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39 平息

穿入宁采臣 139平息

眼见燕赤霞处在危险当中,宁采臣抖剑意翻,一鼓作气掠到了他的面前,然后速速的御剑斩了下去。

啊……这一声凄厉的叫喊,可不是燕赤霞发出来的,而是树妖。他拽住燕赤霞的手,被宁采臣一剑给削落了下去。燕赤霞得以脱身出来,一转跟头,落在了地上。宁采臣一剑将树妖的手臂斩下之后,他也一同燕赤霞回到了地面上。

“你们……我要将你们通通杀光。”

树妖大叫一声,他肩膀一抖,袖子一伸展,顿时,他那被斩下的半截手臂,宛若是变幻魔术般,从他的袖子中重新长了出来。自愈的妖道?竟是如此神圣?

“糟糕!这老鬼的法道更加厉害了!宁老弟,把你的轩辕剑借我一用。”燕赤霞速速对宁采臣说道。

宁采臣神色一愣,燕赤霞说的话是客套了些。原本,此轩辕剑就是他的。宁采臣不过是得了便宜。当下,宁采臣随之将手中的轩辕剑递给了燕赤霞。燕赤霞一接过长剑,他人就御剑之飞而去。

“臭老道!拿命来。”

瞬间,无数的枝干,再度从树妖的身体上射来,朝着燕赤霞密不透风的袭去。燕赤霞已无所畏惧,他一路御剑飞行,直直罩在了树妖的上空。俯身而下,手持轩辕剑,只能听见一阵阵吱嘎的响声。那是燕赤霞浴血奋战,将树妖射出来的枝干,一一的削断。

“老鬼!吃我某家一剑。”一路破道,燕赤霞一身几乎被树妖的白色**喷满了一身,此时的他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浆糊人一样,浑身完全湿透。

“臭老道!莫非本尊怕了你不成?来吧!本尊等着。”树妖狂啸大作,卷起了一阵大风,伴随着他的枝干,打上了燕赤霞。

燕赤霞并没有直接躲闪,他覆手一翻,手柄轩辕剑,划空一剑挑出,迎上了树妖,双方正面碰撞。强大的气流团,已经把燕赤霞裹在了一圈中央。此刻,燕赤霞他能够感觉到,他浑身肌肉,好像要从他身上骨架脱落了下来。

然而此时此刻,燕赤霞早已经是无法顾忌了。他一心只想将树妖的妖道给破除,还这天空一方宁静。他身为一个道士,斩妖除魔,那是他的职责所在。因此,燕赤霞在挑剑刺刹那,他抱着一颗必杀之心,一定要将树妖给斩了。即使,豁出了他的性命,燕赤霞他也不会后悔。

下方中的宁采臣,他顿时发现了燕赤霞的必死之心举动。他那一剑的刺出,分明就是想要跟树妖同归于尽呐。

坏了!宁采臣心中一震!可惜那时候,即使他有心想要阻拦下燕赤霞,时间已经是来不及了。为此,宁采臣他只能干着急。

啄!燕赤霞得以所愿,一路破除了树妖的妖道,一剑势不可挡,终于一剑穿过了树妖的身体。不过,燕赤霞所付出的代价便是,他被树妖的一杆树干直接挑穿了他的肩膀。血液的喷发,渲染了一空的凄美。

燕赤霞及时抽回了长剑,急速的一剑,将他左侧肩膀上的枝干给一剑斩断,然后燕赤霞后空一个旋翻,安全退出了树妖的攻击范围。

“臭老道!这一剑,本尊会记住的!百年后,你若是不死,我定然将你挫骨扬灰,哈哈……让你往生不得好死。血债血仇,我一定要报!”

树妖的妖道已经被燕赤霞破除了,千年的妖道尽散,他高大的身躯一遁,化作了一缕青烟,一站败北逃窜。燕赤霞也无心去追击,收拢了轩辕剑,递给了宁采臣。

“呀!燕大哥,您受伤了!”宁采臣神色一晃,一眼就瞥见了燕赤霞肩膀上的伤口,血液一直在流淌着,将他上身衣服染红了一大半。

“不碍事!事情尚未处理完!这里,还有两个妖孽!”燕赤霞目光一闪,环视了四周,悠然说到,“出来吧!树妖已经败北而去,你们自求多福吧。”

咻咻!

