法,他立刻挑剑一扬,对着奔来的铜尸迎了上去。银光一闪,直直的刺上了铜尸的眼睛。可是叫宁采臣万万想不到的是,铜尸好像意识到了宁采臣要挑剑刺上的眼睛。一双锋利的爪子,横的一抓,将宁采臣的长剑给撇开了去。一剑落空,宁采臣并不泄气,旋转一个跟头,然后是破空一剑刺出。

宁采臣以为,这一剑的破空挑出,若是从角度上论述的话,非常完美,他有着十足的信心这一剑定然能够将铜尸的眼睛给挑穿,从而得以验证,铜尸的双眼,是否就是它们的致命弱点。然而,事实并非是如此。计划,永远是赶不上变化的。此铜尸,在宁采臣的长剑挑来之后,它怒吼咆哮了一声,碰的一声。铜尸竟然能够瞬间遁地?然后宛若幽灵般消失在眼前?宁采臣可是大吃一惊!这到底是什么样级别的僵尸?怎么能够像岛国的忍者一样,即可遁地?那么,还能飞天?看来,铜尸的真正实力,可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。

宁采臣跨步走去,端详了眼前突兀出现的一个大坑。凹陷下的深坑,一眼无法清楚下面的情况如何。碰!又是一声巨响,宁采臣顿时感觉到,在他的身后中,一股强大的气流在对着他袭击过来。他急速的一个转身,才是发现,是之前那铜尸,无端的从后端的地面上窜了起来,一声怒斥的咆哮,黑影一惊窜到了他的跟前。死亡的气息,当空罩下。宁采臣若是在挥剑斩去的话,他的速度已经是来不及了。他唯一能够做的,便是让自己的身体,在铜尸的锋利爪子切上之前,第一时间之内,往后倒去。

宁采臣他是这么想,也是这么做的。为了活命,宁采臣身体往后一倒,从而避开了铜尸的探爪袭击。往后倒去,便是在第一时间之内,拉开了与铜尸的距离。宁采臣把手一送,手中的轩辕剑,嗡的一声旋转,直直的刺上了铜尸的眼睛。这一次,宁采臣一剑得以准确无误的将铜尸的双眼贯穿而入。嗷……正如宁采臣的猜测一样,铜尸的眼睛,果然是它们的致命死穴。长剑一旦刺入了铜尸的眼睛,宁采臣赶紧加大了力度,再度是把手一旋转,转动的如同电钻般,一眨眼的功夫,铜尸在凄厉的咆哮过后,轰然倒塌了下去。

此时,在看那铜尸的脸部,已经被宁采臣一剑破坏的面目全非了。简直就是扔了一个炸弹般,将它轰炸的面部血肉模糊。“燕大哥!攻击它们的眼睛!眼睛才是它们的致命弱点。”宁采臣成功的放倒了其中一铜尸,他挺身跑去,加入了燕赤霞的战斗。燕赤霞一人,同时要应付两铜尸体,因此这一场战斗下来,他并没有像宁采臣那么轻松。燕赤霞的法道是高深,不过,他就是无法寻到铜尸的致命弱点,从而将它们一概诛杀。这下子,得了宁采臣的相助,而且还发现了铜尸的弱点,便是它们的眼睛。

燕赤霞屏足了一口气,他手中的乌木剑,破空旋转,嗡的一声,急速的旋转,然后一剑分身,顿时,一片飞剑,对着那两铜尸罩了下去。御剑分身!这一招的厉害,就是因为能够使敌人无法辨清楚,那些破空而来的飞剑,到底哪一道,才是真正的母剑。若是无法辨别出来的话,就无法破除此御剑之术。那么,等待它们的下场,只有是死路一条。铜尸没有思想,它们只能本能反应,做出对人的攻击,掠杀。为此,燕赤霞一手破空的施展出了漂亮的御剑分身。天空中,无数道飞剑齐齐的架上了铜尸去。

嗷…一声声震动天地的怒斥,却是被破空而去的飞剑笼罩掩盖了过去。铜尸躲闪的极速,但是,它们的速度,远不能跟飞剑相提并论。它们的速度快,可是,飞剑的速度更快。此刻,铜尸已经失控,无法阻挡漫天的飞剑,对它们的围攻,绞杀。一阵的电光火石过后,燕赤霞完美的操控着御剑之术,终于将此两铜尸诛杀当下。轰然倒塌下去的身影,宣告了这一场恶战结束。宁采臣在燕赤霞的背后防备,以防突变。诛杀了铜尸,并不能说明,他们已经安全了。只能说是,他们的战斗,不过才是刚刚拉来了序幕而已。

“宁老弟!你还好吧?”燕赤霞收拢剑鞘,撇了宁采臣一眼目光,问道。“还好!”宁采臣回应了一句。却在这个时候,地面上的发生了变化。地面在颤抖,然后,只见那三具铜尸在蓦然中,被卷入了地下去,继而消失不见,此举发生,有些诡秘。“看来,是那老鬼要出来了。老鬼放出了三铜尸,某家想他的目的其实很简单,就是想要通过此铜尸来纠缠住我们,然后消耗我们的体能,此孽障果然是好有心计。”燕赤霞金光一闪,立刻启动剑鞘,举目四周,做好了防备。

哗啦!一阵大风,无端刮起,吹下了落叶,叫人几乎是无法睁开眼睛。随着大风刮起的越来越大,而且,还伴随着地面的激烈颤抖。“不好!宁老弟,我们赶快掠到大树上去。这地面,眼看就要塌下去了。”燕赤霞对着宁采臣大叫一声。同时,宁采臣也是发现了这个意外的情况。好端端的地面,怎么会一下子就出现了裂缝,眼看真的是要塌下去的迹象?不用猜测,定然是树妖在作祟了。嗖嗖!宁采臣与燕赤霞,他们双双急速的掠上了旁边的大树。在他们前脚刚是离开地面时候,就在他们原来的地方,一大块的泥土,不断的裂开,然后往下塌下去,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来。

轰!正当宁采臣与燕赤霞他们气神未定,那方凹陷下去的洞坑,在蓦然中,一株巨大无比的大树,一下子就窜了出来。这一幕的发生,来得实在太突然了,而且,亦是非常惊悚料谁也没有想到,凹陷下去的大洞,会在突然间窜出了一株大树。“哼!这树妖!果然够霸气!”燕赤霞唾了一句,双目,紧紧的盯着底下的那一株无端冒出来的大树。当地面恢复了宁静之后,那一株大树,立刻现出了一张人的脸蛋来,有眼睛,有鼻子,有嘴巴,活生生的就是一张人的脸蛋。

叫人看了一眼,觉得难以置信,又是不可思议。“哈哈!你们果然好本事!连我的铜尸,竟然是奈何不了你们!最后,却是被你们给诛杀了!好手段!好功夫!”树妖张口,说了人话,他的脸,长在了大树的主干上,周边的枝干,灵活的在闪动,像极了长了触角的动物,左右摆来摆去。一株能够成精的植物,这的确叫人感到匪夷所思了。燕赤霞冷冷目光一扫,说道:“老鬼!今天,你还有什么本事,尽管都使出来吧!给我们来个痛快!别在藏着,掖着了!要战的话,给个爽快!”“哈哈!好说!放心!我一定会如你们所愿的。

再说了,我还等着将你们二人的心脏给剖出来,然后美美的吃上一顿人心!那个销魂的美味,我可是有些等不急了。”“呸!就你这副非人非鬼的老树妖,某家奉劝你一句,趁早死了这份心。”“啊啊!可恶!你们欺人太甚!”咻咻!树妖的枝干,破空一扬,呼啸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