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41 扬州

141扬州

青山隐隐水迢迢,秋尽江南草末调。

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

看尽了天下繁华,阅遍了人间富贵。扬州,一座千年古城,繁华无比。畅通的大道,四通八达,又是车水马龙,人潮熙攘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到来,他们已被繁华的扬州城大街所吸引。进入了城中,熙攘的穿梭人群,几乎将他们两人的身影给淹没了去。

由于他们两人赶了一宿路程,彼此均是一身疲惫。加上聂小倩心里,她尚未做好要去寻找她爹的心里准备。对于聂小倩的心理无比纠结,宁采臣心中自是明白。

对于一个死去的女儿,忽然出现在眼前,做父亲的假若没有一定的强大心里,那么他必定会被惊吓晕厥。这可是宁采臣最保守估测了。

“采臣哥,我们还是去找间客栈歇歇脚吧!见我爹的事情,我现在……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!而且,我已经是死去的人,我怕到时候,我爹爹见到我的话,他会被……我吓死过去的。”此刻聂小倩心中,还真的是纠结。

她知道,爹爹就在扬州为官,在没到扬州之前,她可是天天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,可是这天,终于来到了,她心中却是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和渴望见到父亲,反而是多出了一份担心。

“好吧!听你的!等你什么时候做好了心理准备,你就告诉我,至于剩下的事情,我给你来安排。现在,你什么都不要去想,做回以往的你便可以了。”

宁采臣的话,倒是叫聂小倩的心稍微的平静下来。

随后,他们两人,沿着熙攘的长街走去。长街中的繁华,玲珑绸缎,他们也没有那份闲情去欣赏了。

一座高耸巍巍的高楼,上梁挂匾“明月楼”几个龙凤飞舞的字眼,便是宁采臣他们寻找的客栈。

此“明月楼”建造的地理位置极佳,敲好是落座在长街上的东边街,距离繁华的长街,只需穿过另外一长街,即可到达,中途,是隔出了一条小巷,如此又是杜绝了市场的熙攘,可谓是交通十分便利,作为住宿客栈,此地理真的是极好。

进入了客栈,往里一看,装饰倒也是豪华。此客栈设有大堂,二堂。看大堂的摆设,应该是客人就餐的地方。至于上层楼阁的二堂,有舞台,舞台之下,有专座,若是没有估测错误的话,此地方应该是消遣娱乐。此种建造风格,的确是心灵手巧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到来,被小二热情的迎了进去。现在时辰,想必是下午时候,因此,大堂中的食客很少,有些冷清。

宁采臣要了两间上房,然后吩咐了店小二在要了一些吃食,送到他们房间去。像如此高档的客栈,当中的消费不会低。宁采臣也不问价位,直接掏出了一盏银元宝,丢给了小二,随后,他携着聂小倩上了楼。

小二见如此豪爽的客人,心里可是乐开了花,跑腿起来,也是浑身的劲,屁颠的跑堂前后。

两人的房间,不知道小二是否故意的,两房间竟然是正对门,相隔步伐不到十步。

对此,宁采臣与聂小倩也无心计较了。

放下行囊,疏松了一下有些疲惫的双脚。

聂小倩情绪不高,甚至有些萎靡。瞧她此番模样,宁采臣微微一笑对着她说道:“怎么?还在纠结于你爹见面的事情吗?现在我们人已经在扬州了,明天,我们就去探个实情,看看你爹办公在什么地方,然后,你若是心里实在憋得慌的话,我们可以远远在一旁看着他,也不着急与他相见!你看这样如何?”

“我……唉!办法是好!可是终究有一天,我还是要与爹爹见面的!到那时候,我又该怎么办?可惜,我的鬼修没能上大乘,要是……”此刻,聂小倩可是有些后悔当初的修炼不用功了,她就是没有那个毅力。要是她能修炼到上了大乘,从而为自己塑造了金身,得以还阳的话,她也不至于那么纠结了。

“惆怅也是过一天,快乐也是过一天,不如选择快乐,开心的过一天不是更好。”宁采臣给聂小倩倒了一杯茶水,继续说道:“所以说,烦恼啊,纠结啊,都是自找的!其实,你只是对你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而已!这天下做父母亲的,即使他们的子女做了孤魂野鬼,父母亲见到了自家的孩子,他们又是怎么会忌惮?害怕呢?不过是你心里想多了而已。”

笃笃!

恰在这时候,大门被人敲响。

“客官!是我小二,你们要的吃食,小的已经送来!”