两道黑影,从一株大树身后闪了出来。来人,正是黑山老妖与魅姬。他们一直就隐匿在那大树后面,一直在观战。树妖一站败北逃窜,如此,他们便是失去了一个靠山。此刻,他们面临着要被诛杀的下场。

“哼!又是你们。”宁采臣面色一晃,有了一丝阴郁。

“没错,就是我们!书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魅姬还是一身的打扮妖艳,灼灼其华,若是一般的男人,真的是难以抵挡住她的一身骚味和魅惑的手段。可惜,她遇到的人,一个是宁采臣,而一个是嫉恶如仇的燕赤霞,她的媚术对于他们两人而言,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“魅姬,我来对付那书生,那老道就交给你了。”黑山老妖每一次见到宁采臣,他总是有股冲动,要将宁采臣的脖子给扭断,然后将他的一身血肉砸的粉碎。他对宁采臣的怨念,一直都很深。想当初,若非不是宁采臣的话,聂小倩早已经是他的人了。

“好呀!反正老道已经受伤了!你就等着看我魅姬将他的心脏挖出来吧。哈哈…..”魅姬掠起了身子,朝着她对面的燕赤霞抓了上去。

这个世界上,有一种人,他们总是那么夸夸自大,对于本身的能耐,他们从来没有审视过。他们目中一切,永远都是自以为是,认为自己从来都是最牛逼的。所以,他们要付出的待见便是,死的下场。

在魅姬身体掠来后,燕赤霞安静的出奇。可是,却是没有人注意到,他的右手,已经捻出了两道符咒。当魅姬嬉笑掠来,探手要抓上燕赤霞。蓦然是斗转星移,燕赤霞覆手一送,手中的符咒,直接打上了魅姬的身上。

随后是“啊”的一声壮烈惨叫声,伴随着一阵巨大的响声后,天空下,散落着一些碎片。那是魅姬被燕赤霞两道符咒爆破的支离破碎。

另外一端,宁采臣与黑山老妖,已经交战而上。四处一片刀光剑影,人与妖魔的恶战,再度是拉开了序幕。宁采臣跟黑山老妖,不是第一次战斗。因此,这一次,宁采臣完全是处在上风的势头。他越战越勇,而相对于黑山老妖而言,他反而是每战必退。似乎,他已经无能力招架住宁采臣的攻击。

眼看黑山老妖节节败退,宁采臣只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场战斗。扬剑逼退了黑山老妖,宁采臣知道,若是单单凭着他现在的武道,想要将黑山老妖斩下的话,根本是行不通的。那么,他只能倚靠《天罡九字诀》中的斗道,激发了斗道,从而一举将黑山老妖诛杀了。

念力一起,《天罡九子诀》中的鸿塔随之开窍。随之是嗡的一声,宁采臣手中的轩辕剑,在忽然中,就被渡化上了一层金光闪闪的芒光,耀眼无比。

这一幕的发生,连身后的燕赤霞,他亦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好奇的瞪着宁采臣手中长剑,心中可是震撼不已。呵!真想不到啊,这书生,竟然拥有了如此强劲的法道,果然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

“你……书生!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对面上的黑山老妖,他亲眼所见到宁采臣的变化,他从来没有感受过,如此可怕的力量,就蔓延在他周身中。不!这不可能的!此书生,他怎么会拥有了佛光?长剑上的芒光?可不是佛光渡化而上的佛光万丈吗?

黑山老妖已经萌退了战意,他现在只想溜掉。因为他发现,宁采臣实在过于强大,以他目前的实力,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啊!

跑!这才是首先之道。

可是,黑山老妖更加想不到的是,宁采臣好像已经看出了他的动机,他一剑刺空而来,呼啸怒斥的狂风,卷成了一条空气流,那一刻完全将他所有的道路都封印了起来。

不!黑山老妖瞳孔一缩下,对面上的宁采臣,在他的瞳孔中一晃变成了一个黑点。然后,黑山老妖能感受到的,是他的身子,在吱嘎的一声裂开后。他低头一看,他的身躯,无端的被钻出了一个大洞。不可思议!宁采臣携着长剑,整个人,从他的身躯中钻了出去。

啊…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?

黑山老妖一声凄厉哀嚎后,他的身子,碰的一声,爆破裂开。同魅姬之前一样,爆裂的支离破碎。空气中,蔓延着一股血腥的气味,浓烈无比,让人闻之呕吐。

宁采臣缓缓收拢了长剑,一个转身,便发现,燕赤霞徐徐的对着他走来,那一双清澈的,又是明亮的眼睛,满满对他是赞许,又是欣慰。

“呵呵!宁老弟!不错!你的武道可是有进展了不少。”燕赤霞在宁采臣的肩膀上,轻轻啪了一下,满脸一片笑意。

想起他们当初相见的一幕,燕赤霞心中可是感慨颇多。那时候,十里平湖上,宁采臣不过还是一个孱弱的书生,而现在,他已经是脱胎换骨,今非昔比了。

鱼跃龙门,一飞冲天,想想,他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宁采臣,他真的是人中之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