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40 归去

140归去

p:多谢摩托罗拉的打赏!

面对着燕赤霞的赞扬,宁采臣可是有一丝不好意思。若是跟燕赤霞的法道相互比较起来的话,这不是小巫见大巫么?是没可比性。对于燕赤霞的高深法道,宁采臣可以说是望尘莫及。

“呀,我们倒是把一件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”燕赤霞接着说道,“你的那鬼丫头,还不知道,她此时被藏在何处哩。不过,这你也不用担心!某家自有办法。”

聂小倩失踪了一段时间,宁采臣也是为她担心不已。

燕赤霞从挎包中掏出了一符咒,然后,他把符咒绑在了一根箭头上,比划的嘴巴一动,念了一些宁采臣听不懂的咒语。

随之,箭头划空而去,朝着兰若寺的一条幽静小道掠了出去。

当下,燕赤霞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走!只要我们跟着那箭头,那么,我们必定可以在第一时间之内,将那鬼丫头找到。宁老弟,你心中一定很吃惊吧?嘿嘿,某家来告诉你,那射出去的叫追鬼飞剑,只要鬼丫头还在这兰若寺中,那么我们就可以寻得到她!”

追鬼飞剑?名字有些惊悚。宁采臣面色一愣,说道:“燕大哥的法术果然是博大精深啊!我只能是望尘莫及了!”

“其实你刚才使出那一剑!某家自问,也是惭愧不如的。我们走吧!飞剑快要不见了!”

两人大步追击在飞剑身后,一路穿过了密林。大概走上了两盏茶的时间,他们来到了一株庞大的老榕树下。而飞剑,直直的盯在了此大树上面。

“看!鬼丫头在上面。”燕赤霞目光一闪,他瞬间就发现了聂小倩被一些植物藤条缠绕一团,安置在大树叉上。

咻咻!宁采臣与燕赤霞,上双掠到了大树。两人探手一抓,随之将聂小倩架到了地面上。两人忙碌了一阵子,才将聂小倩身上缠绕的藤条给解开。此刻,聂小倩是昏迷着,浑身湿透,有些冰凉。

燕赤霞探手往她鼻子一抹,说道:“鬼丫头不碍事!不过是昏了过去而已!宁老弟,你扛着她回去吧,我在到四处转转看。”

燕赤霞说完,也不管宁采臣是否同意,他挺身而去,一晃瞬间,他的身影,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中。

看着昏迷在怀抱中的聂小倩,宁采臣微微叹息了一口气,随后,他将聂小倩抱了起来,看了身后一眼,择道而回。

到了破庙中,安置好了聂小倩,宁采臣脱下了长衣,在昏黄的火折下,清理着衣服上面的血迹污垢。一战下来,衣服也破损了几个洞眼。看来,是不能在穿了。宁采臣心中忽然是肉痛了一下。

对于生活,即使在怎么艰苦,他从来没有抱怨过。而是以一颗寻常心,既来之则安之,淡然自若的平静对待。将此破损的衣服叠好,收进了书篓中。

灯芯泯灭,那时候,天边中,已经出现了鱼度白。

而聂小倩,也是悠悠醒来,她睁着一双惺忪眼睛,宁采臣便在她旁边打着盹。看着这男人,这一刻,聂小倩的心中,从来没有如此安静,祥和过。当初,他们在地府中相遇,她作为黑山老妖要迎娶的小妾,逃无处可逃,被迫的身不由己。

于是,他们四目相对,聂小倩惊讶于那书生打扮模样的男子,竟然是一个大活人,闯入到了地府。虽然那时候,她不知道他为何要硬闯地府,可她知道,她只能对这个男人求助。后面发生的事情,果然是应验了她心中的猜测。她得救了,这个男人,非常有爱心,他不惜与黑山老妖为敌。

聂小倩她是感动的莫名。只因宁采臣的大义凛然,不畏势力,敢于跟黑山老妖拼战。为着一个陌生的她,伸出了援助之手。如此有情有义的男人,应该值得她托付终身的吧?无奈,她现在还是半鬼半人身。

她只能将自己的一腔情意,深深埋葬心底,不为人知道。

宁采臣能够感受到有一双眼睛,灼灼的盯着他看,蓦然,他脑袋一晃,稍微的打个盹,竟不知,天已经微亮了。

“小倩,你醒了?怎么样?身体还好吧?”宁采臣蓦然发现,聂小倩的一张脸色,通红了起来,像是三月中的不棉花,红满天。

聂小倩有了一丝羞涩,赶紧撇开了目光,看向了他处,说道:“没事!对了,那树妖和黑山老妖他们呢?你们又是怎么把我给解救出来的?”

