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8 树妖

138树妖

树妖突如其来的袭击,宁采臣,燕赤霞他们眼见情况不妙,赶紧掠了下去,到了陆地上。然后,在他们的身后,那一株大树,瞬间就被树妖卷去的枝干给连根拔起,轰然倒塌而下。一声巨响,在此萧杀的兰若寺中,百丈之外均是可闻。

“燕大哥,这树妖过于强大,而且在他周边中,均是它的枝干,辞谢枝干又是厉害无比,我们该怎么样对付它?”树妖的厉害,宁采臣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到了。之前,中了树妖的计,被他枝干卷起来,悬挂在半空中,如今想起来,还是心有余悸。

对于宁采臣的所问,燕赤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最后,他只好说道:“我们要量力而行,打不赢的话,我们就跑!反正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嘛!”

“呵呵!好一招打不赢就跑!难道你们忘记了?此兰若寺唯一的出道口,已经被我封死了吗?哈哈……你么也不要太过于天真了?你们注定逃不掉的!我树妖要的人,从来不会留下任何活口,能够安然无恙的从我手中溜掉的根本不可能!你们受死吧。”

咻咻!

顿时,漫空卷来的枝干,密密麻麻的像是天将下天兵般,对着他们笼罩下来,像是布下了一张大网,无处可逃。

“宁老弟!要小心了!”

燕赤霞大喝一声,他挺身掠了上去。

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。”燕赤霞挥手一弹,一道道符咒,呼啸的朝着树妖的枝干击去。

爆破开的火球,即刻将枝干燃烧了起来,顿时,将此四面照亮的通透。

宁采臣随之也加入到了战斗。树妖的枝干是多,数量多的数不清楚。宁采臣不断的挥剑斩下,吱嘎应声而断开的枝干,纷纷撒下各处。

“啊!你们可恶!我要现出我的真身来!哈哈!你们给我等着。”

树妖一声怒斥后,一株大树晃动的一遁,天地又是一片颤抖。接着,在他们的跟前,一道魁梧的影子,速速的遁形而出。虎背熊腰的一个粗壮汉子,浓眉大眼,大鼻子,大眼睛,整个人,树妖的长相,长得不伦不类,看起来,好像山魃一样凶恶。

“啊呸!真想不到,你这树妖的真身,竟然是那么丑陋!对于你的长相,某家真的不敢恭维!某家奉劝你一句,没事的话,不要随便乱变身嘛,叫人看了,很容易反胃的。”硝烟弥漫的战斗,燕赤霞忽然地树妖奚落起来,此事此景,倒也是让人有股忍酸不禁要爆笑的冲动。

“可恶!臭老道!我现在就要把你的心给掏出来!然后吃掉!”

树妖恶狠狠的瞪了燕赤霞一眼,他的面相,更加是凶恶了。啊呀呀的大叫一声,魁梧的身子,对燕赤霞扑了上去。

燕赤霞面目一凛,挑剑防备。

碰碰!

电光火石间,燕赤霞与树妖已经交手上了十余个回合。他们各自在半空中,来回的掠来飞去,激战的可谓是恶劣。

宁采臣在下方,看得心中震惊连连。树妖的强攻,燕赤霞的力挡,看样子,他们的实力,可是旗鼓相当。话说的也是,毕竟这树妖,他可是一株上千年的老树精了,而且这些年来,他无恶不作,吞噬了多少活人的性命?从而又是增加了他的功道。

随之,宁采臣也掠身而上,加入到了燕赤霞的战斗。两人力敌,展开了一场震动天地的搏杀大战。叮叮当当剑与剑碰撞,溢出的火星,扬空散下,宛若是流星般,划空而消逝。宁采臣与燕赤霞,他们一前一后的对树妖打持久战。

树妖却是无所畏惧。他嗷嗷大叫,舞动着宽大的衣袖。而他的袖子中,射出的枝干,却是致命的。假若,宁采臣,或者是燕赤霞,他们稍微一个不注意的话,一旦被树妖的枝干从袖子中射出,然后贯穿出了他们的身体,他们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。

因此,宁采臣燕赤霞他们,每要攻击一剑,都必须得防备着树妖袖子中的枝干。如此厉害的武器,他们可不能不防备啊。两长剑,前后夹击的攻击,短短不到两盏茶的时间,他们二人已经攻出了三十剑有余。