宁采臣开了门,小二端着满满一盘饭菜,对着宁采臣浅露出了一个笑容,“希望没有打扰你们。”

一般的小二?都是如此识得大体的吗?宁采臣抿唇一笑,倒是为小二的识大体有了一分好感。

张罗好了饭菜,小二并没有离去,而是直接服侍着宁采臣他们。

“小的看公子仪表堂堂,可看公子的面相,似乎不大,莫非公子此次来扬州,可是出来寻友?或者是游学的?”小二对宁采臣探了一抹探究的目光。

宁采臣神色一愣,此小二果然是好眼力。可是,他怎么会知道,一眼就发现了他这一次下扬州来,目的就是为了游学?还有,另外的事情,可是为了聂小倩与他爹重逢的事了。

“呵!说说看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看来,你小二看人的眼光,还是不错的嘛!”宁采臣有了一丝好奇。

小二憨厚的挠了一下脑袋,笑笑说道:“这个很简单,看公子的衣着打扮,还有公子背着的书篓就可以知道了!一般你们读书人呀,不都喜欢用书篓吗?所以,只要是明眼人,就可以看得出来了。”

宁采臣顿时恍然大悟。的确,一般出门游学,或者是探友的书生学子,他们十有八九都喜欢背上一个书篓。因为书篓方便呀!可以放置一般的生活用品。衣服,书籍之类。小二能够看出他的身份,这也不奇怪了。况且,宁采臣的打扮,还有他的面相,本来就是一个白面书生模样。

“额……小二,我们这里不用你服侍了!你忙去吧。”

随后,宁采臣将小二给打发了去。叫人一大男人站旁边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就餐,宁采臣还真不习惯。

聂小倩却没有任何食欲,吃了几口,她就放下了筷子,一副厌食症的模样。

见此,宁采臣也不勉强她,他端起了碗筷,大口吃着饭菜。民以食为天,连续吃了两天干粮,肚子无丁点油水,方是一见到这些泛着油光的饭菜,宁采臣可是食欲大增,敞开肚子,吃了个饱。

稍后,聂小倩也只好回到房间歇息去了。

闲着无事可做的宁采臣,他也只能合衣趟在床榻上,闭目养神起来。

一直到了黄昏傍晚,聂小倩才是敲门进来。此刻的聂小倩,她面色稍微好了一点。

“我们出去走走吧。白天,我们来得匆匆,都没得好好玩一下。”可能,是聂小倩已经想通了心中的纠结,她似乎又恢复了她俏皮好动的一面。

宁采臣表示赞同,两人步行离开了客栈出到长街上。

黄昏的扬州,亭台楼阁,长柳垂枝,被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水,烟雨朦胧,宛若梦中,又是另外一番情景美轮美奂。长街青砖,小贩,行人,形成了一副绝美的丹青墨画,真的是美不胜收,让人目不暇接。

清波淼淼,倒是天凉好个秋。

扬州,却是比浙江横县更繁华一些。

当当当!

忽然中,长街的一角,想起了一阵铜锣声。路人们,他们纷纷拥挤的跑了过去。

一个穿着红衣男子,一边敲击着铜锣,一边高呼:“各位!今天,是我们家苏员外的二女儿苏雪来个现场的比武招亲!凡是有才,有德,面相好的尚未娶婚的男子,年纪不得超过四十,均可报名参见!”

哗!

顿时,围拢的人群立刻喧哗而开了。苏员外?可是他们扬州城第一商家富豪啊!况且,苏家的两个女儿,她们的美貌,早已经是名动扬州城了!苏晴,苏雪苏家两姐妹,貌若天仙,在扬州城中,无人能极她们。即使红楼中的头牌都难以抵她们姐妹的二分之一。

当男子一宣布此消失后,人群中顿时爆发了**。尤其是那些围拢中的男子,他们可是一脸迫切。只要他们能够娶到苏家一个女儿,那么他们的未来,就是前途一片光明。苏家可是他们扬州城富甲一方的土豪。能娶到苏员外其中一个女儿,何况苏员外膝下只有两个女儿,并无儿子,若是能够摇身一变成了苏家的半个女婿,这不等于坐拥了苏家的一半财产了么?

世人,皆是有一颗贪欲之心。男人一生奋斗中,无非不是为了女人,钱财,权势,几乎都是大同小异,无一区别。

“苏家女儿?倾国倾城?真的有那么美丽么?采臣哥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聂小倩悠悠说了一句,在征求着宁采臣的意见。

宁采臣原本不想去凑那热闹,居然是拥有了美貌?而且还是土豪的富甲一方,用得着比武招亲吗?

对于这一点,宁采臣倒是有些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