宁采臣站了起来,伸展了一个懒腰,嘴角一扯,徐徐说道:“死了两个,至于那树妖,给他跑了!不过燕大哥说,树妖千年的妖道已经被他破除,没有百年的时间,树妖绝对不会再出来害人了!”

“唉!可惜了,没能把树妖给杀死!留着他,日后终究是祸害。”聂小倩也站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。

踏踏……

这个时候,屋子外,忽然想起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。一晃,燕赤霞定着一头露水,走了进来,看着聂小倩惊讶说道:“呀!鬼丫头醒来了?怎么样?没有伤到那里吧?要不然,我这宁老弟,他又是该担心了。”

“没事!多谢燕大哥。”燕赤霞的打趣,更加让聂小倩的面色通红不已,此刻,她真想挖个洞,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淹没的严实。

“嗯!没事就好!喏,某家刚才在后山中采了一些野果,味道还行!你们将就一下,总比吃那些干巴巴的饼干来得好一些。稍后,我们就离开这兰若寺。”

宁采臣才发现,燕赤霞的手中,拽着一些野果。食用了几个水果,宁采臣的精神好了一些,与妖魔战斗了半夜,也是需要能源恢复体能的。

在树妖离去后,兰若寺,还是四处阴沉。可能是树妖常年霸占在此,作为他的老巢,这里的阴气,若是要消散的话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此些繁琐事情,也不是他们所要关心的范围了。

出了兰若寺,天空一片晴朗。晨曦的阳光,洒下在丛林中,飞鸟鸣翠,植物勃然焕发,大地一片春意生机。而现在的气节,恰好是秋天即将过,冬天就要降临。

三人,走下了半腰道路。

燕赤霞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宁老弟!某家也该告辞了!不过,某家在离去之前,有样东西必须得向你讨要。”

听了燕赤霞的话,宁采臣心中有一股失落之意,每一次,他与燕赤霞的相遇,一起呆在的时间,总是会很短。他与燕赤霞的关系,该怎么说呢?有的时候,燕赤霞就像是一个师傅,教会了他很多东西,在有的时候,燕赤霞又像一个大哥,照顾着他,不让他受到伤害。总之,宁采臣觉得,他与燕赤霞之间的关系,很微妙,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解释得完全清楚的。

“燕大哥话说严重了!莫非您又要去诛妖?”宁采臣念力一动,对于燕赤霞的话,他心中已明白,随之将仙葫覆出,递给了燕赤霞。

燕赤霞接过了仙葫后,哈哈一阵大笑;“看来宁老弟果然是练就了一双慧眼如炬的火眼金星啊?连某家的心思都能被你洞悉了?了不起!走了!我们日后再见。”

燕赤霞挺身一掠,如穿梭在大雨中的飞燕,敏捷无比,嗖的一声,他的人,已经掠出了百米开外,然后又是一个黑点,直接消逝。

“好羡慕他的身手。”聂小倩惆然叹息了一声。

宁采臣却是微微一笑说道:“不用羡慕他人!只要你肯努力!那么,总有一天,你也会拥有像燕大哥那样的身手的!俗话说,只要功夫深,铁棒也能磨成针的。”

“嘻嘻!我才不要呢!修炼那些法道那么辛苦!采臣哥,难道你不知道吗?就拿我修炼者《回元大法》来说,我已经很努力的在练习了,可是你也看见了吧?我到了现在,还没能掌握其中的要领!唉!要不然,我现在也不用担心,到那时候,我该以怎么样的方式无根我爹爹相见呢!真是纠结。”

聂小倩的抱怨,宁采臣倒是心中有了一丝同情。

“是吗?呵呵!谁叫你这鬼丫头那么懒?还记得吗?当初如画跟破风他们,不也跟你一样的基础吗?可是他们就……”

“哼!不许你老拿我跟他们比较!这根本没法可比的!再说了,我可没有他们那么勤奋,日日夜夜都在修炼功法,那样我会寂寞,我会很痛苦的死掉的。”

山道中,一男一女,在相互的拌嘴为乐,此道,通向的去路,是扬州城。

十里楼台,江南烟雨,隐约可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