然则,树妖竟然是前后左右应对的搓搓有余。他临危不乱,左右顾盼,兼顾的无所破绽。树妖,他简直就是完美的妖物化身代表。有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。不过,宁采臣与燕赤霞,他们每一剑的攻击,也都是完美的。他们时刻要提防树妖的枝干,而且,他们在出剑的同时,都能在变化中,抽身二回,从而是避开了树妖的反攻。

攻击的完美,好像七仙女下凡尘,在半空中,丝带随风飘扬中,迎风独舞,曼妙的姿势妙不可方言。

“宁老弟!速速闪开!让某家用符咒来对付他。”燕赤霞掠空卷翻了一个跟头,他挥手一弹,然后,无数道符咒,急速的破空击上树妖。

在后对树妖攻击的宁采臣,得到了燕赤霞的提醒,他也不恋战,一个抖身,窜回到了地面上。

轰隆的一声巨响。

燕赤霞射出的符咒,击在了树妖的身上后,立刻爆炸开来,一道一道的火球,散布在半空中。在看看树妖,他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,不断在半空中翻转。

“可恶!臭老道!我现在就要杀了你。”

树妖一抖转,然后,呼啸而来的是一道黑乎乎的东西,直直朝着燕赤霞卷了上去。啪的一声,燕赤霞重重被刺东西啪打在他背后。

“哎哟喂!”

燕赤霞一个跟斗重坠,跌落了下去。

碰!

燕赤霞一屁股着地,他马上大叫起来:“哎哟!某家的两半屁股呀,可是要开花了哟!”

“臭老道!拿命来。”

燕赤霞一口气尚未喘息过来,那黑乎乎的东西,又灵动的卷了上来。像蛇一般,左右扭动,掠去的速度极快,叫人根本无法躲避。

“哇!老鬼!这下可是要玩命啦?”燕赤霞跳了起来,他转手的一扬长剑,霹上了那黑乎乎的,又是有粘性,气味无比难闻,看样子,莫非是树妖的舌头?

燕赤霞来不及做考虑,那看象是舌头的物体,已经卷了上来。燕赤霞一剑斩下,此物体咻的一下,灵动一闪,从而避开了燕赤霞斩下的那一剑。

“燕大哥,那是什么东西?”宁采臣亦是大吃一惊!如此灵动,急速的物体,可不是树妖的枝干啊!可缩,可长,可短,粗细任由变化不断。难道,这便是树妖的舌头?

“是那老鬼的舌头!某家终于寻到了此老鬼的弱点!攻击他的舌头!此舌头,便是他的致命死穴。”

燕赤霞大喊了一句,他翻身窜去,倚上了树妖半空卷动而来的舌头,婉转一剑,啄的一声,当下就削掉了树妖的半截舌头。顿时,一抹白色的,又是粘稠的,腥臭无比的**,将燕赤霞溅满了一身。如同,他被一盆浆糊给从头到脚浇灌下来。他全身,都是粘糊粘糊的,真的是无比难受。

“啊……”

树妖大叫一声,咆哮不断,他果断的收回了舌头,双手一展开。于是,奇怪的一幕发生了,树妖的一双手,简直就是橡皮人,无处延伸,一下子就拽住了燕赤霞的脖子,将他卷到了半空去。

当的一声,燕赤霞手中的乌木剑,被甩丢一旁。倒插在地面上,左右摇摆不定。一旁的宁采臣,眼见燕赤霞受困,他心中自是吃了一惊!他惊讶的是,树妖能够左右的千变万化,他的妖道真的是变化莫测。

于是,接下来,宁采臣踩上了飞剑,御剑掠了上去。

“哼!又来一个臭书生!今天,刚好可以炖成一锅了!哈哈……”

树妖狂啸一声,他空出的一支手,呼啸的穿空掠去,朝着宁采臣抓来。此刻,宁采臣可不像与树妖这个面交战,目前,是将燕赤霞解救出来,才是最要的。为此,在树妖怪异的长手抓来,宁采臣御剑一个翻转,急速的从树妖的手下避开了去,又是赶忙的御剑飞行。

近了!已经到了燕赤霞的后方位。燕赤霞被树妖一手紧紧的扼住了他的脖子,又是被悬挂在半空中,他一双腿,无力的来回挣脱,动弹。可惜,一旦被树妖钳制的话,想要一时间挣脱他的束缚,可是不容易的。

“宁……老弟,先不要管某家,你速速将他的手给斩了……”

燕赤霞眼看宁采臣踩着飞剑朝着他掠来,他艰难的吐露了一句。只要将树妖的手给斩了,那么,他必定在第一时间之内得以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