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143 逼婚

143逼婚

不过很快,聂小倩随即在床榻上,发现了一白色的纸张,对折丢弃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中。聂小倩心中顿时疑惑起来,莫非是宁采臣遗留下来给她的信号?

聂小倩捡起了纸张,打开一看,她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。之见纸张上清晰的写了几个字:无须为我担心!一切安好!

一看这纸条,聂小倩心中已经清楚,一定是宁采臣佯装被掳走的样子,从而打探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了!之前为他的担心,立马一扫而光。聂小倩则是回到了自己的厢房中,倏然的睡了个安稳觉。

再说,宁采臣被苏氏姐妹掳走后,装进了麻袋中,宁采臣一路尽量的憋着气,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,以免被察觉。在麻袋中,他无法判断外面的情况,只能判断,是两个女子将他掳走的,而且还是姐妹。当时,宁采臣可就疑惑了。

按理说来,他和聂小倩不过是刚刚初到扬州,要说与人结怨的话,从而遭遇了他们的绑架,这可不现实的。憋气在麻袋中的宁采臣,他几乎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出来,为何这两女子要将他掳走?目的是为了什么?

很快,宁采臣感觉到,麻袋背打开了,因为他感受到了呼吸比较之前的顺畅。再者,他身下,是柔软的被单,散发着一股清鲜的气味。

“姐姐,你说,这书生一旦醒来的话,嘻嘻,他会不会大吃一惊?”

宁采臣听见了一个女子说话的声音,声音有些甜美,话语中,夹着几分调皮之意。

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,“唉!你呀!可把我给还惨了!知道吗?当我进入那女子的房间后,她根本就没有睡觉,而是从我的背后冒了出来,可是把我惊吓了一跳,后来,她还追了我几条街,我好不容易才将她给甩掉了。却不知道,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,她的身手还不错。”

女子,潜入房间?被安置在床榻上的宁采臣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。此刻,她们一定是在讨论着聂小倩。宁采臣心中亦是为之惊讶,他可想不到,聂小倩的警惕比他还高。

“好了!我要去歇息了!明天爹爹问起比武的事情,我看你这丫头怎么去应付。”对于苏雪这个妹妹,苏晴只能心中暗暗叹气了。

随后,苏晴离去。

房间中,苏雪端坐在床榻上,好奇的大量着“昏迷”中的宁采臣,她一双眼睛,一眨一闪,似乎,他恨不得立刻将宁采臣剥光光欣赏。

“书生!你醒来后,可千万不要怪我哟!其实,我跟你说句实话吧!我也是为了应付我爹爹,可那些男人,我一个都看不上,所以,我只好找你来代替了!其实,你能够娶到我这样的美丽的女子,也是你的福分。”

“是吗?我倒不这么认为。”

啊……

端坐在床榻上的苏雪,听见了那“昏迷”中的男子,无端的接上了她的话,她一下子就从床榻上滚翻了下去。

宁采臣悠悠睁开了眼睛,眼前一个狼狈,又是惊恐的女子,正在扑闪着一双大眼睛,死死的将他锁住。

女子拥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睫毛弯弯又长,一张鹅蛋脸,脸颊有些微红,在在红烛的映照下,更加的妩媚,让男人有一种原始的欲望冲动。

“你……什么时候醒来的?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”苏雪灾震惊过后,她立刻恢复了神色,站了起来,目不转睛的一直盯着宁采臣看着,视线不离左右。

“嗯!刚刚醒来的!”

宁采臣悠然一个翻身,坐了起来,好奇的打量着女子一眼,目光在随意的落在了房间上的装饰,这房间的装饰格调,娴静,淡雅,充满了一股书斋的韵味。

窗格,垂帘,均是山水墨画。

“这里是你家?”宁采臣收回了目光,落在了女子身上,“还有,我们有仇吗?你为何要将我掳来?目的为何?”

宁采臣的一翻问话,倒是让苏雪感觉这个书生,并没有她之前想象般的惊恐,反而是非常淡定,一点也不惊恐。这里,好像就是他的家一样,淡定的叫她感到了不可思议。

暗暗一想,苏雪呵呵一笑道:“我叫苏雪,这里是我家,我爹爹叫苏广寒,我还有个姐姐,叫苏晴!所以,现在我们算是认识了。那么,你呢?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士?又是做什么的?”

苏雪?宁采臣眼角一挑,听她的介绍方式,赶脚像极了相亲一样,自我介绍般。

居然对方那么豪爽,宁采臣也不矫情,说道:“小生宁采臣!浙江横县人!我只是很好奇,你为何要把我掳来?”

