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42 掳人

142掳人

最终,宁采臣拗不过聂小倩的要求,他只能同意了。前方中,搭起了一个结实的擂台,看样子,苏家可是有备而来。

擂台上,站着两个佩戴着面纱的女子,虽然,无法看见她们的容貌,不过,看她们两人的身姿,亭亭玉立,袅娜曼妙,拥有了如此玲珑身段的女子,一般而言,她们的样貌也不会差到那里去。

台下的一众男子,看他们蠢蠢欲动,又是猴急的样子,想必他们已经是安奈不住了,**不断的望着前台拥挤而去。

不过在最后,他们都被台下的两个虎背熊腰的男子给阻拦住。

宁采臣与聂小倩,他们站在了众人身后,安静的看着那些男子为着擂台上两女子的疯狂举动,他们可是震惊不小。苏家?苏家姐妹?为何对于这些男子而言,当中的诱惑,为何会那么大?是因为美色?或者是苏家的财物?或者,两者皆有吧。

“姐姐,你看见了吗?哼!这些男人,看他们一副穷酸样,真的是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呢。”说话的这女子,她叫苏雪,苏家的小儿女,性格泼辣,好玩,好动,甚是调皮。

“妹妹!你就知足吧!这些男人,他们今天都是冲着你来的哟!却不知道,在他们当中,有谁能够幸运得到我们苏家妹妹的宠幸呢。”回话的是苏家大女儿,名叫苏晴。

苏晴的性格,却与苏雪决然相反,苏雪好动,好玩,而雪晴却好静,不喜闹,尤其钟爱琴棋书画。

“姐姐!你讨厌!你可别忘记了,我们可是妖呢!我怎么会选择跟他们凡人结合呢?那不把他们吓死了去?可是我就不明白了,爹爹为什么一定要招个上门女婿呢?难道我们一家人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蒙着面纱的苏雪,她小嘴巴一嘟嚷起,有了一丝抱怨。

“唉!我想,爹爹也是为我们好吧!虽说,我们是狐妖变化成人,至今,你我姐妹都没有渡天劫,爹爹是怕我们万一有个……你也不要怪爹了,他的心情,可是苦着呢。再说了,这几天,爹爹一直忙着跟那妖道九散人斗法,他只希望我们把这事情办好,我们也就依照他的吩咐去做吧!”

苏晴的一番话,倒也叫正在抱怨的苏雪安静了下来。然后,她目光随意的一转,蓦然中,她的目光顿时停了下来,直直的射在了一个男子身上去。

“姐姐!你看!最后边的那个书生,看他面相如玉,他长得好俊!居然要比武招亲,不如姐姐你去将那书生掳来,给我做夫胥好吧?”

苏晴神色一愣,循着苏雪目光,目光也掠了过去。那书生,果真是面相如玉,谦谦君子般,非常儒雅。咦?可是他身边的女子是谁?看此女子的样貌,似乎不再她们姐妹两之下。在扬州城,已经很难找出来一个女子,与她们苏家媲美了!可是如今一见到那女子,苏晴心中却是震惊,惊如天人。

“妹妹!你还是死了那份心吧!喏,难道你没有看见,他身边那个美丽的女子吗?我想,那女子或许就是他妻子吧?真想不到,在我们扬州城,也有长得如此美丽的女子。”苏晴心中有了一丝感叹。

“哼!我不管!那书生,我要定他了!至于那女子,我管她是谁呢!居然她长得美丽,那么今天晚上,我就去毁了她的容貌!哼!我要让她……”

“休得胡闹!苏雪!我现在以姐姐的身份警告你!你若是在不收敛你的性子,迟早有一天,我们在扬州城隐匿下来的身份,终究被被暴露出来!到那时候,后果可就是严重了!现在,你给我坐着,我去料理那些上台来的男人。”

可以说,苏雪还是有些忌惮她这个姐姐的。苏晴一番严厉话语,苏雪也只能乖乖的坐在了椅子上。不过,她一双眼睛,依然是停留在那书生身上。

站在众人身后的宁采臣,此刻的他,能够感受到从擂台上传来一双炽热的目光,似乎,那人正在偷偷的将他看了个透。此种感觉,非常不爽。

“我能感觉到,擂台上的那两女子,她们似乎不简单!尤其是那坐在椅子上的女子,她为何要偷偷的窥视我们?”聂小倩眉目一拧,她悠悠说道。那种炽热的目光,叫她感受到了一丝威胁。

“是吗?不过,我只是觉得,不过都是生在大户人家的子女,性格可能有些古怪吧!”宁采臣说的是言不由衷。

“我们回去吧,我有点累了。”聂小倩最后一袭目光,扫视了擂台一眼,像是警告!转身,对着宁采臣说道。

宁采臣也没有异议,随了聂小倩的话,寮步而去。

站在擂台上的各个男人,他们脚跟尚未站稳,已经被苏晴一一的放倒。唉,这些男子,各个都是酒囊饭袋,没有一个能够让她们姐妹二人看得上眼的。一场熙攘,喧嚷的闹剧,便是匆匆结束了。