其实对于苏雪的做法,宁采臣或许已经猜测到了一些实情。苏家?那不是黄昏时候,她们在城中比武招亲的苏家姐妹吗?看来,他可是成了他人的备胎人选啊!不惜将他迷昏了,然后掳走,难道这女子真的是想结婚想疯了?或者,是为了应付她老爹?她们才会这样做的?

“咦?什么?你就是那个名动浙江的宁采臣?不会吧?怎么那么凑巧?要是姐姐知道你就是那个大才子宁采臣的话,她该激动成什么样子咧?天啊!我……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?”苏雪搬来一张椅子,坐在了宁采臣的对面上,一双眼睛,依旧是好奇的将宁采臣上下扫视了个遍,神色一片激动。

这下子,宁采臣可是有些不习惯了。被一个曼妙的女子目光**裸的打量着,宛若是长街上的站街女般,无所顾忌的接受着男人的目光审视。

“我为何要骗你?你可别忘记了!小丫头,你把我掳来的目的是为了什么?”宁采臣目光灼灼,眼前这少女,一看便是知道,她并没有那种深沉的心机,她给他的第一印象,像是邻居妹妹般的纯真。

“我……哎,这个我该怎么跟你说呢!其实吧,是这样的,我爹呢,他一直希望我给他找个夫胥,所以呢,我和姐姐就依照着爹的吩咐,开了个擂台比武招亲,可是呢,那些男人,没有一个姑奶奶看的上眼的!后来呢,我在人群中看见了你,最后呢,我决定了,把你掳来,然后跟我成亲。”

苏雪的一番话,倒也是诚实坦然。不过在宁采臣听来,他却是惊讶了。她要跟他成亲?此种感觉,犹如是忽然间中了五百万的彩票,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“呵呵!你的想法是好的!但,你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?”明白了她们姐妹的举动后,宁采臣有种想要爆笑的冲动。这苏家姐妹,真的是太可爱了吧?

以这样的方式成亲?自古以来,他只知道,一般都是恶霸匪徒抢婚,逼婚?哪里还有女子抢婚的?而且还是一个陌生的男子,一掳而来,真是颠覆了三观。

“我很奇怪的说,此扬州城,长得比我好看的,英俊的男子,长街上比比皆是,你为何不找他们去?偏偏就找上我了呢?”

宁采臣翻身下床,苏雪立刻将他阻拦了下来,“你不许走!”

宁采臣神色一愣,悠然笑道:“丫头!别玩火了,迟早有一天,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!幸好,你今天遇见的是我,要不然……”

后来的话,宁采臣话语一转,接着说道:“苏姑娘!夜已经很深了,万一传出去的话,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,对你的名节可是不好的。”

“切!我苏雪才不过外面人怎么说呢!反正,你现在是我的人了!你身上刻印有了我苏雪的印记,你哪里都不许去。”苏雪霸道说道。

听了苏雪的话,宁采臣可是可哭笑不得。感情,他还真的是她的人了?限制了他的自由?

宁采臣往前走了一步,目光灼灼的盯着苏雪看着。瞬间,苏雪就被宁采臣的模样给惊吓了一跳,她不禁往后退去了几步,说道:“你干什么这样看着人家?人家会……会害羞的。”

噗!

宁采臣抿嘴一笑,摇摇头说道:“我现在很好奇,你小小的脑袋中,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?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撬开,看看你里面究竟是什么。”

“哼!你敢!”

苏雪杏眼一瞪,少女的妩媚一面,又是增添了不少。

踏踏……

在蓦然中,屋子外面,传来了一阵急速的脚步声。一听到这脚步声,苏雪顿时使面色一变,她立刻对着宁采臣说道:“不好了!是我爹来了!你……你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。”

苏雪一边说着,一边扯着宁采臣。可是宁采臣直直的站在了原地上,无论苏足额如何拉扯他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“求求你了!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吧!”瞅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苏雪可是着急如同上热锅上的蚂蚁,一边不断的对着宁采臣打了眼色。

宁采臣却是说了一句话:“你爹来了更好!我现在很好奇,当你爹发现了在你闺房中,有一个陌生的男子,他该做什么样的反应?”

“混蛋!”眼见宁采臣一脸的戏谑表情,苏雪恨不得要冲上去将他掐死的冲动。

“小雪,你给我开门。”

碰碰!

大门,一阵敲击的颤抖。