夜幕降临,喧嚷了一天的长街上,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两道黑影,从长街上一掠而去。急速的宛若流星。此两人的身材,非常娇小,一看便知,她们是女儿身,穿上了一身夜行衣。

其实,这两人,她们是苏家女儿苏晴苏雪。最终,苏晴拗不过苏雪的苦苦哀求,她最后才答应,要助妹妹一臂之力,要将白天中,她们见到的那书生给掳了去。这事情,她们可是避开了苏员外,偷偷外出的。

而地点,苏雪已经打听好了。明月楼客栈,便是书生的落塌地方。这不,夜幕一旦降临,她们两姐妹,像是鬼魅般的掠来,现身在了明月楼中。

夜已深,各厢房的客人,早已经是呼噜声一片。

两道黑影落下,悄无声息般。

“妹妹!那书生你自己去负责吧!我要去看看女子,是她长得比较美呢,还是我们姐妹二人的容貌胜过她。”同为女子,若不是今天意外撞见了那个女子,苏晴不会那么惊讶。

苏雪点点头,她身子一遁,已然消失在客栈的廊道上。居然爹爹要她比武招亲选夫胥,哼!她不如将此书生掳了去,如此俊俏非凡的男子,她欢喜,想必爹爹也不会怪罪她这么做的!一旦他们拜堂成亲,她也不担心这书生反悔了。

反正,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。

将人掳走的办法,最好就是使用迷烟。这点,苏雪已经都全程准备好了。很快,苏雪便潜伏到了房间中。

厢房中的烛台上,点着半节昏黄的蜡烛。随之,一抹白色的烟雾,像一条毒蛇一般,蔓延在房间中的各个角落中。

床榻上的宁采臣,他嘴角扬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,然后,他微微闭合上了眼睛。居然要玩,那么就要玩得更刺激。

“嘻嘻!搞定!”

一声俏皮的声音,蓦然在房间中想起。尔后,苏雪从房梁上一掠,她的身子,轻飘飘的降到了床榻上,盯着一双溜溜转动的眼睛,好奇的看着已经被陷入了“昏迷”中的男子。

“啧啧!这书生,果然是长得挺俊俏的!书生,你可不要怪我了哈,小女子也是被情势所迫,这样做,也是逼不得已的!所以,暂时委屈你一下了。”苏雪喃喃说了一句,她翻手一覆,掏出了一个麻袋,马上将床榻上的宁采臣,拦腰的装进了麻袋中。

苏雪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环节,她并没有发现,那“昏迷”中的宁采臣,他的嘴角,那一抹扬起的笑意,分明是在讽刺她,好戏可是要张罗了吗?

苏雪抗上了麻袋,手脚利索的掠了出去。

另一端的苏晴,她刚刚是潜伏进入聂小倩的房间中。她惊恐发现了一个事实,床榻上并没有人?咦?真的是奇怪了?那女子去了哪里?

正当苏晴一脸彷徨不解时候。

“你在找我吗?”聂小倩从屏风后悠悠走了出来,淡定神色的盯着那黑衣人看着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三更半夜到我房间来作甚?”

“我是……”

苏晴心中一震!她可是想不到,这女子,不单是貌美,而且还是个练家子!

“是什么?”聂小倩冷目一闪,步步紧逼了过去。

“抱歉!走错房间了。”苏晴冷不防丢下了一句话,她当下就朝着敞开的窗户掠了出去。

“可恶!哪里跑。”

随之,聂小倩也追击而上。苏晴是狐妖,而且,她的修道也上了百年,要不然她怎么能够急速的摆脱出聂小倩的追击?

两人一前一后的保持着百米内的距离。看着前方的黑影,即将要脱离出自己的掌控范围,聂小倩心中可是着急了。可是,即使她着急也没有用。苏晴的道行比她略上筹,一路飞身掠去,很快,苏晴就摆脱出了聂小倩的追击。

跟丢了人,聂小倩心中可谓是十分懊恼。若是当初在修炼上,她肯下一番苦功夫,也不至于像今天晚上被人给耍弄了。

可恶!聂小倩心中颇是不甘心,只能怏怏的原路反回了客栈。她走到了宁采臣的厢房,连续敲击了几下,不见房间中有任何动静?

聂小倩心中自是一惊!不好!莫非宁采臣处事了?

碰!

聂小倩赶紧是破门而入,顿时,她面色一变,因为她发现,整个房间中,蔓延着一股迷烟雾的气味。而床榻上空空如也,哪里还见宁采臣的身影?

宁采臣被不明人物给掳走了?聂小倩双腿一软,几乎要瘫痪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